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這句話頓時讓于斌傻眼,他張著嘴巴,不解的質問道:「你、你在說什麼啊?你不就在我面前嗎?為什麼我還是得認為你已經死了!」

「因為『利恩』這個人,的的確確已經不存在於這個世界上。」

「什麼不存在……你只不過是髮色改變了而已,其他的都沒變啊……」

霎那間,阿爾泰收起了笑容,伸出手指著于斌,在他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一道銳利的旋風從阿爾泰的指尖射出,劃過他的左邊耳垂,在背後的牆壁上鑽出一個小洞。

于斌瞪大雙眼的轉過頭,看著牆壁上那看起來有點像是被子彈打中的洞,明白了阿爾泰的意思。

現在的阿爾泰,並不是十五年前他所認識的利恩……

於是,他平靜的說道:「跟那個什麼Partner的有關係,對吧。」

「嗯。」阿爾泰跳下床,撿起被他隨便扔在地上的衣服,一件件穿上,並且繼續說下去:「我跟昨天晚上的那個女孩子一樣,都是會使用Partner的人。

「所以你才會擁有這種力量。」

「我的力量跟她比起來,不太一樣。因為我是唯一一個成功與Partner融合為一體的人。」

「……那個Partner,就是昨天晚上看見的那個影子怪物嗎?」

「沒錯。」穿上最後一件外衣後,阿爾泰繞過床鋪,來到窗戶旁邊,伸手拉開窗簾,任由陽光照進室內。

而後他背對著陽光,繼續說道:「所謂的Partner,就是指自己的影子,而跟Partner融合的人,就會被稱做『無影之人』,會得到超越生者的力量。相反的,如果想要力量,卻沒有與自己的Partner融合成功的人,反而會被吞噬,剝奪生命。」

于斌覺得阿爾泰的這些話,都不過是些違背常理的幻想故事而已,但是當他低頭看著阿爾泰的腳下時,卻赫然發現阿爾泰沒有影子。與他同樣站在陽光下的于斌,能夠清楚見到自己的影子,但是阿爾泰卻沒有。

擺在眼前的事實,以及昨天晚上的遭遇,于斌不得不承認阿爾泰所說的話是事實了。況且,昨天晚上他還救了自己,甚至還把昏過去的他帶回家來。

但更令于斌不明白的是,十五年前孤兒院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好吧,我相信你。」于斌嘆了口氣,接受了阿爾泰的解釋,但他卻說道:「不過我接受的只有你剛才所解釋的事情,至於『利恩』已經死亡的事,我是絕對不會承認的。」

「于斌……」阿爾泰看著露出認真表情面對他的于斌,心裡一陣欣喜,但很快的他將這份心情收起來,撇過頭說道:「與Partner融合之後的我,已經不是『利恩』了,現在的我是阿爾泰……」

「如果你不是『利恩』,昨天晚上你就不會來救我,也不會在這十五年之間,默默的在我不知道的地方偷窺我。」

阿爾泰沒有回答,而于斌則是繼續說下去:「對我來說,你是『利恩』,你是我在這個世界上唯一的親人。」

「呵。」于斌發自內心的告白,讓阿爾泰忍不住輕笑出聲來。他將窗簾放下,走到于斌的面前,抬起頭看著比他高出一個身體的于斌,伸出手抱住他,露出安心的微笑。

「不愧是我的弟弟!于斌,現在的你比十五年前更加有男子氣概了。」

這一抱,讓于斌再也忍耐不住心中與阿爾泰重逢的喜悅,他癱軟的跪坐在地上,用力抱緊了阿爾泰的身體,將哭泣的臉龐埋進阿爾泰小小的胸口中,放聲大哭。

現在的這一刻,比起昨天晚上,更像是一場夢。

而阿爾泰也緊緊的抱住了于斌顫抖的身體,把臉頰貼在他的肩膀上面,深鎖眉頭。

「我不會再丟下你的……」

 

 

現在早已經超過了上班打卡的時間,但于斌卻還是與阿爾泰待在房間裡面,完全沒有要出門的打算。對他來說,他成為警察的理由已經不存在了,此時此刻,他只希望能夠多和阿爾泰在一起,畢竟他們之前已經流失掉太多歲月。

同時,他也想仔細問問阿爾泰,十五年前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他手裡端著兩杯冰紅茶,來到側躺在沙發上的阿爾泰面前,把杯子放在桌子上,坐在沙發對面的單人椅,輕啄著杯中的冷飲。

看見于斌一直對他投射出充滿疑問的目光,阿爾泰並沒有覺得不耐。他從沙發上跳起來,盤腿坐著,將手伸入懷中,拿出一條串著三顆玻璃珠的紅線,扔給于斌。

于斌反射性伸出手,一把抓住朝他飛過來的東西,而後將它放在眼前,攤開掌心。

「雖然晚了十五年又一天,但我還是得跟你說一聲啊!于斌。」阿爾泰的臉上堆滿笑容,開心的說道:「生日快樂,恭喜你滿二十二歲了。」

「二十二歲有什麼好慶祝的?」于斌心底十分高興,但嘴巴上卻還是難掩無奈的說著。畢竟自從孤兒院的那件事情之後,他一直都沒有好好慶祝過自己的生日,也都快忘了昨天是自己的幾歲生日。

不過,他還是小心翼翼的將阿爾泰的禮物收進口袋裡。

阿爾泰抿嘴笑著回答:「這是十五年前原本要送給你的禮物,只是晚了些給而已。」

「比起這個,我更想要知道你這些年來完全沒有長大的原因,以及Partner這個東西到底是誰做出來的?你又為什麼會有?」

似乎是明白自己一出現在于斌面前,就必須把事情從頭到尾說清楚講明白,於是阿爾泰一臉平靜的說道:「我也很想跟你解釋清楚,但我沒有辦法告訴你這種鬼東西是從哪來的。」

「為什麼?利恩,難道你到現在還打算瞞著我什麼嗎?」

「不是的。」阿爾泰輕輕搖了搖頭,語氣沉重的說:「因為就連我自己也不知道啊!雖然我這些年來一直嘗試著想要找出這整個事件的背後主謀,但就是查不到。」

這番話,令于斌驚訝的張大了嘴巴,不解道:「背後主謀?難道十五年前孤兒院的失蹤案件,跟這個主謀有關連嗎?」

阿爾泰拿起了桌上的杯子,一口將杯中的冰紅茶一飲而盡後,舔舔嘴唇,無奈的聳著肩膀。他的臉上露出不符合他外表年齡的成熟味道,即便是看似比他還要年長的于斌,也被他認真的態度吸引,乖乖坐著不動。

「嗯。十五年前,有群自稱是什麼機構的傢伙來到了孤兒院,然後用一個奇怪的光線照了我們所有人。結果就開始有人痛苦的倒下、嘔吐,而腳下的影子則是像活著的生物一樣,反過來把那些身體不適的人吞噬掉,剩下的小孩子則是被強制抓走。」

「那個光可以製造出Partner?」

「對。照那些人的說法,那是一種能夠刺激靈魂的光線,可以讓人得到真正的不死。」

「真正的不死……這聽起來太過荒謬了吧!」

「我一開始也覺得這些人腦子有問題,直到他們把剩下的人帶回了實驗室,對我們進行研究,之後又強迫讓我跟我的Partner融合為一體……不過也多虧了和Partner融合,我才真正理解那些人所說的『不死』,全是事實。」

阿爾泰的話,是多麼的不切實際、虛幻,但昨天晚上那個女孩的力量,以及阿爾泰停止生長的模樣,都讓他不得不承認這一切都是事實,並非虛構。

那麼十五年前進入孤兒院的那群人,一定跟警察高層有關,否則這種把小孩當成實驗品的事情,絕對會被媒體罵翻天。又或者媒體裡面,也有知情的人呢?

不管怎麼說,這個背後主謀一定是一個擁有強大勢力的傢伙。

「之後我利用Partner的力量,從那個地方逃了出來。」阿爾泰嘆了一口氣,內疚的低頭看著地板,沉聲道:「如果那個時候我能夠像現在這樣,熟練操控Partner的力量的話,我就能去救其他人了……」

于斌看著阿爾泰對自己自責的模樣,不忍他這樣責備自己,便轉移了話題。

「你從那裡逃出來之後,去了哪裡?」

阿爾泰抬起頭看著于斌,苦笑的搔著頭髮,回答:「你家。但我去了之後才發現,你早就已經搬離那裡了。」

「是我主動跟我父母提議,說要離開那裡。」于斌將雙手交叉放在胸前,向後倒在椅背上面,懊悔著,「早知道就不搬走了,這樣我們可以更早見到面的。」

「喔!你主動跟你父母說出自己的想法?這還真是難得。」

「因為我無論如何都想找到你。」

于斌壓低雙眉,認真的表情寫在雙眼上面,在阿爾泰的眼中,這原本只會跟著他跑進跑出的小孩子,此刻已經變成一個成熟的男人了,讓他不自覺得勾起嘴角,笑了笑。

「我也是,那時候我一直想著跟你約好,要一起過生日的約定,一邊練習著操控Partner的力量,一邊尋找你。直到我發現你每年都會在我們約定的那一天,回到孤兒院來,我才找到了你。」

「所以一直以來,你都住在孤兒院裡?」

「因為我無處可去啊。」

「那你為什麼不出來見我?」

「因為我還有事情得做。不過我都有跟在你身邊,上學、畢業、跟父母吵架、和朋友第一次酒後駕車……」

「最後那個就不用提了。」于斌一想到阿爾泰一直以來都在看著他,然而他卻始終認為阿爾泰還需要他的幫忙,拼命努力的想找出那件失蹤案的種種謎團,就很不是滋味。

現在聽起來,他好像是個笨蛋一樣,完全不知道阿爾泰早就已經在他身邊了。於是他的臉色有些微怒,兩隻眼睛直直瞪著阿爾泰看。

接收到于斌不友善的眼神,阿爾泰只能苦笑帶過。

「你別這麼生氣嘛!我會不跟你見面,是擔心那些人會找你麻煩啊!」

「那麼你昨天晚上又是為什麼出來救我?」

「因為已經躲不下去了。」阿爾泰指著于斌,嚴肅的說:「那些傢伙已經發現你的存在,並且想奪取你的性命--從昨天晚上他們派來的那個女孩子就可以確定。」

「那個女孩是他們派來的?」

「嗯,雖然你可能不太記得了,但那個女孩子也曾經跟我住在同一間孤兒院裡。」

「什、什麼!可是她看起來沒有長大啊……」

「你所看到的那個小女孩,是被Partner包覆之後出現的『假象』,實際上那個女孩子的年紀比你還要大上許多。」

「……不會吧!」

「我不會騙你的。」

這下子于斌可是真的嚇到了,沒想到居然會從阿爾泰的口中聽見這個事實,讓他有點無力的搖搖腦袋,不想繼續追問下去的轉開話題,眨眨眼睛問道:「對了……我都還沒問你,為什麼你現在叫做『阿爾泰』了?」

「那是我被抓走後關起來研究時,那些研究人員給我取的名字。」

「所以那個女孩子才會叫你阿爾泰啊。」

「你還是可以繼續叫我利恩的,或是你想像小時後那樣,叫我利恩哥。」

看著阿爾泰的模樣,即使于斌知道眼前這個人是因為Partner的力量才無法生長,也叫不出口來,於是他毅然決然選擇比較順口的叫法:「我看我還是繼續叫你利恩吧。」

「你這小子--別以為外表比較像大人就可以囂張啊!」阿爾泰忍不住站在沙發上,手插在腰間,對于斌碎碎念著,看起來就像是個發牢騷的爸爸,讓于斌「噗哧」一聲笑出來。

「喂,你幹嘛突然噴笑!這樣很沒禮貌耶!」

「對、對不起,我是看你這樣子覺得很有趣,所以才……」

「什麼有趣啊!根本就像是被詛咒好嗎?」

「可是你得到了長生不死啊。」

「我可不想用這種模樣過一輩子。」阿爾泰無奈的坐回沙發上,抱怨道:「所以我才想找出那些傢伙,好破解這種討厭的詛咒。」

「你不是才從那裡逃了出來嗎?現在居然還想回去。」

「狀況不同啊!當時的我沒有行動力,所以只能先逃出來,再想辦法回去找出恢復的辦法。」

「如果是想找出背後操控這件事情的人,我想應該可以到資料庫去找找看。雖然以前我翻過了很多次相關資料,但那時我就像個無頭蒼蠅一樣,完全不知道該從何找起,不過現在聽你說了這些事情之後,我想我應該能夠以這個線索下去找找看。」

「那你不就得去上班了?」

「是啊。」

阿爾泰抬起頭看了一下時鐘,指著緊貼在一起的指針問道:「現在都已經中午了,沒關係嗎?」

「沒關係。」于斌站起身來,隨手拿起掛在椅背上的外套,側身對著阿爾泰笑道:「因為我部門裡的長官,也都是這樣的。」

「真是輕鬆的部門啊。」阿爾泰用掌心撐著下巴,輕輕勾起嘴角,「那麼我也該出門了。」

「你也要出門?」正在穿鞋子的于斌聽見阿爾泰的話,驚訝的轉過頭去,沒想到阿爾泰卻早已經打開了窗戶,踩在窗檯上面。

于斌還來不及問他要去哪裡,阿爾泰的身影便跳出窗外,消失在他的眼前。

只穿了一隻鞋的于斌愣了愣,好半晌才回過神來,望著開啟的窗戶,無奈的自言道:「真是的……我房間可是在九樓耶!要是被人看見有人從九樓跳下去的話,那肯定會變成頭條新聞的……」

 

 

當于斌走進辦公室的時候,他只看見三個人,而其中一個人,是他的搭檔。他所待的部門雖然掛名是「專門處理一些沒有辦法調查的案件」,但實際上只不過是將這些無法查出結果的案件記錄起來,然後擺放在資料庫裡面發霉而已。簡單來說就是記錄員兼資料管理員。

所以他們部門的人數不多,一隻手就能夠數完。

站在另一個同事身旁的橘髮青年,一看見于斌走進辦公室裡,馬上就停止與對方交談,大步朝著于斌走過來,臉上寫滿著擔憂。

「于斌,你今天好晚喔!」

「我睡過頭了。」

隨便敷衍一下之後,于斌繞過他來到自己的坐位上,從抽屜裡拿出了一串鑰匙後,轉身走向剛進來的門口。橘髮青年見于斌才來不到幾秒鐘的時間,就要離開,忍不住走上前去檔在門口,提起右邊的眉尾,將雙手交叉放在胸口上。

「你又要去資料室了嗎?」

于斌看了他一眼,沒什麼表情。

他一直都不是很喜歡這個人,除了他與自己冷漠的個性相反之外,還給人一種輕浮的感覺,就連和他一起出去執勤,他也幾乎都是在聽他說話,結果剛成為搭檔不到三個小時,他就連他祖宗十八代都知道得一清二楚了。

不過煩歸煩,搭檔的名字和基本資料他還是有記下來的。

這名橘髮青年叫做林辰翰,比他還要資深,是部長從其他部門挖角過來的,雖然外表輕浮、愛玩,但是執勤的時候卻總是一馬當先,是個十足的行動派。聽他說,他是因為父母都是警察,所以才會當警察,說穿了就是家族職業。

對於像他這種完全沒有防備的人,于斌只能為他的天真感到感慨,更無奈的是,他好像挺喜歡黏著他的,只要是上班時間,他幾乎都像個跟屁蟲一樣黏著他不放,就連去上個廁所也要跟。

所以他唯一能夠獨處的地方,只剩下資料室了。

資料室是除了他和部長之外的人,都不能隨隨便便進入的禁地,所以想當然爾,林辰翰只能乖乖的待在辦公室裡。況且調查十五年前的案件這件事,他也必須保密才行。

「不要去啦!你應該還沒吃午餐吧?我跟你說,昨天我朋友告訴我一家很好吃的法式料理餐廳喔!我們一起去吃吧。」

正當于斌想開口拒絕的時候,臉上蓋著雜誌,橫躺在沙發上的人突然開口說道:「恐怕你們沒時間出去吃好料的了,阿斌、小翰。」

親暱的叫著兩人名字的人,頂著一頭亂糟糟的頭髮,任由雜誌從長滿鬍渣的臉上滑落,毫無行向的大打哈欠,轉頭對著已經對他投以怨恨目光的于斌微笑。

「你可別謀殺上司啊!阿斌。」

男人起身坐好,身體慵懶的向前傾斜,兩隻手跨放在膝蓋上面,一臉沒睡飽的樣子。

于斌無奈的嘆了一口氣,將鑰匙收進口袋裡,轉身面對這個男人。

「原來你在啊,部長。」

「晚來的人口氣還這麼大?我這部長越當越沒形象了……」邢尚志用小指掏了掏耳朵,眼皮半垂的看著于斌那張埋怨的臉,繼續說下去:「你今天跟小翰去一下案發現場。」

「……有工作啊。」一聽見邢尚志的命令,于斌忍不住輕輕嘆了一口氣。

真是好巧不巧,平常他們都很閒的,沒想到偏偏在這個時候有工作上門來。

邢尚志將于斌的嘆息聲當成耳邊風,不管他的意願就指著林辰翰說:「小翰,快把你的搭檔帶走吧!別讓他繼續在這裡騙百姓的稅金。」

「是!遵命!」林辰翰立正站好,對邢尚志行禮後,便拉著心不甘情不願的于斌走出去。

于斌任由林辰翰拉著自己走向停車場的方向,再一次嘆息,只不過這次是代表他認命了。

「是什麼案件?」于斌與林辰翰來到了警車旁,一邊拉開門坐在副駕駛座上,一邊朝林辰翰問詳細狀況。

林辰翰遞給他一個牛皮紙袋,並沒有回答他的問題,沉默的開著車。於是于斌便皺著眉頭打了開來,翻閱裡面的資料。

資料上只寫著人名與簡單的基本資料,接著下面一大片空白處,只寫了簡單的兩個字。

失蹤。

于斌忍不住皺眉問道:「失蹤?這種案件不是應該交給當地警察處理嗎?為什麼會派我們部門……」

「因為這個不是普通的失蹤案件啊。」林辰翰趁著在停紅綠燈的時候,伸手把紙袋裡的其他文件全部掏出來,這時于斌才發現,這每一張紙上都寫著相同的內容。

「這、這麼多人都失蹤了?」

「對啊!而且都是在昨天,同一時間、同一地點。」

「怎麼可能!這裡的資料看起來,少說也有二、三十個人耶!」

「所以才會轉到我們部門來啊。」林辰翰笑著說,「看來最近我們可有得忙了呢。」

望著手中厚厚一疊紙,于斌頭疼的揉了揉太陽穴,低聲道:「唉!為什麼偏偏選在這種時候……」

「怎麼了?」耳朵就如兔子般靈敏的林辰翰聽見了他的嘆息,忍不住回頭問著。

于斌抬眼看著他對自己不停眨眼的模樣,轉頭看著窗外。

「開你的車。」

「是、是,前輩--」

「……明明就比我還資深,說什麼前輩。」

「雖然比你資深,但在我們部門裡,我是最菜的啊。」林辰翰笑著說,讓于斌無力的垂下肩膀,不再繼續與他爭辯,將看著風景的視線收回,安靜的翻閱著手中的資料,一直到車子停在一間鐵皮屋前。

「我們到了。」拉起手剎車之後,林辰翰轉頭對于斌說道:「這裡就是那些人失蹤的地點。」

于斌將手中的資料整理好,放回牛皮紙袋裡之後,開門走出車外,而牛皮紙袋就這樣被他隨手扔在坐位上面。林辰翰見到于斌下了車,也趕緊拉打開車門,追上他的腳步。

這間鐵皮屋孤零零的蓋在這個鳥不生蛋的郊區,本來就已經夠奇怪的了,更奇怪的是,鐵皮屋裡面什麼也沒有,空空如也,根本就只有「鐵皮」的外殼而已。

他跨過黃色封鎖線,走入鐵皮屋裡面,抬起頭看著屋頂。原來這個鐵皮屋並不是什麼都沒有,在屋頂上面有著難以計算數量的燈,而且密集的緊貼在一起,就像是恨不得能夠多塞幾個下去一樣。

看見這些燈,于斌想起了阿爾泰說過的話,心裡頓時出現一股不祥的預感。

這些失蹤的人該不會就跟阿爾泰一樣,被那種光照射吧?所以才會在同一時間、同一地點,全部上演了失蹤戲碼。

根據之前的警察所做的筆錄,報警的是一名警察。這名警察在巡邏的時候,遇見了一名疑似神經失常的中年男子,而且還一直口齒不清的嚷著什麼影子的,那名警察想上前關切,但男子卻逃也似的離開了,見狀況不對,那名警察也立刻跟上去。

而追著男子的警察所來到的地方,就是這個鐵皮屋。

當時,這名警察親眼見到鐵皮屋內的人,同時間消失不見。驚嚇之餘這名警察倉皇的逃走,並且將這件事情報告給上級,原本沒有人相信這個警察所看見的事實,皆一笑置之,直到陸續有人打電話報警,他們才發現這個警察說的話是真的。

於是,他們針對這些失蹤人口的家屬進行調查,之後才發現,這些失蹤的人都曾收到一張邀請函,只不過這張邀請函上面已經看不見任何字體,唯一剩下的只有印刷而成的卡片封面。

由於這些邀請函沒有寄件者,也沒有郵戳,從上面也找不到任何嫌疑犯的指紋。於是很快的,這個案件就被列為「無法處理的案件」,然後交到了他們部門手上。

于斌開始覺得,邢尚志是不是故意將這個案件交給他的?因為只有他知道他正在調查十五年前那起失蹤案件。

輕輕嘆一口氣之後,他轉頭看著拿著手中的小本子,不停記錄的林辰翰,說道:「該走了。」

「哎?這麼快?我們才剛到沒多久耶。」林辰翰驚訝的抬起頭來,一臉困惑的看著于斌。

「這裡看起來根本沒什麼好記錄的吧?空蕩蕩的。」

「的確是,不過我真好奇,那些人聚集在這裡做什麼?」

「肯定是有什麼吸引他們的因素在,所以才會聚集在這裡的吧。」于斌走向出口,而林辰翰也收起了手中的記錄本,跟在他的身後,聽他繼續說道:「不過這一切都隨著他們失蹤,而成了謎團,除非能夠回到過去,否則我們根本就無從查起。」

「也是,不然這個案件就不會交給我們部門了。」

「你知道就好。」

于斌看了他一眼,卻因此沒注意到前方瞬間出現的閃光,但走在他身後的林辰翰卻查覺到那一閃即逝的短暫光芒,立刻伸手拉住他的手,帶著他躲入旁邊的陰暗中。

「好痛!」

因為動作太過粗魯,林辰翰的後腦杓直接撞在鐵皮上面,痛得他難過的皺起眉來,不停揉著腦後,而被他拉入懷中的于斌立刻緊張的關切道:「你沒事吧?」

林辰翰愣了愣,隨即開心的露出笑容來。

「這還是你第一次關心我呢--」

「少廢話!」于斌沒心情跟他開玩笑,把他推向角落,自己則是悄悄的拿出了手槍,背靠著牆,一步步接近門口,側眼看著外面的情況。

他的右邊臉頰,出現了一道鮮紅色傷口。

剛才如果不是林辰翰及時將他拉住,他的傷口就不單單只有這樣而已。那個攻擊很明顯的是針對他們而來,雖然不知道是誰,但很有可能就是那個製造Partner的組織派來的。

安靜的外面讓他的心越來越不安。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