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別再對我說謊

 

第一次和亞薩見面,是他跟他爸爸剛到醫院來,和我爸爸打招呼的時候,但那時的我對亞薩並沒有太大的印象,就只覺得這傢伙很古怪,全身散發著一種不讓人靠近的氣息。

但是,當我再次和亞薩見面的時候,我卻因為他幫我把汽球復原,而崇拜的稱呼他為「魔法師」,甚至還開心地答應成為他的公主──當然,在這件事之後我才知道他就是當時我見到的那個古怪的小男孩。

小時候的我就時常做這樣後知後覺的事情,但我的個性就是這樣,想改也改不了,不管是小時候還是長大後,這個個性仍然根深蒂固的跟著我。

大概,是從爸爸那邊遺傳過來的吧。

我雖然已經心裡有了個底,但還是沒有辦法下定決心去找倫帝斯,如果真的跟我猜測的一樣,那麼我大概知道倫帝斯人在哪裡,只是想起了剛才他看我的表情後,我又有些怯步。

「倫帝斯那傢伙到底在想什麼啦。」我忍不住開口碎念著,心情沒好到哪裡去,畢竟我可是無緣無故就被他瞪了啊!那眼神怎麼樣都讓人覺得不舒服,我又沒做錯什麼事情,倫帝斯為什麼就突然變了臉?

現在也不過是來到記憶中而已啊,這裡再怎麼說也都只是影像,也不是真實的世界,做什麼也都不會對我們兩個人造成影響。

他會這麼生氣,是不是因為這個記憶迴廊裡有什麼他不想讓我知道的事情?

我摸著下巴開始思考這個可能性。

如果說倫帝斯有什麼想瞞著我的事情,那麼我就要去找出來,這個人的祕密太多太多了,不抓到他的一些把柄的話,我內心會有點不平衡。

於是我揚起嘴角,賊笑了一下,轉身往醫院正廳走過去,但才剛回到噴水池的地方,我就看見一個熟悉的身影坐在水池旁,懸空晃著兩條腿,悠閒地踢著水池裡的水。

經過的醫生還有護士都向她打招呼,還有人拿了根棒棒糖給她吃,至始至終,那個小女孩都維持著笑臉,向每個跟她打招呼的人甜甜笑著。

我對這個人並不陌生,只是我不明白,為什麼她會在這。

因為坐在那裡的人,是小時候的我。

「奇……怪?這裡不是我的『記憶迴廊』嗎?為什麼我……」

我低頭看著自己的雙手,這時我才發現,自己的雙手、身體不再是小時候的模樣,而是我原本的樣子。

「什、什麼時候──」

突然之間變回原來的樣子,害我有點措手不及,緊張之餘我摸著自己的臉還有頭髮,這才確定自己真的變回來了。

好久不見,我的身體。

「啊!亞薩!」

還沉浸在拿回身體的安心感中的我,忽然聽見自己的聲音從面前傳來,趕緊抬起頭來,看見小時候的我開心的從水池旁跳下,欣喜地往水池的另一側跑過去。

而站在水池另一側的小男孩,臉上露出了溫柔的笑容,開心的看著我跑過去,直到我撲進他的懷中,他才開口輕喚了我的名字。

「小紀,等很久了嗎?」

「沒有啊,我才剛到而已。」

「……抱歉,檢查的時間比我想像中來得長,所以耽誤到了。」

「那是會讓你身體康復的檢查,所以要仔細點才好,晚多久都無所謂,反正我一直都會在這裡等你的。」

小時候的我,笑得很開心,粉紅色的臉頰看起來更加惹人憐愛,這雖然不是我自豪,但小時候的我的確很可愛啊。

只是女大十八變,就算小時候再可愛,長大後少了身材這項要素的話,就不會有男孩子對我說「可愛」的。

我看著自己抬起頭,輕輕朝他的臉頰上親了一下,害臊地說:「嘿嘿,因為我是等待王子來迎接的公主殿下嘛。」

聽見這句話的當下,我注意到我的正前方出現了一個人影,便下意識地將頭抬起來,看著出現在我面前,驚訝的張大雙眼盯著我看的男生。

與我視線交錯的瞬間,他像是想逃避一樣的,別開了臉。

那張臉雖然陌生,但我知道他是誰。

看著小時候的我們手牽著手,開心地離開後,我露出笑容對上了他尷尬的表情,將兩手往後放在身後,對他說道:「你總算肯出現啦?神神秘秘的王子殿下。」

「……什……我、我不知道妳在說……」

「你還想瞞著我到什麼時候,倫帝斯?」

我也有點生氣了,他刻意轉移話題的態度讓我的內心不是滋味,明明都已經喊出我的名字了,也都知道我是誰,為什麼還想要繼續瞞著我?

就算我再遲鈍,也沒有遲鈍到連這種事情都看不出來。

既然他不願意承認,那麼我也只好強硬一些了。

我朝他快步走過去,在他還沒來得及回過神來的時候,先一步抓住了他的手腕,不讓他逃走,而他也被我嚇了一跳,站在那裡一動也不動的,就像座石像一樣。

他驚恐地看著我,但我只是對他笑了笑。

「抓到你了,王子。」

「妳……」我看見他的臉微紅著,可是卻仍然倔強的對我說:「我不是妳的王子殿下。」

「你真的把我當成笨蛋嗎?」我扁著嘴巴,生氣的瞪了他一眼,「還是說你要我直接叫你亞薩,你才會承認你是誰。」

聽見我說的話之後,倫帝斯反而鐵青著臉,硬是用力把我的手甩了開來,什麼話都沒說,直接調頭就跑。

當然,我怎麼可能讓他逃走?剛才他很明顯的有了動搖,只是不知道為什麼,他就是不想承認他是亞薩這件事情。

或許這跟他一直以倫帝斯的身分待在我身邊的理由有關係吧。

「等一下,你以為你逃得掉嗎!」

既然他這麼想要逃避這個事實,那麼我就打算追到他承認為止!

於是我二話不說,立刻以手刀姿勢迅速朝他後面追了上去,沒想到倫帝斯回頭一看見我,反而嚇得臉色蒼白,跑得更加賣力了,結果演變成我跟他兩個人在醫院外面展開了一場追逐賽。

說真的,體力真的不是我的強項,但為了讓倫帝斯給我說清楚講明白,我也只好盡全力追過去。

我追著他跑過醫院走廊,跨越兩座農場,其中甚至還差點因為嚇到馬而被馬蹄踢飛,接著又跑到了花園迷宮中,轉來轉去轉了好久才離開那座迷宮,當然,我是很認真地緊追著他不放,所以沒有讓他在迷宮裡把我給甩掉。

這樣一前一後的追逐了大約兩個小時之後,我們兩個人都因為體力透支而改成用走的,雖然保持著安全距離,但很明顯地,我們都已經沒有繼續這場追逐遊戲的體力了。

到最後我們兩個人都已經累得趴在地上,動彈不得。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