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說她是首席仙人這件事情,其實也不是很有把握,基本上來說只是很簡單的推測而已,不過看這女鬼臉上的表情,她應該是沒猜錯。

“看見七煞這麼有精神的樣子,我就放心了。”女鬼笑了笑,一個轉身又從夏悠竹的身旁離開,輕輕一跳,踩在堆滿書卷的桌子上面,揮舞著兩條長長的袖口,向著夏悠竹恭敬的行禮道:“我一直在等著您,竹仙大人。”

「妳在等的人是我,還是前任?」

“是您喔。”女鬼笑彎著雙眸,甜甜的笑容讓人感覺非常安心,看起來就像天真無邪的小孩那般。

但是,夏悠竹卻不懂,為什麼一個早已過世的人會特意在這裡遊蕩,只為等她出現?

她與前任首席完全不認識,連見也沒有見過一面,真要說什麼交集的話,大概也只有收了她的守護獸這件事情而已。

所以對於女鬼說的話,她更加懷疑了。

「妳為什麼在這裡等我?難道說……這裡發生的靈異事件都是因為妳?」

“啊,那是因為等待很無聊嘛,忍不住就和其他人玩了起來。”

「我想其他人應該沒有感受到喜悅,而是害怕。」

“呵呵,我想也是。在那之後就沒有人敢過來這裡了呢,除了松仙大人之外……”

「是嗎。」

早已知道因果有來過這裡的夏悠竹,並沒有很吃驚,在信錦傳遞過來的書信上,因果早已經提過這件事情,但一直到看見女鬼之後,她才明白因果為什麼會要她過來這裡一趟了。

「是妳要求的吧。」她能想到的,也只有這個解釋,於是她便抬起頭來對著站在書桌上的女鬼說道:「是妳讓因果找我過來的,對吧?」

女鬼沉默了會,沒有馬上回答夏悠竹的問題,但她接下來開口說的話,不算是回答,但也間接解釋了她讓夏悠竹來到這裡的理由是什麼。

“我一直想要親自感謝您,竹仙大人。謝謝您願意幫我照顧七煞……”她說著,語調非常輕、非常輕。而她給人的感覺,似乎也在漸漸走調,令夏悠竹的心中瞬間閃過了不安的預感。

才剛這麼想,那扇原本打開的門便瞬間關起,明亮的書房內瞬間變得昏暗許多,就像是外面被夜幕染上一樣,唯一清晰的,就只有站在夏悠竹面前的這抹雪白色身影。

夏悠竹吃驚的張大眼,立刻衝過去想把門打開來,但是門上似乎有一股無形的力量,將門緊緊關住,不管她用拉的還是用踹的,這扇門仍舊紋風不動,像是僵硬無比的石頭一樣。

不打算再浪費力氣的夏悠竹抽出了武士刀,打算將門一刀砍破,但是刀才剛劃下,她就被一陣奇怪的力量給彈了開來,手中的武士刀也因此掉落在地上。

錯愕的夏悠竹張大雙眼,想也沒想過這扇門居然會有這麼強大的力量,忍不住呆愣在那裡,直到她聽見門外傳來了七羅的喊叫聲,才回過神來。

「悠竹大人!發生什麼事情了,悠竹大人!」

「七羅!」夏悠竹迅速撿起了躺在地上的武士刀,對著門扉大聲呼喊著七羅的名字,原想下命令讓牠撞破門進來,但是靜悄悄在她身後飄著的那抹身影,忽然又開了口。

請您待在這裡稍微休息一會吧,等到事情結束後,我會放了妳的。”

「事情結束……之後?妳到底想做什麼……」

夏悠竹僵硬的將身體轉向後方,看著那張仍舊保持著甜美笑容,氣氛卻已完全不同的女鬼,低聲問著。

但是女鬼卻是勾起了嘴角,輕輕一笑,向上飛入天花板消失不見,留下滿臉困惑以及不安的夏悠竹獨自一人,待在這昏暗的書房之中。

不知道為什麼,女鬼的話讓她非常不安,而她所謂的「結束」代表的究竟是什麼,也讓她的內心忍不住顫抖、害怕,彷彿有什麼重要的東西就要被奪走一般。

忽然,她想起了不知道跑到哪裡去的施狼,瞬間瞪大了雙眸。

「……該、該不會……」

「悠竹大人!」

沒聽見夏悠竹聲音的七羅,仍然在門外大聲喊著她的名字,頓時讓夏悠竹拉回了思緒,立刻轉頭對門外的七羅說道:「七羅!立刻去找施狼!」

「可是您……」

「我會自己想辦法離開這裡的,你先去把施狼找出來!」

「我、我知道了。」

也許是因為聽見夏悠竹的聲音非常著急的關係,七羅不再強求著要待在夏悠竹身邊,而是聽從她的命令,立刻去尋找不見人影的施狼。

而待在書房內的夏悠竹,則是將武士刀收回到雪白色的刀鞘中,抬頭環伺著書房四周,眼神不安的顫抖著。

「因果,這才是妳讓我來這裡的真正目的嗎。」

現在她總算有些明白了因果的意思。

 

“悠竹,我知道妳急著想去把雙葉竹找回來,但在這之前,有件事情是妳必須知道的。以前我曾回過境外一次,在那裡遇見了能夠讓妳知道真相的人,所以妳醒來後,先去境外找那個人,到了那裡,妳就會知道為什麼千娘會想奪取雙葉竹了,連同十年前所發生的事情一起……

這回帶著施狼一起去吧!這樣妳就會知道他究竟適不適合待在妳身邊了。”

 

因果要她見的人,就是化身為靈魂的前任首席仙人,而現在開始,才是因果真正要她知道的「真相」吧!

那個埋藏在十年前,除了擁有天眼之力以外的人,沒有人知曉的「事實」。

但是在這之前,她還得先想個辦法離開這裡才行。

夏悠竹嘆了一口氣,抬頭看著這間昏暗的房間,低聲自語道:「看來除了使用仙術之外,沒有其他辦法了……呢。不知道以我的程度能不能順利衝出去啊。」

雖然對於自己的仙術實在沒有什麼信心,但夏悠竹卻還是攤開了手掌,將掌心面向門口。

瞬間,房門旁邊的牆壁被粗大的水柱衝破,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洞口,夏悠竹就像是在指揮一樣的揮手操控水柱行進的方向,讓它在房間屋頂上繞了一圈後,撞破另外一邊的牆壁出去,回到了走廊外的那片池塘之中。

夏悠竹苦笑地搔著頭,看著左右兩個大洞,無奈地說:「啊哈哈哈哈……看、看來我的操控技巧還是糟糕到了不行……」

 

第五集試閱結束~

, , , ,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