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話  與友之情誼

 

「吶,班長,既然是靈狩者的話就是我們的競爭對手吧?找他們不要緊嗎?」

「不要緊,靈狩者之間的接觸不會有危險,再說這場遊戲本來就沒有規定勝利者只有一個人,主要只是看我們有沒有能力逃離這裡而已,所以靈狩者之間是不具有威脅性的。」

「可是會不會有人為了解開這個遊戲,離開這裡,而開始建立起小團體?」

「的確也是有你說的那種人存在……人在遇到絕境的時候,會為了保護自己而聚集起來成為團體,但也因為這樣,我之前才會一直避免與其他靈狩者接觸。」

「所以,班長你之前都沒有去找過其他靈狩者囉?」

「遇是遇過,也認識幾個,但是像我這樣單獨的靈狩者是最容易成為目標的,所以就算我有遇到過,也只是會增加自己的危險而已。那種團體需要的是強大的靈狩者搭檔加入,而不是沒有搭檔的靈狩者。」

似乎是覺得很複雜,宇文秉漸漸皺起了眉頭來,不過,他還是很認真的聽卓以然解釋,可惜只維持了幾分鐘的時間而已。

卓以然說的話實在是太過複雜,讓他真的沒辦法吸收進去,很快的他就不打算繼續去思考那些複雜的關係,直接腦袋放空的跟著卓以然的腳步走。

「總而言之,班長你沒有加入任何團體就是了。」

「你應該完全沒有聽懂我說的話對吧。」

「哈哈哈哈!班長你真了解我。」

「真是受不了你。」卓以然拿他沒輒的嘆了一口氣後,繼續說道:「基本上,我不加入團體的原因,是因為我很不喜歡跟形成團體的靈狩者接觸。雖說團體有團體的好處,只是團體一但大起來,就會漸漸失去原先的目的,也有可能會引發紛爭,到時候就麻煩了。」

「我懂我懂,簡單來說就是人多複雜。」

雖說複雜的事情對宇文秉來說理解不能,但他還是很認真的聽著卓以然的敘述,只要是除了這場遊戲之外的事情,聽起來倒是不會讓他太過吃力,但他還是忍不住覺得很麻煩,將兩手舉起來放在後腦勺上面,一派輕鬆的吹起口哨來。

因為有卓以然在,所以他並不是很擔心,雖然他與卓以然認識的時間不過短短幾個小時,可是現在的他比起以往在教室相處的時候,還要更加信任他了。

他笑了笑,笑自己太容易相信別人,也笑自己居然會突然變得這麼依賴卓以然,像是個笨蛋一樣,但是他並不討厭變成笨蛋的自己。

看著卓以然嚴肅的側臉,他真的越來越稿不懂自己為什麼會這麼相信一個連朋友都不是的人了。

啊,但也不能說不是朋友,因為他剛剛才跟卓以然成為了「朋友」。

「那麼班長,我們現在要去哪裡找其他靈狩者?」

他看著卓以然往前走的方向,忍不住困惑的問著。

這個方向走過去的話,是有著獨棟樓房的學生會,他們學校因為有高中與大學兩個學制,而且校舍又只有隔著一道牆壁,所以兩邊的學生會就乾脆放在同一棟大樓裡面,並以此作為來往高中校區與大學校區的界線。

也因此,學生會擁有很大的權力以及地位,辦公室內部的裝潢不但比教職員要來得高級,還可以獨占一棟三層高的樓房,也因此,他們高中校區裡有不少人都希望能夠進學生會裡。

他曾聽其他朋友提起,卓以然雖然成績優異,又受到學長姐和老師們的信賴,但是當學生會裡的人來邀請他進學生會的時候,他卻很乾脆的拒絕了邀約。

人人嚮往的學生會生活,卻被卓以然一秒拒絕掉,就因為這樣,卓以然被他們班上的人取了個暱稱,叫做「冰山班長」。

人家都是冰山美人,他們班卻出了個冰山班長,說起來也真夠可悲的了。

忽然間,卓以然停下了腳步,差點沒讓出神思考的宇文秉撞到他,他及時踩住了腳步,眨著兩隻大眼睛,盯著他看著自己的嚴肅表情,臉頰上緊張的落下汗水,趕緊回頭看著四周,還以為出現了什麼奇怪的東西。

但卓以然只是用手指推了推眼鏡,然後開口道:「學生會。」

「……咦?」

一時間沒有馬上反應過來的宇文秉,慢半拍的想起自己剛才提出的問題,這才敲著掌心回答:「啊,原來你真的要去學生會,可是為什麼?」

「你好像真的很愛問『為什麼』。」

「因為我真的不知道嘛。」

宇文秉苦笑的望著卓以然,畢竟他才剛來到這場遊戲裡面,很多事情都還沒搞清楚,而且也不明白卓以然心裡到底在盤算些什麼,所以當然就只能一直問問題。

不過,卓以然似乎不太喜歡他一直發問。

就在他還沒有搞清楚狀況的時候,他們已經來到了學生會的大樓前。

這座大樓大約只有三層樓高,但卻有六間教室左右的大小,對於區區的學生會來說,是太過奢侈了一點,不過沒有人會去質疑這件事情。

他側頭看著卓以然推了推眼鏡,沒有打算繼續往前走的樣子,但明明學生會就在眼前,為什麼卓以然卻不過去?

雖然他是很想這樣問,但很可能在他問完之後,卓以然會覺得他很麻煩,所以只好又將想問出口的問題吞了回去。

才剛決定不問問題的他,把視線轉回來後,赫然發現卓以然正皺著眉頭看著他。

「唔嗯?怎、怎麼了?」

「你想問什麼就問吧,不需要顧慮,就算你的問題再煩我也會回答的。」

「這樣嘛……哈哈哈哈……」宇文秉苦笑著摸了摸後腦,有些尷尬。

沒想到卓以然居然看出他的想法了,真是丟臉。

卓以然看了他一眼後,將視線收回,繼續看著聳立在他們前方的大樓,輕輕嘆了一口氣。

「我自己進去就好,你能夠在這附近等我一下嗎?」

「哎?我不用陪著你進去嗎?這樣不是太危險了!」

「你這麼快就忘了我說過的話?」卓以然將手插在腰上,無奈的看著宇文秉緊張的表情說道:「我是你的盾,除了你之外沒有人能夠讓我受傷,當然也不需要擔心我會死了。」

「可是……可是……這樣一來,『劍』的存在根本就不像是在保護你嘛。」

「你只要保護好你自己就可以了,不需要擔心我。」

「但是班長你不就是因為不想死,所以才跟我求救的嗎?」

卓以然聽見這番話,忽然沉默下來。

他低著頭,推了推眼鏡之後,沒有繼續說下去,只是朝學生會的方向邁開了步伐。

雖然宇文秉很想追過去跟著他,但是他也很怕自己這樣做會不會壞了卓以然原本的計畫,就在他左右為難的在原地猶豫的時候,卓以然已經進入了那棟大樓裡。

於是,宇文秉只好坐在中庭裡的大樹底下,緊緊抱著懷裡的油紙傘,注視著那棟大樓。

「要小心一點啊……班長。」

他低聲祈禱著,希望卓以然不會出事才好。

然而就在他稍稍鬆懈下來的瞬間,天空突然閃下一道光芒,慌亂之際,他察覺到這陣殺氣,立刻抓著油紙傘從大樹底下滾開。

前腳離開後的瞬間,那棵大樹就被劈成了兩半,分別朝兩側倒下。

宇文秉看著倒下的大樹,慢慢站了起來,同時也緊握著油紙傘的把柄,眼神銳利的看著那踩在倒下的大樹上面,露出閃亮牙齒看著他的身影。

「你是誰?幹嘛突然間就攻擊人啊!」

不清楚對方是誰的宇文秉,先一步的大聲詢問著,但是在那煙霧瀰漫之中,他只能看見這個身影的腰間上,似乎掛著一個青藍色的提燈,而後,跟剛剛一樣的閃光忽然又迎面而來,來不及做反應的他只好反射性的打開了手中的油紙傘,當成盾牌擋著。

沒想到這一擋,還真的把閃光給擋了下來。

宇文秉驚訝的眨著眼睛,看著完好無缺的油紙傘,而後他便聽見面前傳來了對方的笑聲。

「哈哈哈哈!原來你也是『靈』嗎?」

那個聲音越來越靠近他,於是宇文秉便將油紙傘從眼前挪開,有些不耐的搔著頭說道:「什麼啊?只不過是在試探我的話,也不必要這樣攻擊人吧。」

當他將油紙傘收起來,與對方面對面的瞬間,雙方都驚訝的瞪大了雙眼,抬起手指著對方發出驚呼聲。

「阿秉?」

「界!」

這瞬間,兩人才發覺一件事情。

對方居然是自己認識了將近五年的好友!

 

 

來到門前的卓以然,很快的就被負責守門的人給擋了下來。

他側眼看著這手持小刀、不停顫抖的學生,沒有多看一眼,直接直視著門裡面的模樣。

卓以然的出現,對所有人來說似乎是個衝擊,也有很多人立刻站了起來,把他當成敵人,準備衝過來協助這名顫抖害怕的學生。

但是其中一名留著長髮的女孩子,卻忽然走了過去,伸手把那名學生握著小刀的手壓下來,並對他搖了搖頭。

這名學生雖然還有些困惑,但卻還是聽話的點了點頭,往後推開。

女學生轉過身,對上卓以然的雙眼,以銳利的眼神瞪著他看。

「虧你沒有踩到外面的陷阱。」

「沒有人會笨到踩中自己設計的陷阱。」卓以然平靜的回答了她的問題,然後推了推眼鏡,繞過女學生身旁,自逕走上樓梯。

原本旁邊的人看見卓以然這大膽闖入的態度,很不服氣,想要衝上去理論,但是女學生卻伸手擋住了這些人。

「住手。」

「可是學姐!那傢伙也太目中無人了!他不是我們學生會的人吧?為什麼要放他進去!」

女學生收回了手,轉過身背對著走上樓梯的卓以然,回答道:「因為那傢伙是特別的。」

她拍了拍那名傻掉的學生的肩膀,然後走回自己原本的位置,留下那些一臉錯愕的學生們。

他們愣愣地看著卓以然離開的方向,面面相覷,卻沒有人敢出聲提問,全都沉默地看著留有烏黑長髮的女學生回到裡面的那間小房間中。

毫無阻礙的卓以然,直接上了樓梯來到三樓。

這層樓長滿著各式各樣顏色的花朵,像是自然的地毯一樣,看起來就彷彿是在花園裡面,而這層樓的樓頂是以透明的玻璃建造,能夠將陽光透入屋內,也因為如此,這些花才能夠在這裡生存。

但這裡畢竟不是泥土地,為什麼這些花朵還是能夠不受影響的生長?

自從進入這場遊戲之後,卓以然早就已經把「正常」兩字從自己的字典裡消除,所以無論他見到什麼,都可以以冷靜的態度面對,到目前為止最令他驚訝的,就只有宇文秉忽然出現在他面前這件事情吧!

他走在這條撲滿小花的走廊上,一直來到最裡面的房間,當他才剛舉起手,想要敲門的時候,門內卻突然傳出了輕咳聲,讓他舉起的手瞬間僵硬的停頓了一下。

而後,門內傳來低沉的聲音。

「是小然嗎?」

卓以然沒有回答,反而是稍稍停頓了幾秒鐘之後,才露出認真的表情,像是豁出去了一樣,用力推開了眼前的門。

陽光從門內照射出來,但他卻不因此感到刺眼,反而挺起了胸膛,走了進去。

這間房間裡擺著排成長方形的沙發,左邊有四張鐵桌,看起來似乎是辦公用的,而在牆壁旁擺著許多書櫃,分別擺了好幾本書,甚至多到堆疊在書櫃前面的地上,顯得有些擁擠、凌亂。

這是造成房內亂糟糟的罪魁禍首。

卓以然輕嘆一口氣,轉頭看著把沙發當成床,優閒的翹著二郎腿打瞌睡,還把A書打開來放在臉上的人說道:「我說過不要那樣叫我的吧,解見。」

「喔喔,這個聲音──果然是小然!」

聽見卓以然的聲音,原本還有些嗜睡的人馬上從沙發上跳了起來,不管臉上的A書飛了出去,掉在地上,剛好翻開了很羞恥的畫面,開心的跑向卓以然,緊緊抱住了他。

「歡迎回來!我就知道你會回到我身邊來的,嘿嘿嘿。」

卓以然想都沒想,馬上伸出手推著他的下巴,硬是把他從自己身上分開來,太陽穴上還可以看得見因生氣而擠爆出的青筋。

「別誤會,我不是改變心意回來加入你的。」

「不要這樣說嘛!好歹我們也是青梅竹馬的好朋友啊。」

「我不記得有跟你這種糟糕的人種一起長大。」

「好過份──但是這樣的小然也好可愛。」

解見開心的捧著臉頰,不斷扭動身體,看得讓卓以然一肚子火。

但他沒有出手,只是將兩隻手交叉放在胸口上面,側身說道:「還有,我話先說在前頭,我是不會加入你們學生會的,更沒有想過要跟你們一起保護這裡的學生以及『靈』。」

聽見卓以然這麼說,解見愣了一下,之後便恢復正常,以平靜的表情看著他不太開心的側臉,垂下雙眸。

「小然,你……還在意那件事情嗎?」

「不在意了,應該說,我根本沒有什麼需要特別在意的地方。」卓以然推了推眼鏡,聲音冰冷毫無溫度,完全感受不到他的感情,無法猜出他這句話的真偽。

於是,解見只能笑一笑。

「那麼,小然你來學生會找我是有什麼事情嗎?不想跟我們結盟的你,為什麼會突然……」就在他話說道一半的時候,解見突然發現到卓以然的手上少了油紙傘,忍不住驚訝的衝過去,用力拉扯他的手臂,讓他轉過身來看著自己。

卓以然冷漠的看著神色驚訝的解見,聽他對著自己大吼。

「小然!你的『武器』呢?為什麼你的『武器』沒有在你身邊!」

「你放心,我已經找到地方把它藏好了。」

「藏……小然!你這樣做太危險了!那把『武器』就相當於是你的性命啊!」

卓以然突然間用力將自己的手收回來,大聲說道:「廢話!這種事情我清楚得很!用不著你多管閒事!」

解見瞪大雙眼愣在那裡,看著卓以然異常抗拒的模樣,只能沉默的收回了手,垂下頭來。

他很清楚,卓以然討厭這場遊戲,無論如何都想要離開這個遊戲的束縛,所以才會有這種反應,只不過……被困在這裡的時間已經太久了,他們不得不開始思考長居在這裡的計畫,甚至因此選擇自己獨力在校舍裡生存。

頂樓的這些植物,就是他為了生存而種植的,其中除了觀賞用的花草之外,還有許多能夠食用的農作物。這樣一來,糧食部分他們不但能夠自給自足,也給了他們能夠繼續生存下去的動力。

卓以然抬起頭看著解見複雜的表情,知道自己反應太大了,便嘆了一口氣,用著幾乎聽不見的聲音說道:「抱歉,我不是……」

「沒、沒關係,我明白小然你的想法,畢竟我們都想離開這裡。」

由於從小就認識的關係,卓以然非常了解解見的個性,他這種愛照顧人的習慣是天生的,改也改不掉。解見為了保護這個遊戲之中的靈狩者們,才會將最安全、最好防守的學生會大樓當成基地,在此創立了靈狩者的團體。

不過,這個遊戲裡面,靈狩者的團體有很多種。解見的團體是專門以收留「武器」以及「靈」的靈狩者,成為中間人,讓他們結合,有能力對抗這場遊戲裡的「生物」以及其他靈狩者,當然其中也有不願意參加遊戲的人,這類型的靈狩者解見便會收留保護,讓他們不會跟那些「生物」同化。

簡單來說,這裡就是大型的介紹中心與收留中心。

雖然他不認為解見的手上會有什麼離開這個遊戲的資訊,但是為了宇文秉,有些事情他必須先來這裡調查清楚。

「解見,我想問你關於『劍』的問題。」

「『劍』的問題?你想知道什麼。」

沒想到卓以然會提出這個問題來的解見,眨了下眼睛,然後坐在沙發上面,抬起頭看著卓以然,等他提問。

由於卓以然是「盾」,所以對於「劍」這方面的知識,他從沒有開口問起過,因為對他來說是不需要的知識。但是他沒想到卓以然這次竟然是特意來找他詢問「劍」的。

當然,卓以然也清楚解見現在心裡面在想些什麼。他稍稍停頓幾秒後,低著頭繼續問道:「你還記得你的『劍』是怎麼學會使用『武器』的特殊能力嗎?」

「嗯──我們是沒有特別去練習什麼,聽他說,好像是握上武器就自然而然會使用了。」

「這樣啊。」卓以然放下心來的鬆一口氣,看來他沒說錯,只要宇文秉多練習實戰的話,就可以自然掌握住油紙傘的使用方式了。

既然已經解開了內心的困惑,卓以然便很快的結束這個問題,推了推眼鏡問道:「那麼,你最近有沒有聽說什麼傳聞?」

「傳聞?」

「關於其他靈狩者團體的事情。」

「這個嘛──是沒有什麼特別的,不過有一個消息倒是讓我有些煩惱。」解見笑瞇瞇的看著卓以然,開口說:「而且是小然你會有興趣的消息喔。」

「喔?是什麼樣的消……」

正當卓以然打算問清楚的時候,房門突然被一隻大腳踹開來,接著,兩個互相摟著對方肩膀的男人就這樣一邊聊著天,一邊走了進來。

「今天真是太高興了!沒想到居然會遇到你!」

「我也是啊!虧我還以為你早就死了──」

「你幹嘛詛咒我啊笨蛋!」

「你才是別嚇死我啊混帳!」

解見有些看不下去的用手枕著下巴,無奈的出聲提醒:「界,你別吵鬧過頭了,我正在跟小然說話耶。」

就在解見這麼抱怨的時候,卓以然也同樣的聽見了那令他熟悉的聲音,忍不住黑著臉慢慢轉過頭去,瞪著那看見他,就馬上臉色慘白的宇文秉。

「班班班……班長……」

「我不是要你在外面等我嗎?」

「這、這個嘛……」

卓以然的語氣冰冷到近乎結成冰霜,就連解見和界都被他這可怕的反應嚇得縮在一起,臉色鐵青著互相看著對方。

「喂喂喂,小然吃錯藥啦?」

「我才正想問你,為什麼他會變得這麼恐怖啊!」

「還不都是因為你把人帶進來了。」

「我哪知道他們認識啊!」

兩人互相推卸責任,卻被卓以然忽然轉過來的視線嚇了一跳,同時伸出手來,替對方遮住了嘴巴,表示他們不會再多說一句話。

之後,卓以然轉回來看著已經滿頭大汗的宇文秉,扭著拳頭說道:「來,給我好好解釋一下,如果說得過去的話我就考慮留你一條全屍。」

「哇啊啊!班、班長你冷靜一點啊!」

宇文秉嚇得趕緊抓住了卓以然的雙手,想阻止他的暴力行為,當他看見卓以然那雙像是能夠噴出火焰的雙眼時,只能不斷的好聲好氣的安撫著他。

「班、班長,我只是遇見朋友所以過來陪他聊天而已,真的!」

「我不是才說過,除了我之外你不需要相信任何人嗎?結果我一不在,你就乖乖跟別人跑啦!」

「不是啦!真的沒有──我只是打算過來跟他聊個天而已,然後順便來找班長你……」

「真是的,虧我還刻意把你藏起來,這樣不是害我白忙一趟了嗎?」卓以然把自己的手抽回來,轉過身背對著他,很生氣的將兩隻手交叉放在胸口上,冷冷哼著。

而後,他看見解見還有界對他投射出的好奇視線,才回想起這兩個人的存在,無奈的長嘆一口氣。

「小、小然,這傢伙是誰啊?」解見指著站在卓以然背後不斷傻笑的男人問著。

自知已經沒什麼需要隱瞞的了,卓以然便伸出手抓住了宇文秉的衣服,將他整個人往前一拉,介紹道:「這傢伙是宇文秉,我的『靈』。」

「喔,這樣啊。」

「原來是這樣……」

聽見這番話的解見與界,分別點著頭認同,但很快的,兩人的腦袋察覺到不對勁,頓時空白了幾秒鐘,之後同時指著兩人尖叫出來。

「噫──不、不會吧──」

面對兩人的驚訝,卓以然只是無奈的點了點頭,而宇文秉則是摸著後腦嘿嘿笑著。

事情的發展,總是出乎於意料之外,卓以然深深發覺到,自從宇文秉出現之後,一切都開始混亂起來了。

現在的他,開始有點懷念起獨自一人時的自己了。

 

第一集試閱結束~ 

, , , , ,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