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來沒想過自己能夠看得見「鬼」的夏悠竹,並不是很害怕,反而比較驚訝。原本她的膽子就比較大,也許是因為從小學習劍術的關係,她早就習慣了「心靜如水」,對什麼事情都不太有反應。

但是七羅卻是格外冷靜的從夏悠竹的手臂上面下來,盤起身體,高高抬起頭來,注視著這扇門。

即使七羅沒有開口說什麼,夏悠竹卻能夠感受到牠的悲傷以及對首席仙人的懷念,那是她無法給予七羅的東西,是怎麼樣也無法讓七羅釋懷的過去。

她明白七羅不想進入這個房間,便對牠說道:「你在外面等著吧,我進去看一下就好。」

「……是。」

意外的,七羅並沒有要跟隨她的打算,而是選擇乖乖待在外面等待夏悠竹回來,如此便可以確認七羅有多麼不想進入這間房。

於是夏悠竹便獨自推開門,走了進去。

房內不大,卻擺著滿滿的書卷,與其說是房間,不如說像是辦公用的書房。但是,明明應該已經許多年沒有人進入的地方,卻沒有累積任何灰塵,一切都像是全新的那般,甚至連汙點也看不見。

她隨意逛著房內,將注意力放置在書架上那些書卷上面,當她想隨便拿起其中一卷來看的時候,旁邊的書櫃忽然掉下了另一卷書,將她的注意力拉了過去。

收回原本想要拿那卷書的手後,夏悠竹蹲下身來,撿起掉在地上的那卷書,沒想到她的手才剛觸碰到書卷,她的腦海中便瞬間閃過許多畫面,像是強行灌入她的腦袋裡一樣,讓她頓時難受的將手掌往地面一貼,痛苦的垂下頭來。

「嗚嗯……」

「悠竹大人!」

沒想到夏悠竹會忽然臉色蒼白的倒下來,原本在門外等候的七羅立刻衝入房中,來到夏悠竹的身旁,擔憂的用舌頭輕輕舔舐著她的臉頰。

「悠竹大人,您沒事吧?」

七羅擔憂的聲音,傳入了夏悠竹的耳中,讓她稍稍恢復了一些意識,勉強的將蒼白的臉轉過來面向牠,苦笑道:「沒……沒事。」

但是看著夏悠竹滿頭是汗、臉色蒼白的模樣,七羅再怎麼樣也不認為她「真的沒事」,於是便立刻說:「我帶您回去!您果然不該來這裡的!」

說完,七羅便挺起身體,狀似要變回原來的模樣,帶夏悠竹回夏瓔宮去,但卻被她趕緊伸手阻止了下來。

「我沒事的,七羅。別緊張。」

「看您的臉色不像是沒事啊!」

「你別擔心,我只是沒有站穩腳步而已。」

「可、可是……」

明白自己說的話只不過是在牽強,但她還是不希望讓七羅擔心,自行扶著書架重新站起身來,但手掌還是緊貼在發疼的額頭上面,皺緊了眉頭。

那瞬間,就好像有許多畫面一樣的跑進了她的腦海裡,讓她一下子被強行灌進了許多記憶,只不過,都只是閃著片段畫面,說起來她也沒有真正看清楚那些畫面是什麼模樣。

當夏悠竹從口中呼了一口長氣,正覺得腦袋沒有那麼暈眩的時候,抬起頭來重新注視著那卷躺在地上的書卷。

然而,這回她見到的不單單只是那卷書。

還有一個全身雪白、透明,將食指貼在嘴唇上面,俏皮的眨著一隻眼睛,要她安靜別出聲的「透明人」。

這回她可不能冷靜了,完全不能!

她睜大著眼睛跟嘴巴,完全無法把視線從這個白色的人影上面挪開,這個人……不,應該說是「鬼」,不就是她剛才看見的那個白色影子嗎!

可是這個鬼魂正在俏皮的對她微笑啊!

「悠竹大人?」

七羅貌似看不見那個鬼,只見到夏悠竹臉上突然變化的許多表情,忍不住又擔心起來,開始打起回去的念頭。

「我看我們還是回去吧,悠竹大人。您的臉色看起來真的很糟糕。」

「啊,我、我沒事……」

夏悠竹雖然在跟七羅說話,但眼睛卻是緊緊盯著那個鬼看。

不知道是不是看習慣的關係,她漸漸能夠看清楚這個鬼的模樣了。

鬼對她比著手語,看起來手忙腳亂的樣子,還到最後已經不只是「手語」了,而是直接站起來在旁邊轉圈圈,完全是用「身體語言」在跟她溝通。

雖然這樣看起來很好笑,但夏悠竹多多少少還是能夠理解她的意思,就連她自己覺得這樣就能看懂那個鬼想表達些什麼的自己,有些不可思議。

「七羅,你去外面等著,順便替我把施狼的位置找出來。」

剛剛一直都在盯著這間房發呆的七羅,早就已經忘了要去找施狼這件事情,不過比起去找那隻笨狼,牠更關心的是夏悠竹的身體狀況。

牠猶豫的抬起頭來看著夏悠竹,張開口,想說些什麼,但夏悠竹卻又壓低了聲音,嚴肅地對牠說道:「快去,七羅。」

「……是……我、我知道了。」

縱使內心百般不願,七羅最終還是乖乖聽從了夏悠竹的命令,離開了房間。一直到可以確定七羅沒辦法聽見房間裡的聲音後,夏悠竹這才深深嘆了一口氣,回頭對著已經開始學芭蕾舞動作跳舞的鬼魂說道:「好了,我已經照妳的意思支開牠了,前任首席。」

聽見夏悠竹這麼說之後,鬼魂這才停止跳舞,蹦蹦跳跳地來到她的面前,兩眼散發出閃閃光芒,狀似崇拜地看著她。

“啊,您果然看得懂我想說什麼。”

「妳既然能夠開口說話的話,為什麼還要花那麼大的功夫跟我比手畫腳。」

夏悠竹的聲音有些僵硬,與興奮不已的她有著很明顯的差距,但是鬼魂卻還是嘻嘻笑著,看起來很開心的樣子。

現在鬼魂的模樣已經更加清晰了,所以夏悠竹看得出來,這個鬼魂是個女鬼,而且還是個非常可愛、漂亮的女鬼,只不過當時她還沒有立刻聯想到這個女鬼的身分,而是在看見她有意要她支開七羅的時候,才赫然想到。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