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他願意跟我說魔神的事情,卻不願意告訴我他這麼做的理由?

倫帝斯閉上了雙眼,沉默半晌後,開口對我說:「……我知道了,就這麼做。」

看樣子,他是真的不打算跟我解釋了。

為了表示我不願退縮,我也忍不住跟他一起賭氣。

但就在我們兩人之間的氣氛非常微妙的時候,小時候的我們很開心的從我們面前跑了過去,手牽著手,無憂無慮的笑得很開心,與我們兩人之間的氣氛成了強烈的對比。

見到他們兩個小孩子的我們,同時愣住了。

「這裡這裡!我帶你去看我昨天發現的秘密基地!」

「小紀,別跑這麼快,妳會跌倒的。」

「不會啦!你拉緊我的手,我就不會跌倒了呀。」

「小、小紀──」

我們在看見他們兩個人臉上的笑容後,同時沉默下來,很有默契的互看一眼,卻又因為想起剛才的事情,而尷尬的別開了眼神。

小時候的我們曾經那麼要好,就算有秘密也會共享,但是經過了這麼多年之後,我們卻都已經不如小時候那樣單純。

「妳是我第一個交到的朋友,小紀。」忽然間,倫帝斯改變了說話的語氣,對我說著,「我們分開的時間雖然很長,但我對妳的感情從來就沒有變過,即便妳不記得我也沒關係,只要我認為妳還是我最重要的那個人,就足夠了。」

聽著倫帝斯露骨的告白,我頓時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連氣也氣不下去了。

我只好嘆氣對他說:「我不是故意忘記你的啦!只是時間過得太久了,所以不小心忘記而已。」

「沒關係,我不在意。」倫帝斯總算對我露出笑容來,但他的笑容卻看起來意味深長,讓我的心裡又多出了幾個問號。

我知道現在就算我問什麼都不會得到答案,所以很果斷的直接拋開這些問題。

「好啦,我們回去吧。」

「嗯。」倫帝斯往前一步來到我身旁,牽起了我的手,對我說:「我答應妳,等到平安送妳離開這個遊戲世界後,我會好好解釋妳心裡的所有問題的。」

「希望你到時候別又放我鴿子。」

「不會的,我說到做到。」

他的笑容讓我覺得倫帝斯好像會隨時從我身邊消失一樣,說出口的承諾,不知道會不會變成無法兌現的空頭支票,這種不安,以前也曾經有過。

但是是什麼時候的事情,我已經不太記得了。

「我的公主,在妳身旁的男人可不是能夠信任的大好人喔。」

忽然間,熟悉的聲音從我們兩人的身後傳來,倫帝斯立刻變了臉色,將我整個人拉到背後去保護著,而我則是從倫帝斯的背後,看見了那坐在二樓的窗檯上面,翹著二郎腿、側頭看著我們兩個人的魔神。

「魔……魔神?」

我因為看見魔神而驚訝不已,但倫帝斯卻是用著可怕的低沉聲音,警戒的對他說:「你來這裡做什麼!魔神!」

倫帝斯的聲音有點可怕,可是跟剛才對待我的態度又有點不太一樣。

先不管這點,為什麼魔神會出現在這裡啊!

總是神出鬼沒的魔神,連我們兩個人的記憶迴廊都不放過嗎?不……如果說魔神是控制這個世界的人工智慧系統的話,隨意出現、進出任何地方都不是問題。

「我不該相信你,答應讓你留在希瓦那……留在小紀的身邊的。」倫帝斯咬著牙,後悔萬分地說著,「你到底在想些什麼?是你誘導我們進入記憶迴廊裡的吧!」

「我什麼都沒做,只是讓你們兩個人見到了小時候的自己而已。」

魔神輕鬆的說著,彷彿這一切都與他無關,但他的回答卻讓倫帝斯更加生氣。

「……你故意讓小紀知道我是誰的嗎。」

「我是為了膽小的你啊。」魔神瞇起了雙眸,笑嘻嘻地對倫帝斯說:「你應該感謝我才對,如果不是我幫你的話,恐怕你一輩子也沒辦法實現你的心願。」

「住口!」

魔神的話像是踩中了倫帝斯的地雷,讓他大聲怒吼一聲。

不只是我,連魔神也嚇到了。

慢慢收起了驚訝的眼眸後,魔神才又重新拾起笑容,從窗檯上跳了下來,落在我們兩個人面前。

倫帝斯仍然很小心的將我保護在他背後,不讓魔神接近我,但我卻感覺到倫帝斯抓著我的手微微顫抖著。

感覺到他的不安,讓我馬上抬起頭來看著他的側臉,這時我才注意到倫帝斯的臉色有些蒼白,像極了小時候脆弱的模樣。

「倫……」

「你真是個倔強的笨蛋,既然你不願意面對她,那麼就由我來幫你一把吧。」

魔神緩慢的舉起了手,指著倫帝斯輕輕一彈指,倫帝斯的身體便震了一下,滿臉是汗的扶著胸膛,跪倒在地,看起來十分痛苦的樣子。

「倫帝斯!」看到倫帝斯痛苦的樣子,我立刻蹲下身扶著他的身體,讓他靠在我的懷裡,但倫帝斯蒼白的臉色以及大口喘息的模樣,讓我的心涼了大半。

不知道為什麼,這景象我好像在哪裡見過,模糊的記憶裡,因為倫帝斯臉上痛苦的表情,而漸漸變得清晰──直到記憶完全在我腦中復甦。

「……亞……亞薩……」

對了,以前好像也發生過一樣的事情,為什麼……為什麼我會忘了呢?

當我因為腦海裡混亂的記憶而顯得慌張的時候,倫帝斯忽然抓住了我的手臂,嚇得我抖了一下身體,低頭看著他因痛苦而扭曲的臉。

即使他的表情看起來很痛苦,但是倫帝斯卻仍然對我露出了笑容,像是要安撫我的情緒一樣,對我說:「沒、沒事的,我沒事。」

這怎麼看都不像是沒事的樣子吧!

雖然我很想這麼對他大喊,但我現在也說不出話來,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倫帝斯強忍著痛苦,推開我的肩膀,面向著魔神。

「……系、系統!執行強制離開程序!」

「沒用的,你別忘了,是你賦予我統治這個世界的能力。」魔神冷冷的說著,將舉起的手慢慢收了回去,轉而對我說:「我的公主啊,這個世界是為了妳而存在的,我也是,所以妳除了這裡之外,哪裡都不能去。」

「什……你這是什麼意思?」

我沒想到魔神會這樣對我說,明明一開始就告訴我離開方法的人是他啊!而且他也很直接地對我說過好幾次,只要殺了他,就可以離開這個遊戲世界。

可是現在的魔神卻像是變了一個人似的,就跟倫帝斯的改變一樣。

這兩個人到底是怎樣啦!為什麼突然之間說變就變,這樣分明是想把事情越弄越糟糕、越複雜吧?

但是我還沒來得及明白魔神為什麼會這麼做,我和魔神之間突然出現了一片橙色程式碼,像是龍捲風一樣的在原地旋轉著,並且慢慢凝聚在一起,變成了人的模樣。

橘色的柔軟長髮、前凸後翹的姣好身材,以及那把掛在她的纖細腰間,因為被風吹起而上下晃動著的太刀──程式碼拼湊完成之後,那個人也握住太刀刀柄,慢慢的將刀抽出,指向魔神。

當她睜開了翠綠色眼眸後,我看著那張熟悉的臉,面無表情地用著平淡沒有起伏的音調,開口說道:「啟動成功,立即開始執行安全系統『KNIGHT』,請下達指令。

沒想到會在這種情況下見到「克莉絲多」本人的我,不免驚訝的張著嘴巴,好久都無法闔上,但魔神看見克莉絲多出現後,立刻收起了嘻笑的表情,壓低雙眸瞪著倫帝斯。

而倫帝斯則是一邊喘著氣,一邊勾起嘴角,對克莉絲多下達了指令。

「執行破解程序,破解代碼ASA。」

我看見克莉絲多抬起頭來,眼中閃過了一絲冰冷的光芒後,回應了倫帝斯的命令:「破解代碼ASA,執行成功,將開始清除。

說完,克莉絲多將手中的太刀一轉,刀口往地面插了下去,瞬間整個記憶迴廊開始漸漸瓦解,整個世界被抽空了背景,只剩下一片雪白。

我緊張的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但倫帝斯卻抓住了我的手,對我說道:「別怕,有我在。」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倫帝斯的聲音讓我安心下來,我閉上了眼,放鬆了心情,與倫帝斯一起待在這個什麼都沒有的空間裡。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