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子仙人大人,我們桃源境的仙人,是會各自在『境外』中建立自己的區域,而您當時到的地方,應該是『境外走廊』,是通道。然而『境外』中只有一處是特別的,那就是仙人們聚集的地方。」

「你是說那個白色的空間是仙人世界中的街道嗎?」

「如果以您那邊的世界來思考的話,是這樣沒錯。」

「那麼你說的仙人聚集的地方,又是在哪?」

「是,桃源境的仙人每個月固定會在那裡聚集一回,向首席仙人報告這一個月以來發生的事情,之後首席仙人會再將這些消息整合回報給六仙大人們。」

聽完熊貓的解釋後,夏悠竹總算對這個古怪的名詞有了點初步認識,但是她還是不太清楚為什麼因果會在書卷中提起這個地方,並且要她去一趟。

更重要的是,因果還留下了那麼一句讓她在意的話──

 

“到了那裡,妳就會知道為什麼千娘會想奪取雙葉竹了。”

 

「果然還是只有走一趟了嗎……」

「咦?竹子仙人大人,您真的要去那裡?」

熊貓看起來還是有些擔心,似乎不太願意讓夏悠竹去那裡。

但是夏悠竹也只能聳著肩膀,無奈的說:「因果已經勾起了我的好奇心,而且,如果那裡真的有關於千娘以及雙葉竹的事情的話,就算再危險我也得跑一趟。」

「可可可、可是……」熊貓不停顫抖著身上的肥肉,臉色蒼白的說道:「現在那裡已經沒有人敢靠近了,因、因為那裡聽說鬧鬼……」

「鬧鬼?」沒想到居然會聽見熊貓這麼說,夏悠竹這回倒是有點傻了,不過她本來就不是那麼害怕幽靈或鬼怪的人,自然無法理解狂抖不已的熊貓是什麼樣的心情。

「打從十年前,千娘在那裡大肆殺虐仙人之後,就一直有人目擊到怪事發生。沒有人的房間裡傳來古箏的聲音、書信裡的文字會變成人的笑臉,還有一直會感覺到有人在你耳邊說話的聲音──」

熊貓越說越害怕,那張臉已經快要變成青色的了。

不過,盡全力想阻止夏悠竹前往那裡的牠,似乎沒有因為這樣而讓她怯步,相反得還勾起了夏悠竹的好奇心。

「喔?挺有趣的嘛,感覺很像是校園怪談。」

「一點也不有趣啦!竹子仙人大人!」

「無所謂,你可以不用跟。」夏悠竹很爽快的說著,「我會讓七羅還有施狼陪著我去的,你只要待在夏瓔宮裡繼續等待因果和萊特他們送來消息就好。」

「可可可、可是竹子仙人大人──」

「別擔心,應該是不會有危險的才對。既然因果也是想讓我休息的那個人之一,那麼她就不會讓我去太危險的地方才是,你大可放心。」

「問問問問問題不是這個啊!」

「那你的問題是那些幽靈還有靈異現象嗎?」

「當然是啊!竹子仙人大人,那那那、那些是很可怕的東西啊!」

「你想太多了。」夏悠竹看見熊貓嚇得口齒不清,要從白轉青的臉龐,忍不住笑著說道:「要是那裡真的沒什麼人敢靠近的話,就不會有什麼危險,所以你就別擔心了,沒問題的啦。」

「可可可……」

「我是照著因果的指示過去那看一看而已,大不了花上幾個小時就回來,又不是一去不回。」

「可是竹子仙人大人,您才剛醒過來沒多久啊!因果大人也說過要您多休息的。」

「但這可是因果的意思喔。」

「請、請您讓我去跟因果大人說說,讓她寬容幾天吧!」

「只怕沒有時間再繼續浪費下去了。」

夏悠竹恢復了嚴肅的表情,沉著臉說道。

只要雙葉竹一天沒有回到她的手上來,她就沒辦法安心靜養,即使拖著這受傷的身軀,她也想要趕快把雙葉竹奪回來。

直到這時她才忽然發現到,原來雙葉竹不在身邊,竟然會讓她這麼不安。

她是不是,太過依賴那根竹子了?

「你就乖乖待在夏瓔宮等我們回來吧,這是命令,洛珂。」

夏悠竹難得會直接呼喚熊貓的名字,這聲命令,頓時讓熊貓完全無法反駁,即便內心裡有再多的話想要說出口,可是到了喉嚨後,又只能無奈的嚥回去。

「……我明白了,那麼竹子仙人大人,請您務必要小心行事,別亂來啊。」

「我會注意的啦。」見熊貓終於放軟了態度,夏悠竹便朝牠輕輕一笑,表示明白,隨後便往窗外呼喊自己的寶貝守護獸:「七羅!」

聽見夏悠竹的聲音,七羅立刻捲著長長的身軀從窗外探入房中,夏悠竹將手放在牠的頭上輕撫著,對牠說道:「你以前是首席仙人的守護獸,對於境外應該很了解吧?我要去那一趟,要麻煩你帶路了。」

「境外?」聽見這件事,七羅也不免吃驚的張大了眼,但是當牠看見一旁的熊貓對自己點頭給予暗示後,七羅這才收起驚訝的表情,答覆著:「是,我明白了。」

這兩隻動物交換眼神的瞬間,夏悠竹都看在眼中,她知道他們都是為了自己好,便也不出聲,將手掌從七羅的頭上收回。

下一秒鐘,七羅的身體發出光芒,變成如青竹絲那般大小的小蛇,捲縮在夏悠竹的脖子上面,當她的圍巾。

同時間,夏悠竹還輕推著施狼,將睡夢中的他喚醒。

「施狼,醒醒。不然我要丟下你囉。」

一聽見夏悠竹的聲音,施狼頓時豎直耳朵,馬上從床上彈了起來,但是凌亂的頭髮以及嘴角掛著的口水,完全把他還在夢遊中的狀態表現得一覽無遺。

還沒睡醒的他眨眨眼睛,看著夏悠竹的笑臉。

「唔嗯……要、要吃午飯了嗎?悠竹大人……」

「讓熊貓幫我們帶便當吧。」夏悠竹輕輕的拍了拍施狼的臉頰,讓他稍微清醒些之後,繼續說道:「我們要準備上路了。」

「上路?悠、悠竹大人,妳身上的傷還沒痊癒,要去哪?」

「放心,不是什麼危險的地方啦。」

夏悠竹輕鬆的對施狼說著。

看著他傻氣的模樣,夏悠竹的笑容顯得有些無奈。

 

“帶著施狼一起去吧!到時候妳就會知道他究竟適不適合待在妳身邊了。”

 

她想起了因果在書卷上面留下的另外一句,讓她好奇的話語,然而看著這張為她擔憂的傻氣臉龐,實在有些猶豫。

猶豫著,是不是該去知道施狼的過去……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