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吸一口氣,再慢慢吐出來,讓我稍稍平息了內心的怒火後,我對魔神說:「既然如此,我就待在這裡等你想起來,跟他們說完之後再走。」

雖然我很想趕快離開這裡,但礙於這個魔神真的很兩光,我也只能這麼說了。

不過魔神卻在聽見我這麼說之後,馬上轉頭對其他四人說道:「那麼我要開始說明把你們找來的理由了,所有人都專心給我聽好。」

沒想到魔神居然會這樣說的我,驚訝的張大雙眼看著他,停頓了一秒鐘之後,我才注意到,這傢伙根本就是故意的!

他根本就沒有忘記自己的目的,只是不想讓我離開而已!

「魔神你這傢伙……」

我忍不住氣憤的低語著,但魔神卻是笑嘻嘻地看了我一眼後,繼續對其他四個人說道:「希瓦那現在內部混亂,也因為這樣,戰力很薄弱,而我們則是要趁著這個時候去佔領希瓦那。」

一聽見這句話,除了我之外的人全都露出了笑容來,似乎很期待魔神即將引發的戰爭一樣,但我卻是拍桌站起身,大聲對魔神喊道:「等……等等!你在說什麼啊!為什麼要向希瓦那開戰?魔族跟人類現在是保持和平的才對啊!」

魔神明知道希瓦那的人對我來說很重要,可是卻在我的面前說要向希瓦那開戰?我不懂他為什麼想讓我知道這件事情,也不明白他為什麼要這麼做,難道這是遊戲安排的劇情?

不對啊,麗蓓卡跟我交換身體這件事應該已經跳脫遊戲劇情的設定了……難道這是麗蓓卡設計好的嗎。

我忽然想起,麗蓓卡跟魔神之間有過合作關係,如果說麗蓓卡利用了魔神來學習竄改遊戲程式,那麼照道理來說,魔神應該也打算利用麗蓓卡做什麼事情。

難道,他的目的就是毀滅希瓦那?

魔神與我四目相交,但他臉上的笑容卻越變越可怕,讓我忍不住放開了抓住他的手,起身往後退了幾步。

「……你、你是認真的?」

「我是認真的。」

將注意力完全放在魔神身上的我,並沒有注意到從後方靠近我的身影,直到我的手被人從後面抓住,強行壓制在身後,我才發現自己已經被愛德抓住了。

我側頭看著愛德,還沒來得及開口提問,一股力量便狠狠地往我的後腦敲了下去,眼前一黑,我就這樣失去了意識。

 

 

在半夢半醒之中,我想起了很久很久之前曾經發生的事情。

那是個雨下得很大的午後,護士們很緊張的在醫院裡尋找著突然消失不見的小小身影,我記得那時,他即將進行一個很大的手術,據說成功的機率很低,壓力與害怕壓得那小小的身體喘不過氣來,於是在手術進行的那一天,他悄悄的藏了起來。

因為這樣,讓醫院上下都緊張得到處找人,但在眾人之中,就只有我很輕鬆地就找到了那躲藏在樹枝上的人影。

“原來你躲在這裡啊。”

我抬起頭來對著那個人影說著,而他也低下頭來看著我,似乎有點驚訝。

“妳為什麼……”

“因為每次你生氣的時候,都會爬到樹上去啊。”

那時的我,天真的說著,臉上還笑瞇瞇的,彷彿一點也不感到困惑跟緊張。

“回去吧,大家都很擔心你喔。”

“……就算開了刀,我也好不起來吧。”

“才不會呢!爸爸說過,開了刀你就能好起來,這樣我們就可以一起出去玩了。所以你下來好不好?我們一起去找爸爸。”

“我不要,我寧願就像現在這樣。”

“可是……”我看見年幼的自己,緊緊抓住了雨傘的手柄,低下了頭,“我很快就要離開這裡,回台灣去了。到時候我可能就再也見不到你了……所以我想……我想在離開之前,跟你一起去外面玩一次,爸爸跟我說了,如果你這次開刀成功的話,就可以出院,這樣我們就可以出去玩了!”

樹上的人震了一下身體,很快的跳了下來,落在幼小的我的面前,拉住了我的手,著急的說:“妳要回去了?”

我點了點頭。他便緊張的抓緊了我,拼命搖頭,“不行!妳不能回去!妳是我的公主!”

面對緊張不已的他,幼小的我只是輕輕的勾起嘴角,將另一隻手伸出來輕撫著他的臉頰,把額頭靠了過去,貼在他的額頭上面,笑容滿面的與他對視著。

“你是我的王子啊!所以你要勇敢的接受開刀,然後好起來,跟我一起出去玩,然後長大之後再來接我……我是你的公主,所以,我會等你的。”

兩個孩子,不理會大雨淋濕了身體,眼裡只有對對方的疼惜與關心,這是長大之後的我所做不到的,同時也是早就被我遺忘的過去。

再次睜開眼,我發現自己已經回到了魔神的房間,呆呆躺在床上的我,並沒有馬上爬起身來,而是沉浸在剛才的那段回憶中。

魔神……亞薩是不想讓我離開嗎?

我不確定他究竟是怎麼想的,畢竟一開始他就很主動的告訴我離開遊戲的方法,而在我設法想要解開支線的時候,他也沒有出手阻止,甚至刻意告訴我他打算進攻希瓦那這件事。

他究竟是想讓我待在遊戲世界裡,還是幫助我離開,我已經分不清楚了。

腦袋裡累積的問題越來越多,讓我十分疲倦,但我知道自己不能再繼續待在這裡,如果不趕快回去告訴光頭校長還有其他人這件事的話,希瓦那會變得更加危險。

就算是要以麗蓓卡的身分繼續進行遊戲也沒關係,拿回身體這件事,就先等阻止魔神之後再說。

在確定房間內只有我一個人之後,我便翻身下床,打算從窗戶外跳下去,離開這裡,不過在這之前,我得先找個東西防身才行。

雖說麗蓓卡不像克莉絲多那樣擁有戰鬥技能,但好歹我也是學過一點空手道的人,用拳頭跟過肩摔,應該可以勉強偷偷溜出去,不過,就好像是被察覺出我的逃走念頭一樣,房門在這個時候忽然打了開來,害我下意識地馬上轉身躲到旁邊那扇落地窗的紅色窗簾後面。

好吧,我也知道躲在這裡滿蠢的,不過看在這個窗簾又厚又不會透光的份上,躲在這裡總比躲在最容易被發現的衣櫥裡好上許多吧。

屏住呼吸,小心不讓自己發出聲音,仔細聽著腳步聲……原本我是這樣想的,但是我卻完全聽不見任何人的腳步聲啊!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