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的飼養準則

溫柔的嗓音以及那張充滿陽光的笑容、年輕卻又沉穩的個性,都讓揚久樂驚訝得說不出話來。

而這時他才終於把眼前的男孩將照片上的人連在一起,驚訝地指著他帥氣的臉放聲大喊:「就、就是你?」

「是的。」安格爾很開心的再次張開雙手,想要抱住揚久樂,但這次揚久樂反應極快的迅速閃開,沒讓他得逞。

撲了個空的安格爾揪起嘴,像個耍脾氣的孩子,哀怨地看著揚久樂。

「為什麼閃開啊?」

「我才要問為什麼!」揚久樂指著他,氣急敗壞的說:「你你你你為什麼會在這裡?不對,應該說你為什麼會被那群小孩子欺負!」

「我原本打算給你一個驚喜,所以才讓爸爸今天打電話告訴你這件事情,不過卻在路上巧遇被欺負的小烏龜,只好先來英雄救美一下了。」

「你大可把那群小鬼趕跑就好,幹嘛跟烏龜一起被欺負啊。」

「我對小孩子比較不拿手,沒辦法……」安格爾很不開心的說著,不過,他卻沒有繼續這個話題,對揚久樂說道:「不過,在這裡遇見也算是有緣,看來我們一定是早就注定要成為兄弟,不然也不會這麼巧。」

「兄弟……嗎?」聽見安格爾說出這兩個字的時候,揚久樂有點開心,自然也就不想繼續追問他被小朋友又踢又踹的事情。

他看著安格爾穿著簡單的衣服,感覺不像是社會人士,加上他那張年輕的臉,怎麼看年紀都在他之下,於是他便問:「你看起來應該還是學生吧?那就是我弟弟囉。」

「失望嗎?」

「不會啊,本來只要是兄弟就好,我不太在意出現在我面前的是哥哥還是弟弟。不過……果然還是弟弟好吧。」他看著安格爾,笑嘻嘻的說。

「小樂喜歡的話,那我就當你的弟弟。」

「……為什麼你很自然而然的就直接用超級親暱的方式稱呼我了。」

明明才初次見面,但是安格爾卻很爽快的稱他為「小樂」,坦白說,這讓他有點措手不及,但或許是因為安格爾想要和他親近的關係吧,他便沒有責備的意思。

果然,安格爾一聽見他這麼說,便垂頭喪氣的說:「叫哥哥比較好嗎?」

「不用勉強,你想怎麼稱呼我都可以。」揚久樂拍拍他的肩膀,很大器的挺起胸膛,「反正能有你這個家人就夠了,我們可以慢慢熟悉彼此。」

只是這樣說,安格爾馬上露出開心的表情,笑嘻嘻地看著他,感覺得出安格爾的單純以及可愛,讓揚久樂放心不少。

原本他還有點擔心會沒辦法熟悉新家人,現在看來,應該沒什麼問題。

不過,安格爾全身上下就只有肩上的一個橢圓形大旅行包而已,其他什麼東西也沒帶,如果說要搬去他家住的話,這樣的行囊似乎有點太少。

有點擔心從國外來的安格爾是不是粗心大意弄丟行李,他便問道:「你的東西只有這樣?其他行李呢?」

「我因為太興奮太期待,只有簡單帶了一些隨身物品,就搭飛機過來了,爸爸說其他東西之後會再寄回來的,所以不要緊。」

「這樣啊。沒關係,回去路上我再幫你補充一點生活用品吧。」揚久樂走過去牽起腳踏車,推到安格爾的面前,「早知道會遇上你的話,我就把車開過來了,沒辦法,我陪你慢慢走回去吧,把行李放上來。」

「好。」安格爾照著揚久樂的意思,將行李放到腳踏車上去。

看見忙著用繩子將行李固定好的揚久樂,安格爾的眼神中閃過一絲冷漠的光芒,但他沒有讓任何人察覺到,在揚久樂再次抬起頭看著他的時候,也已經把這冰冷的目光收起,看著他靜靜微笑。

完全不覺得哪裡奇怪的揚久樂,一邊和他聊著午餐要吃什麼,一邊和他漫步在河岸邊,踏上回家的路。

 

 

「打擾了。」

「請進。」

很久沒有讓父親以外的人進入的家,第一次為其他人打開了門,當他看見安格爾走進來的時候,他有點緊張,一顆心不停狂跳。

安格爾抬頭看了看之後,笑著對他說:「可以感受到這個家的溫柔,小樂,你家真不錯。」

「以後這裡也是你家了,別客氣。」

聽見安格爾這麼說,讓揚久樂鬆了一口氣,他很快地走進廚房裡,匆忙說道:「你先把行李拿到房間去,然後去洗個澡,把髒衣服換下來,我來準備午餐,你應該已經餓了吧!」

「嗯,麻煩了。」

安格爾的表現還有點客氣,不過揚久樂卻很安心,他們才剛開始成為兄弟,這樣的距離感剛剛好,不遠也不近,接下來只要讓時間慢慢加深彼此間的兄弟情誼就好。

要是太過客氣的話,他反而會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在廚房一邊做菜,一邊聽見安格爾在浴室洗澡的聲音,第一次覺得這個家不再孤單,雖然他總是嘴硬唸著父親,但其實父親比誰都明白他的孤單。

因為,他們兩個人都是如此。

雖然沒有成功買到食材,但他還是用冰箱剩下的食物做了滿滿一桌菜,這是他為了慶祝和安格爾成為兄弟的心意,所以不小心做多了一點。

看看時間,安格爾應該早就洗好了才對,不過卻一直沒有看見他從浴室出來,有點擔心安格爾的狀況,於是揚久樂便走到浴室門口,輕輕敲了敲門。

「安格爾?你沒事吧,午餐已經做好了喔。」

浴室沒有聲音,就連水聲也沒有。

不會是剛才被踢到內傷,結果昏倒在浴室裡了吧!

擔心變成這樣的揚久樂,急匆匆的抓住浴室門把,想衝進去看看,但他才剛握住門把,整間浴室就被某種強大的力量一掃而過,在他面前的浴室瞬間消失不見,只剩下他手中握著的門把。

他臉色鐵青著僵在原地,還沒來得及搞懂剛才發生什麼事情,一個揹著黑色扁背包的身影迅速飛過他身旁,感覺到一陣風吹過,揚久樂立刻轉過頭去,看著雙手扶著地面,全身沾染著零碎火焰,雙眼散發出金色光芒的男孩子。

這個人看起來就跟安格爾的年紀差不多,但是全身上下散發出的氣氛,卻明顯與安格爾不一樣。腦袋還來不及跟上現實的變化,這個男孩就已經迅速從地上站起身,兩手抓住他的肩膀,拼命搖晃。

「你有沒有怎麼樣!那傢伙沒有對你做什麼吧!」

恢復一點神智的揚久樂,用乾啞的聲音,結巴道:「你、你在說什麼……你說的人是……誰?」

「就是那個跟我長得很像的傢伙啊!」男孩把揚久樂用力拉到自己面前,指著自己的鼻子,怒吼著:「跟我長得很像,自稱自己是『安格爾』的傢伙!」

「跟你……長得很像?」漸漸恢復思考能力,揚久樂這才注意到,眼前這張臉的確是安格爾,可是卻不是那個他帶回家裡來的男孩。

他下意識地舉起手,輕撫著他的臉頰,他的觸碰讓男孩緊張的繃緊表情,臉紅的看著揚久樂,但揚久樂卻用力拉住他的臉頰,痛得讓他放聲大叫。

「痛痛痛、痛死我了──快放開我啦!小樂!」

「在放開之前,最好給我解釋一下我家浴室瞬間消失的原因。」

揚久樂黑著臉,完全恢復了理智。

而現在,他需要一個解釋。

「要是你沒有給我一個合理又讓我信服的解釋,我是絕對不會放手的。」

「好痛……小、小樂你冷靜一點,我等一下會解釋,現在先──」

話還來不及說完,男孩的菱形瞳孔瞬間拉直成一條線,迅速將揚久樂橫抱起來,帶著他向上從天花板跳出去,而在他們離開之後,兩人所在的地方被從天而降的光芒穿透,留下一個巨大的黑洞。

雖說他住的地方是獨棟透天厝,但也不能這樣搞啊──

看著那像是已經把地球貫穿的黑洞,揚久樂好希望相信自己是在作夢。

耳邊傳來了翅膀拍打的聲音,不像是小鳥拍翅的聲響,讓他下意識回頭看著抱著他從家裡飛出來的男孩,這才發現他的背上居然長出了一對有著鱗片的金色色蝙蝠翅膀,男孩的側臉也多出了鱗片,看起來又硬又小,不像是魚鱗。

那麼,這到底是什麼鱗片!

「你、你……」

揚久樂啞口無言的指著抱住自己的男孩,不知道該從何問起,然而他的問題,卻被一聲巨大、低沉的野獸吼聲蓋了過去。

他低下頭,順著那個野獸叫聲的方向看過去,差點沒昏倒。

一隻有著長長身體,像蛇一樣的龐大動物捲曲在他家四周,對著空中的他們張開血盆大口。

揚久樂當下,真的有種快要昏過去的感覺。

誰來告訴他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待續~

, , ,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