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的飼養準則

楔子

 

沿著臉頰慢慢流下的水滴,有著鹹鹹的味道,但他知道,這並不是天空落下的傾盆大雨,而是他眼眶中的淚水。

大雨落在倒在他面前的那具冰冷屍體上面,鮮血摻和著雨水,靠近了他,但他仍無任何知覺,腦袋嗡嗡作響,彷彿他已與世界隔絕,什麼聲音也聽不見。

當他慢慢收回視線,抬起頭來的時候,他看見一個男孩緊緊抱著他,哭得比他還要慘,很激動的對他說著什麼。

他聽不見、也不想知道,只是靜靜地閉上了雙眼。

然而當他再次醒過來的時候,他發現自己躺在醫院裡,病床旁邊是父親焦急的表情,以及見到他清醒後,不知道該怎麼和他解釋的猶豫臉龐,最終,父親仍舊只是沉默不語的摸摸他的頭,要他安心休息。

他看見父親眼皮底下的黑眼圈,以及憔悴的臉色後,明白了一件事。

──這一天,他跟父親同樣失去了在這世界上,最重要的家人。

 

 

第一話            來訪的兄弟

 

自從母親去世後,他與父親兩個人相依為命,但總是不見以往父親開心的表情,而他雖然臉上帶著笑容,心裡也缺了一個洞,他們父子都明白,這是無論如何都無法填補的空洞。

所以當父親帶著許久未見的幸福表情,開心的和他說著他要再婚的時候,他並不反對。失去母親的父親,比他還要難過,所以他一直很支持父親再婚,只是固執的父親說什麼也願意。

他知道父親大概是怕他一個人孤單、沒人照顧,所以從來不考慮再婚的事情,現在他已經長大成人,不再是以前那個需要人照顧的孩子,因此父親內心的壓力減輕了不少吧!

不過……

「哈哈哈哈!抱歉啊,久樂,我們兩個人決定先去度蜜月了,家裡就麻煩你照顧啦!」

「你要甜甜蜜蜜去渡蜜月我沒意見,但是為什麼是在出發後兩天,才打電話跟我說?」

揚久樂穿著睡衣,嘴裡還叼著一根牙刷,很明顯就是還沒睡醒的樣子。

他真的不反對父親再婚,只是這個糊塗又少根筋的父親,不但閃電再婚,甚至這位「新媽媽」都還沒跟他說過一句話、打過照面,就已經去登記公證,快快樂樂渡蜜月去。

不管怎麼說,還是該帶回家給兒子看一眼的吧!

一個月前接到在海外工作的父親打回來的電話,詢問他能不能再婚的意思,當下他當然是立刻點頭答應,對於已經年近五十的父親,能夠再次找到幸福,是他最高興的事情,只是明明說好要先帶回台灣來給他看一看,讓他跟新媽媽相處一段時間後,再舉行婚禮的,為什麼現在突然變卦?

不過,他也不是很意外就是了。

父親做事本來就少根筋,想到什麼就做什麼,小時候曾經因為突然想做便當讓他帶去學校,結果凌晨四點爬起來,做了兩個小時只成功做出兩顆荷包蛋來,就連白飯也能夠煮成稀飯,害他之後收拾的時候,快累死。

忙於工作的父親,本來就很少管家裡的事務,所以打掃、洗衣,甚至是煮飯這些,通通都是由他一手包辦,他並不是不喜歡代替母親的位置,替父親做事,只是他真的希望這個直線思考的父親,能夠稍稍體諒一下負責收拾殘局的他的心情。

自從父親認識再婚的這位新媽媽後,父親每天都會寄一封閃光電子mail給他,和他報告他們兩個人閃光閃到不行的甜蜜生活,昨天他還在想,是不是最近工作太忙的關係,父親都沒寄信給他,沒想到是跑去度蜜月了。

接到這通電話的當下,他全身有種無力的虛脫感──

「我們很臨時決定的,所以來不及和你說。久樂,你不會生氣吧?」

父親的聲音聽起來很著急,雖然覺得無奈,但揚久樂並沒有生氣,便回答:「放心吧,老爸,我沒有生氣。只是這樣一來,你們什麼時候會回台灣?」

「啊,這個我還不確定。不過我這次打電話給你,不是只有跟你說我們去渡蜜月這件事。」

「如果是擔心我的話,就免了。我好歹已經二十五歲了,拜託別老當我是個孩子。」

「這怎麼行!在父母親眼中,孩子永遠都是孩子!」

「……算了,不跟你說。所以呢?你還有什麼事情要跟我說的。」

「喔喔!我差點忘了……久樂,我跟小琉原本說好這個禮拜要回台灣找你,但臨時變卦,所以我們兩個人為了補償你,替你找了一個伴喔。」

「我不需要補償,你們兩個人好好玩,不用擔心我。」

「久樂你別這麼客氣啦!反正那個人剛好也在台灣,離我們家很近,所以我就讓他搬過去跟你住了。」

「什、什麼?老爸,你別擅自決──」

「別擔心,搬過去和你住的是小琉的兒子,你看過照片的吧。」

父親說話的語氣,明顯就是不讓他有反駁的機會,揚久樂知道,他就算想拒絕恐怕也已經沒辦法了。

他是知道新媽媽離過一次婚,與前夫有個孩子,不過關於這個孩子的事情,他不怎麼常聽父親提起,據說是和家裡感情不好,所以跟媽媽分開住的樣子。父親這樣根本就不是怕他孤單,而是變相給他找麻煩啊!

他根本只是要他去照顧素未謀面的新兄弟而已。

「久樂?」

電話那頭傳來父親關切的詢問聲,揚久樂沉默半晌後,只好答應。

「我知道了啦!我會好好招待他的,你跟小琉兩個人好好玩吧。」

「太好了,我還擔心你會生氣呢。」

這句話讓揚久樂頓時有種想要摔電話的衝動。

好不容易終於把這通麻煩的電話掛掉後,揚久樂全身無力的將額頭靠在牆壁上面,發出一聲哀怨長嘆。

「臭老爸──真會給我找麻煩。」

不過,在掛上電話之後,他才忽然想到一件事情。

父親似乎沒有跟他說這個「新兄弟」什麼時候會來、叫什麼名字之類的,好像只是通知了「他會來」這件事情而已。

不愧是脫線老爸,就連得到他遺傳的他也變成了脫線兒子,真心不想成為這樣的大人啊!

電話掛了也就算了,再打長途過去問這件事情也有點麻煩,反正他看過照片,至少不會認錯人,把不認識的陌生人放進來。

父親曾經寄給他小琉的照片,新媽媽不但長得甜美可愛,還是個外國美人,跟父親站在一起真的有點不搭,但兩人臉上幸福的笑容,卻讓他安心。

已經有好幾年,沒有看見父親笑得這麼幸福了,看見那抹笑容,就算父親再脫線、遲鈍,也就算了。

「既然有客人要來,那麼也得打掃家裡才行,幸好今天是假日。」揚久樂一邊自言自語,一邊叼著牙刷走回廁所。

這樣正好,原本閒閒沒事做的假日,總算有了個行程。

不知道這個「新兄弟」會是個怎麼樣的人──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