龍的飼養準則

安格爾眨了眨眼睛,過了好半晌才感動得敏緊雙唇,張開雙手把揚久樂緊緊抱入懷中,開心地大聲說道:「是!哥哥!」

「笨蛋,別在我耳邊大吼!」

「沒辦法,我太開心了嘛!」

看著安格爾笑得如此開心的表情,揚久樂也拿他沒辦法。

父親交給他的「新家人」,是個不會讓他孤單又有趣的「弟弟」,原本他對於新家人突然出現這件事情有點緊張,但是,幸好成為他家人的人是安格爾,而不是其他人。

「對了,話說回來,你為什麼一開始就叫我『小樂』啊?」

忽然想起這件事情的揚久樂,忍不住好奇的問。

安格爾張大雙眼,趕緊放開揚久樂,一點也不覺得奇怪的回答:「那是因為媽媽很早就讓我看過小樂的照片啦!所以從那天開始我就決定這麼叫你了。」

「我好歹是你的哥哥,這麼叫不太好吧……」

「會嗎?我倒覺得很可愛、很好聽。」

「一個大男人不需要可愛的稱呼。」

「好吧,既然小樂這麼說的話,那我就改成小樂哥好了。」

「……這樣也沒有好聽到哪裡去!」

「可是小樂的名字不管怎麼叫都很可愛。」

「我就說了不要對一個大男人說可愛──」

「唉?可是小樂真的很可愛嘛。」安格爾笑著對揚久樂說,「這麼可愛的人是我的哥哥,真的是太好了!」

看見安格爾臉上的笑容,揚久樂頓時說不出半句話來,他實在沒有辦法再拒絕安格爾稱呼他為「小樂」這件事,雖然他自己並沒有很喜歡他這樣稱呼他。

沒轍的他,只好扶著額頭投降。

「……我明白了,還是叫小樂吧。」

「好耶!」

「可是當你習慣之後,就要改口叫我哥哥,聽見沒?」

「好──」

看著安格爾被對他,握緊拳頭往身體內縮,低聲喊著「好耶」兩個字之後,他明白,自己又被安格爾牽著鼻子走了。

或者該說,這是標準的寵弟弟行為?

「唉,不管哪種都沒差啦。」揚久樂垂頭喪氣的回答自己腦袋裡的問題,無奈的對還在開心歡呼的安格爾說:「喂,該走了吧?先到你家去休息一下,我有點累……」

還沒把話說完,揚久樂站的地方突然迅速龜裂開來,當安格爾注意到不對勁,回頭看的時候,揚久樂整個人已經跟著腳下坍塌的地面一起向下墜落。

「哇、哇啊?什麼──」

揚久樂根本連逃跑也來不及,當他注意到的時候,只知道自己的身體已經向下墜落,而安格爾錯愕的表情閃過他眼前,他伸出手,想要握住安格爾朝他伸過來的手,但兩人卻連碰也沒碰到。

砰隆一聲,他已墜入黑暗之中。

「揚久樂!」

最後聽見的,是安格爾大聲喊出他名字的聲音。

 

 

小石頭一顆顆掉落在他的臉頰上,揚久樂抖抖眼皮,慢慢從沉睡中醒過來,當他看見眼前只有一片黑暗的時候,他才想起自己掉到地底下去了。

「……這裡是哪裡?」他勉強坐起身,扶著額頭,腦袋仍然有點昏昏沉沉,但還不至於會影響到思考能力。

回頭看了看四周,沒有見到安格爾,他的心不禁緊了一下。

安格爾親眼看著他掉下去,可是卻沒有過來救他,是因為來不及嗎?還是說有什麼原因讓他無法過來救他。

不管是什麼原因,都證明了安格爾被某件事情纏身,所以才沒有過來救他。

稍微活動一下筋骨,確認自己的身體沒有受到太嚴重的傷之後,揚久樂站起身,對自己只受到輕微擦傷的身體,感到有點不可思議。

他不知道自己跌落得有多深,但以這種看不見上頭光芒的程度看來,肯定是會讓他粉身碎骨的深度,可是他卻只有輕傷。

這樣看來,讓他墜落到這裡來的人,目的不是想奪取他的性命吧,感覺上比較像是要把他跟安格爾分開來。

無論是什麼原因,他都必須趕快離開這裡,在沒有見到安格爾之前,他都沒辦法安心,總覺得好像有什麼事情懸在那,無法安穩。

這裡雖然很暗,但不至於到看不見,從身旁的岩壁以及腳下的石頭路看來,這裡應該是某個洞窟,而且前方有種涼爽的風吹來,風中帶著鹹鹹的味道,有像像是海水,不過他家在大都市中,離海有著很長一段距離,如果是從他家正下方掉落的話,不可能會跑到有海的地方來才對。

種種的感覺讓揚久樂確信,這件事情大概是龍做的,而且很可能是剛才派黑蛇襲擊他的人。

「是安格爾說的老頭子嗎?」他覺得額頭上濕濕的,便用手背輕輕擦過去,發現自己的手背上沾滿了鮮血後,他才注意到,原來腦袋昏昏沉沉的原因並不是因為突然墜落的關係,而是頭上的傷。

那濕濕的感覺,正表示他的頭正在流血。

「得趕緊止血才行……嗚!」想要先替自己的頭治療的揚久樂,突然雙腿無力,向前跪下,趴在地上喘氣,腦袋也比剛才還要更加暈眩。

眼見自己就快要昏過去的時候,他聽見面前傳來了腳步聲,下意識地說道:「……是……安格爾……嗎……」

那人沒有回答,只是靜靜的走到他的面前,單膝跪地,伸出手來放在他的頭上。一股溫暖的感覺從他的手掌裡傳入他頭上的傷口中,意識漸漸恢復,就連腦袋暈眩的感覺也消失不見。

當他再次睜開雙眼的時候,他發現自己已經痊癒了。

「什、什麼?這是怎麼一回事?」

他驚訝的抬起頭來,看見手中拿著火把,微笑看著他的那張臉龐,眨了眨眼,歪頭道:「你……你是誰?」

這名留著黑色長髮的男子,全身的氣場有種讓人不想靠近的恐懼感,但說也奇怪,揚久樂並不怕他,反而覺得他有點眼熟。

男子垂下雙眼,朝他伸出手,輕笑道:「失禮了,久樂大人。在將您送過來的途中不小心失了手,害您掉在這裡,幸好您沒事。」

揚久樂很爽快的把手交給男人,讓他把自己扶起來,滿頭問號的皺眉道:「掉下來?我掉下來了?」

「是,因為您一直掙扎,讓我非常苦惱,所以我一個不小心就失手把你丟在這了,真的十分抱歉。」

揚久樂並不覺得剛才那番話中,有任何道歉的意味,而且他能夠感受到滿滿的惡意。

但他也只能苦笑道:「哈哈哈是這樣嗎?哈哈哈……」

「那麼,請跟我走吧。安格爾大人也已經在等您了。」

「安格爾他沒事嗎?」在和這名男子離開之前,揚久樂還是有些警戒,不安的問著。

但是黑髮男子卻只是微笑著回過頭來,對他說道:「是,請您放心和我走吧。」

男子的笑容,讓安格爾忍不住流下冷汗。

他總覺得好像見過這個笑容,而且這種皮笑肉不笑的表情,很明顯沒有對他表現出「善意」,就好像某種動物一樣。

該怎麼形容?嗯……盯著獵物的……蛇?

當揚久樂意識到這一點的時候,他吃驚的張大雙眼,身體將在原地,一動也不動。走在前面的男子注意到他的狀況,停下腳步回頭問道:「久樂大人?您沒事嗎?」

他無法停止顫抖,彷彿男子的眼神就好像將他石化一樣,汗不斷的流下來,強烈的壓迫感讓他的胸口痛苦得難以呼吸,眼前開始昏眩。

明明身上的傷早就已經被治療好了,為什麼視線卻──

「久樂大……」

男子看見揚久樂要倒下,吃驚的衝過來,想要扶住他的身體,但是空中卻吹起一陣強烈的風,讓他張不開眼,只能用手臂遮住雙眼。

等到這陣風停歇後,他將手放下來,頓時睜大雙眼,看著出現在自己面前,小心翼翼抱著揚久樂的男人。

「為、為什麼您會……」

「我早說過了吧,滄愔。不許你們對他出手。」安格爾將昏過去的揚久樂抱起來,金色的眼眸透露出可怕的駭人殺氣,落在眼前的黑髮男子身上。

對方縮了一下身體,害怕的跪下來,恭敬的說道:「屬、屬下是萬不得已的。」

「老頭們要你把久樂帶過來的嗎?」

「是……」

「哼,那些吃飽沒事做的老古董。」安格爾垂下雙眸,看著手中的揚久樂,收起了怒火,轉口道:「既然那些老古董這麼想要見他,那麼我就讓他們如願吧。」

「安、安格爾大人?」

看著安格爾勾起嘴角,露出陰森的笑容來,滄愔忍不住顫抖著身體,但安格爾卻一句話也沒說,就這樣帶著揚久樂往洞口外的方向走過去。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