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男人三天前來到夏瓔宮,和松仙人大人以及梅仙人大人討論後,就一直待在夏瓔宮中。」

「他是在等我醒來嗎?」

「或許是。」施狼再一次把頭轉回來,這回,他露出了輕鬆的笑容,就像是平常那樣,對著夏悠竹傻傻笑著說:「啊,兩位六仙都已經各自回去了,不過離開前他們有吩咐過,不管悠竹大人什麼時候醒來,都必須好好的待在夏瓔宮裡休息,一直到妳完全恢復為止。」

「不行!我必須去把雙葉竹搶回來。」

「可是身為悠竹大人的守護獸,我必須以悠竹大人妳的身體狀況為最優先。」

「我沒事。」夏悠竹不打算再繼續跟施狼爭吵,直接走向他,繞過了他的身邊打算離開,但是施狼卻在這時候拉住了她的手腕,讓她停下腳步。

「悠竹大人,妳知道從妳受傷之後,已經過了幾天的時間了嗎?」施狼用著沉重的語氣對她說著,與以往她記憶中那個傻里傻氣的施狼完全不同。

這一瞬間,夏悠竹彷彿覺得身旁的這個男人不是她認識的那個男人。

那個傻氣雖然可愛、人好到讓她想吐血的施狼,與身旁這個男人完全不一樣,即便那張臉還是原來的他,但卻已經覺得自己漸漸不認識他了。

她困惑的回頭望向施狼的臉,見到他用著痛苦的表情看著自己,不禁微微一愣。

「已經三日了,悠竹大人。從妳受傷之後,足足過了三日的時間,但這樣還不夠,妳被千娘傷得很重,要是不好好養傷的話,這樣過去找她只是去送死而已。」

「三……三日?我睡了這麼久?」

她沒想到自己竟然一口氣睡了三天,這狀況讓她不禁睜大了眼,但她內心擔憂的,卻不是自己的身體狀況,而是雙葉竹。

既然她已經昏睡了三天,那就表示雙葉竹已經在千娘的手中三天的時間,這讓她不免更加擔心起來。

「雙、雙葉竹不知道怎麼樣了……」

「別擔心,千娘是不會對雙葉竹做什麼的。最多的話也只是把他當成人質,現在能夠確定的是,在妳去找千娘之前,雙葉竹都不會有事。」施狼語氣肯定的對她說著,不管是說話的口吻,還是現在這張出現在夏悠竹眼前的認真表情,都不是施狼原本應該有的。

夏悠竹下意識地甩開了施狼的手,往後退了三步,就像施狼剛才想與她保持距離一樣,遠離了他。

被夏悠竹甩開手的施狼,臉上流露出了寂寞的痛苦,但他卻沒有抬起腳步靠近夏悠竹,也沒有勇氣去看她現在是用什麼樣的表情在看著自己。

將拳頭緊緊握起來之後,施狼繼續說道:「總之,妳繼續安心在夏瓔宮裡養傷吧。千娘那邊已經由另外兩位六仙去做調查了,如果有什麼消息,他們會讓信錦來傳遞的。」

那語氣是痛苦的,像是要哭出來一般悲傷,但施狼卻強忍內心的難受,笑著瞇起了雙眸,回過頭來對夏悠竹笑著說:「……悠竹大人,我已經……沒有資格待在妳的身邊了。」

聽見施狼這麼說,夏悠竹頓時驚訝得張大了眼眸,立刻將那飄走的心思拉了回來,伸出手來走上前,想要重新拉住施狼的手。

但是,卻撲了個空。

施狼往後退著,將兩手放置在身後,搖了搖頭。

「悠竹大人,不要讓汙穢的我玷汙了妳的純潔。」

「你在說什麼啊!不許你這樣說自己!」

夏悠竹氣憤地對施狼大聲說著,但是施狼卻像是下定了決心,強忍著不讓眼眶裡打轉的淚水流下來,對夏悠竹微微一笑。

「我想起來了,悠竹大人。雖然不是所有的事情,但是千娘的操魂香卻喚起了我的記憶……那是我最不想想起的事情。」

「難道說她當時使用操魂香,目的是為了讓你恢復記憶嗎?」

「我不知道,悠竹大人。我真的不知道。」施狼用力的搖著頭,聲音越來越沙啞,只差那麼一步,淚水就要落了下來,「但是,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寧可永遠當個什麼都不知道的大笨狼,至少這樣我還能夠待在妳的身邊……」

施狼的話向是在對自己道別,這讓夏悠竹更加緊張起來,她馬上又往前走了幾步,想要再一次拉住施狼的手,但卻總是被行動敏捷的他閃了開來。

他越是閃開,她就越想要抓到他。

若是現在不抓住施狼的手的話,她總覺得施狼會這樣從她的面前消失。

「你給我站著不要動!」

「不行,悠竹大人,請妳不要碰我!」

「以前總是喜歡黏著我不放的你,現在有什麼資格叫我不要碰你!」

夏悠竹氣急敗壞的對施狼吼著,動作也加快了許多,但是另一方擔心夏悠竹會因為這樣而拉扯到傷口的施狼,卻面有難色地看著她,最後用力一躍,向後跳到了屋頂上去。

站在底下的夏悠竹抬起頭來,咬著牙,沒打算就這樣讓他輕鬆的從自己手中逃走,縱身一躍,跟著追上了屋頂。

兩個人像是在玩老鷹捉小雞一樣,在屋頂上面繞著圈圈,一個拼命閃躲,一個則是拼命想抓住對方。

剛恢復體力的夏悠竹很快的就感到疲倦,不久便已經氣喘吁吁、滿頭是汗,結果一個不小心沒踩穩,腳一滑,就這樣從屋頂上掉了下去。

「哇!」

「糟……悠竹大人!」

施狼沒想到夏悠竹會摔下屋頂,一時間什麼都沒想,立刻轉身伸出了手,拉住她的手臂後,緊緊將她的身體摟在懷中,安穩地蹲在地上。

一想到夏悠竹剛才很有可能會摔傷,施狼就忍不住伸出手保護了她。

他慢慢地抱著夏悠竹的身體站起來之後,原想低頭詢問夏悠竹是否無恙,但沒想到卻反而被夏悠竹伸出雙手,用力的打在左右兩側的臉頰上面,嚇得他張大了雙眼。

夏悠竹皺緊眉頭,氣憤地對他說道:「說什麼會玷汙我,結果還不是救了我!以後不許你隨便說那種貶低自己的話!」

被夏悠竹打紅臉頰的施狼眨了眨眼,無意識之下,淚水已經滑過臉頰,落了下來,就連施狼自己本身也沒有注意到。

他只是傻傻的,用著近乎快要聽不見的沙啞聲音,向夏悠竹問道:「悠……悠竹大人……可是我……」

「沒關係的。」夏悠竹對他露出了笑容來,伸出手摸了摸他的頭髮,再用手指拭去了他眼角上的淚水,「你是我的守護獸,不管怎麼樣,我都會站在你這邊的。」

施狼沒有止住淚水,將臉完全埋入了夏悠竹的胸口上面,無聲的啜泣著。而夏悠竹只是輕輕撫摸著他的頭,像是個寵愛孩子的母親一樣,用雙手抱住了他的頭,掩蓋住他哭泣的聲音。

一直待在旁邊觀察著這一切的七羅,知道這兩人之間沒有自己介入的餘地,便悄悄地轉身離去,卻正好碰見了同樣在關注那兩個人的熊貓。

他們很有默契地看了對方一眼,露出了笑容來。

「我原以為施狼的存在會對竹子仙人大人造成威脅,但如今看來,我似乎錯了。」熊貓毛茸茸的爪子上,抓著一根竹子,雖然看似悠閒地坐在雲朵上面,但此時卻能夠感受到牠那身為仙人的架式。

可是七羅卻是垂下了頭,與熊貓有著不同想法。

「若真是這樣,那就好了……」

牠低語著,希望事情能就這樣朝著好的方向前進,但牠知道,事情絕對不會只有這樣而已。

千娘刻意讓施狼恢復記憶,是有什麼計畫的吧!那個人做事絕對不可能沒有理由,就像她奪走雙葉竹,以及設計百花園主那樣。

先是恢復施狼的記憶,而後又奪走雙葉竹──

千娘真正的目的,究竟為何?

那才是保護夏悠竹的他們,必須應該要調查出來的。

 

待續~

, , , ,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