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麗蓓卡來說,或許事實就是這樣吧!但我們都不知道的是,這一切都是魔神他們佈下的局,我們不過是踏入網中的獵物而已。

利用了麗蓓卡對利奧的感情,以及對我的忌妒,魔神他們讓麗蓓卡成為這一切的罪魁禍首,換取的,就是擁有這個遊戲世界裡的絕對控制權,只要他們不再受到遊戲製作人他們的系統修改,那麼魔神……就可以完全的控制這個世界。

恐怕,魔神將身為遊戲製作人的倫帝斯他們帶到這個世界來,為的就是想要完整的得到這個世界吧,而當他們知道「黑房」的事情後,便故意把我帶到這個世界來,試圖讓倫帝斯在安全模式之外的狀況下開啟「黑房」。

照這方向猜測,讓我穿越到遊戲世界來的人,應該就是魔神沒錯了,但他不過是一個人工智慧系統,到底是用什麼方式把包裹寄給我的?

我想著這個問題,卻始終得不到答案,這時,我聽見了利奧開口說話的聲音。

「讓希瓦那恢復原來的樣子吧,麗蓓卡。」

哭哭啼啼的麗蓓卡用兩手擦著淚水,沒有回答利奧,現在的她除了哭之外,什麼也做不到,就只是一個心碎了的脆弱女孩。

利奧收起長劍,蹲下身,伸手將麗蓓卡摟入懷中,而麗蓓卡也只是趴在他的胸前放聲大哭,將所有的委屈、所有的痛苦,一次性的全部發洩出來。

現在的他們之間散發出的氣氛,讓我無法介入,只能像是盯著螢幕裡上演的情節一樣,呆呆愣在那裡。

暫時無法打擾他們兩個人的我,很快的收起了思緒,往倒在旁邊的盧法耶以及阿爾傑走了過去。

他們兩個人還需要多點時間,在這之前,我就先做我能做的事情吧。

倫帝斯說過,麗蓓卡在他們兩個人身上貼了什麼東西,所以才能夠順利竄改他們兩個人的記憶,讓他們成為麗蓓卡手上的棋子,但問題就在於我不知道她貼上去的究竟是什麼。

連基本的提示和線索都沒有,我只好把他們兩個人翻過來、翻過去,試圖找找看他們身上有沒有什麼奇怪的地方。

但在我翻找的時候,不知道為什麼,我的手居然自行翻開了他們兩個人的衣服,把我嚇了一跳。

我眨眨眼看著自己的動作,腦袋好一會兒才意識到自己做了什麼事情,趕快把他們兩個人的衣服拉回去,可是,我卻不經意的看見他們兩個人的肚子上面,似乎有什麼東西正在蠕動。

好奇心驅使我再次把他們的衣服掀開來,看個仔細,這回我才明白自己剛才為什麼會把他們的衣服掀開來了。

有兩隻長得很像是小熊水果軟糖一樣的動物,趴在他們兩個人的肚子上面,睡得香甜,如果不注意看的話還真的看不出來,因為那兩隻動物不是「貼」在他們的肚皮上面,而是「紋」在皮膚上,看起來就像是會動的紋身。

我伸出手,朝阿爾傑肚皮上的小熊輕輕一戳,那隻小熊居然不管牠被我推擠的臉頰,繼續香甜的睡著。

嗯……這東西可愛到讓人完全無法跟現在的狀況聯想在一起啊!讓阿爾傑還有盧法耶他們受到控制的原因,真的是牠們嗎?

我十分懷疑,可是克莉絲多的腦袋瓜裡卻反駁了我的懷疑論,直接告訴我這就是原因所在。好吧,在腦袋裡面自己打槍自己的感覺真的很奇怪,但我不能不接受這個事實。

既然克莉絲多也是倫帝斯設計的安全程式之一,那麼剛才我會突然間把他們兩個人的衣服掀開來,應該就是克莉絲多本身的意思。

如果說克莉絲多不是個喜歡掀男生衣服的色狼,就是這隻水果小熊真的是倫帝斯要我拿掉的「東西」。

「好痛痛痛痛……」我的左手掐著我自己的臉頰,痛得讓我忍不住用右手抓住左手手腕,阻止「克莉絲多」繼續對我做人身攻擊。

看樣子倫帝斯開啟安全系統的時候,不單單只是恢復了利奧的記憶,就連「克莉絲多」也醒來了。以往她都只是在我腦袋裡負責提供我關於這個遊戲世界裡的資訊,還有戰鬥的本能而已,現在居然連控制我四肢的能力也有了。

突然多了個夥伴,感覺雖然安心不少,但這個夥伴好像有點難以控制啊……

「那麼,克莉絲多,妳知道要怎麼把這個小熊消除掉嗎?」

我抬起頭問著自己的腦袋瓜,從外人眼中看來,我的行為可能會被當成是怪人,但在這裡,比我怪的人到處都有,不差我一個。

腦袋裡面的克莉絲多直接給了我一組程式碼,我便照著她給我的東西,伸出手指往他們兩個人的肚皮上寫了下去。

就在我完成程式碼的瞬間,肚皮上的小熊像是從夢中驚醒過來一樣,驚訝的抬起頭來,「啵」的一聲,像是爆炸的氣球,瞬間就消失不見。

我滿意外的,沒想到小熊消失的方式這麼有喜感,忍不住傻笑著,直到我抬起頭,對上了用質問的目光,直盯著我看的紫色眼瞳。

「……妳在做什麼。」

「咦?我……」

面對質問,我不禁低下頭,這才發現自己不但將阿爾傑的衣服翻開來,還把手放在他的肚子上面,看起來就像是趁著他昏迷的時候吃他豆腐一樣,嚇得我趕緊舉起兩手,往後退好幾步,直到將背緊貼在牆上才停下來。

一旁的盧法耶慢了半拍才醒過來,很難受的摸著後腦,不過阿爾傑倒像是完全沒事的樣子,至始至終都將雙眉緊皺,懷疑的看著我。

「誤誤誤誤會!我我我我才沒有吃你豆腐!」

「要是真的被妳吃豆腐,那就會是我人生中的最大汙點。」阿爾傑把自己的衣服蓋回去,拍拍身上的塵埃站起來,但卻忽然有些頭暈、腳步不穩的晃了一下身體,差點沒跌倒。

我看到他的反應,趕緊跑了回來,在他身旁轉來轉去,著急的追問著:「你沒事吧!果然還是太勉強了?再坐在地上休息一下比較好。」

「妳這樣只會讓我更煩躁!」阿爾傑看了我一眼,一手抓住我的頭,才讓我停下來,不再繼續繞著他轉。

我感覺到他從手掌中傳來的憤怒,因為他掐著我的手越掐越緊了,而且我似乎還能夠看見他背後散發出的黑色氣焰,那真的不是開玩笑的,阿爾傑的黑色火焰可是能夠將一切燒盡的地獄之火啊!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