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聽見他的回答,瞬間讓我安心下來,輕輕地拍著胸口,鬆了一口氣。

「呼,太好了……果然是你。我還在想,萬一跟你分散了的話該怎麼辦。」

「以目前的狀況來說,也沒好到哪裡去。」

「咦?」

我沒想到倫帝斯居然會用沉重的口吻回答我,讓我不禁害怕的抖了一下身體,他那平淡、毫無起伏的口氣,聽起來像是責備。

當我看著帶著擔心、害怕的表情,抬起頭來看著他的時候,倫帝斯正用著非常可怕的表情狠狠瞪著我看。

我第一次對倫帝斯產生了恐懼感。

而他,也沒有要將憤怒收起的意思,冷冷地看了我一眼後,自徑轉身離開了我們兩個人的爸爸身邊,我也沒有想太多,趕緊追了上去。

「倫、倫帝斯?倫帝斯,等等我──」

倫帝斯的表情的確讓我覺得很可怕,但更讓我害怕的是,他刻意與我保持距離的感覺,這種感覺讓我跟倫帝斯越來越遠,好像不論我怎麼追,都追不上他。

害怕被他扔下,也對他這突如其來的改變感到擔憂,等到我回過神來的時候,我已經追著倫帝斯離開了醫院大門,站在一座噴水池前面。

「這個噴水池……」

我驚訝的張著嘴,看著眼前這個似曾相識的噴水池發呆,記憶中像是有什麼東西慢慢地被剝開來,直到我明白自己為什麼會對這座噴水池感到眼熟。

咬著牙握緊拳頭後,我責備著自己的粗神經。

這座噴水池跟我最初來到希瓦那的時候,掉落的那個噴水池,是一模一樣的東西啊!

注意到這一點之後,我趕緊往外跑出去,仔細觀察著四周圍的建築、花園、綠草坪,甚至是提供給老人家休閒用的散步步道等等,最後,我停留在一間有著三角形屋頂的教堂前面。

果然是這樣。

小時候我記得的東西不多,畢竟我待在這裡的時間只有幾個月而已,對小孩子的記憶來講,很容易就會遺忘,唯獨那種熟悉的感覺不會退去。

等到腦袋裡意識到的時候,記憶就會一層層被剝開來,然後,被我遺忘的過去,就這樣赤裸裸地出現在我的眼前。

慢慢地將嘴巴閉起來後,我收回了看著這棟教堂的視線,低頭長嘆一口氣,忍不住用手掌心拍著自己的額頭。

「我的記憶力到底是有多差啊,居然會沒察覺到這件事。」

雖然有那麼一點點不同,但我可以很肯定地說──這裡的設計,跟遊戲中設計出的「希瓦那學院」非常相似。

也就是說,遊戲中的希瓦那學院是以這間醫院為藍圖下去設計的,但遲鈍的我卻是現在才察覺到這件事情,現在的我就算被人說反應太慢,也無話可說。

將希瓦那學院以及醫院的模樣連接起來之後,我忍不住猜測,製作這款遊戲的人是不是知道我跟亞薩之間的事情?否則,也不會刻意用這裡的景象來做為基礎,設計出希瓦那學院來。

為此我不禁懷疑起阿爾傑他們製作這款遊戲的真正目的,究竟是什麼。

搖搖頭,我拋開了這個疑問,專心地將注意力放在眼前的事情上面。

但在追丟了倫帝斯之後,我卻反而猶豫著該不該繼續去找他。剛才那瞬間我相信自己沒有聽錯,亞薩……不,倫帝斯見到了我原來的樣子,很自然地就順口叫出了我的名字,很明顯的表示,倫帝斯認識原本的我。

可是在現在這個時間點裡,會那樣親暱的喚我「小紀」的人,除了我的工作狂爸爸之外,就只有一個人。

「倫帝斯……你到底跑到哪裡去了?」

我抬起頭看著天空,無奈地長嘆一口氣。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