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來自因果的指引

 

或許是因為放鬆了心情以及心裡的擔憂,施狼捲成了一顆白色圓球,縮在夏悠竹的床上呼呼大睡著,而夏悠竹則是坐在靠近窗戶的那一邊,望著窗外的天空發呆。

現在在她的腦海中,全都是醒來之前夢到的那個白色世界。

她知道,那時雙葉竹一定是想跟她說什麼,所以才會出現在那裡的,但是她卻什麼也沒有聽見,就醒了過來,心裡只剩下從雙葉竹那裡傳來的悲傷。

從沒想到自己竟然會因為受傷而昏睡整整三天的時間,也沒想到千娘竟然會趁著她昏倒的時候,將雙葉竹奪走,這麼看來,她那時刻意要見她的真正目的,應該就是從她的手中奪走雙葉竹吧。

但是為什麼?

雙葉竹究竟有什麼特別之處,讓千娘這麼想要得到他。

她回頭看了一眼因為安心下來而熟睡著的施狼,伸手輕撫著他那又大又雪白的尾巴,忍不住露出笑容來,就像是個疼孩子的母親一樣,然而她也同時注意到了那走入房中的矮小毛球。

「竹子仙人大人──您能乖乖地待在房裡休息真是太好了──」

熊貓看見夏悠竹果真如自己所說的那樣,乖乖的在房裡養傷,就讓熊貓感動得一把鼻涕一把淚,只差沒有撲過去抱住她了。

因為知道夏悠竹受傷的關係,熊貓一直都很聽話,沒有飛撲過去衝撞她,這也讓夏悠竹難得對熊貓有了好印象。不過話說回來,若不是熊貓被百花園的人抓走,事情恐怕也不會變得如此,但夏悠竹很清楚這件事情不能責怪熊貓,因此她什麼也沒提。

在從屋頂上摔下來、被施狼救了之後,熊貓就又哭又笑的跑到他們面前來,歡喜的看著醒過來的她,還不忘催促施狼把她帶回房裡休息。

由於擔心她又跑去找千娘,因此熊貓還特意要施狼待在房裡看著她,但沒想到施狼卻反而卻呼呼大睡起來,活像是好幾天沒睡過。

熊貓看見施狼睡得香甜的模樣,並沒有指責,反倒露出了安心的笑容來。

「竹子仙人大人,施狼一直到您醒過來之前,都沒有闔過眼喔。」

「……是嗎。」

施狼的反應,並不難猜測,加上她對於施狼的個性也算是熟悉,知道這個向來把她放第一的傻瓜,肯定會乖乖守著她,但一方面她也為他心疼。

熊貓看著夏悠竹眼中的心疼,並沒有說什麼,舉起了手中的竹子,向空中一點,在半空中揚起了一陣漣漪後,白橘色的信錦便從漣漪中游了出來,繞著夏悠竹轉來轉去。

直到夏悠竹將手掌心向上攤開來之後,那隻信錦才游到了她的手掌心中,變成了一個書卷。

這古風古味到只有在故宮博物館裡才看得見的東西,現在正靜靜地躺在夏悠竹的手上,而且不知道為什麼,光是觸碰到它而已,夏悠竹就能馬上知道是誰送來這隻信錦的。

她回頭瞄了熊貓一眼後,才將書卷上的紅色細繩解開來。

書卷是因果送來的,不過這並不是剛剛才送到的書信,而是早就打算在她醒來之後拿給她的,開頭的第一句就已經說明了這一點。

因為是因果的關係,所以夏悠竹並不意外,畢竟她是有著天眼之力的仙人,只要是在這桃源境裡的事情,沒有能夠瞞過她的,但是只有她的事情除外,所以因果才會用這種方式與她聯繫。

畢竟連因果也不知道,她會在什麼時候醒過來。

「竹子仙人大人,雙葉竹的事情請您別擔心,因果大人以及萊特大人已經在替您調查這件事了,就連角走大人也說過會盡力協助您。」

「角走嗎?可是我剛剛見到他的時候,他看起來不太是想要幫助我的樣子。」

「您誤會了,角走大人足不出戶,就算是有天大的事情發生,也不會讓他離開頤園居,然而現在那位大人卻因為您而留下妻子,離開頤園居,這就是最好的證明。」

「……如果他是站在我這裡的,那我倒還能安心些。」夏悠竹有些心不在焉地說著,對於角走這個人,她知道的並不多,所以她也只能盡量靠著對他僅存的一些信任,來與他相處。

她看著因果寫給她的這封書卷內容後,對其中一個詞感到好奇,便對熊貓問道:「對了,你知道什麼是『境外』嗎?」

「境……境外……」聽見夏悠竹的問題,熊貓頓時一愣,馬上就著急的回答道:「竹子仙人大人,境、境外是……是因果大人在信中提及的事情嗎?」

「嗯,她說如果我想奪回雙葉竹的話,就必須去境外一趟。這個境外在哪裡啊?聽起來好像不是地名的樣子。」

「那、那個是……」熊貓用力嚥下口水,看起來不太願意回答,躊躇許久之後,才小小聲的回答道:「您曾經去過那裡,竹子仙人大人。」

「曾經去過?」夏悠竹怎麼想都沒想過,自己去過這個叫做「境外」的地方,但是看見熊貓緊張的模樣,又不像是在騙她,便皺起了眉頭來,將手中的書卷重新捲起來。

書卷在捲起後又變回了信錦,一扭身體從夏悠竹的手掌心裡溜了出來,鑽入半空中消失不見,只留下幾滴水珠。

而後,熊貓便繼續解釋道:「『境外』是我們桃源境之外的空間,也就是仙人們居住的地方。竹子仙人大人您還記得以前您曾經協助過野民一族,重新灌溉神木的事情嗎?」

「嗯,記得。」

「當時您進入的地方,就是『境外』。」

「那個什麼都沒有的世界就是仙人居住的地方?」

想起當時的情景,便忍不住睜大眼睛,露出驚訝的表情來。

她怎麼樣也沒想到過,當時她所進入的那個空白處,竟然就是仙人居住的地方。原以為仙人居住的地方應該跟夏瓔宮差不多,卻沒想到會是什麼東西也沒有的白色世界。

所謂的仙人,究竟是什麼……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