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家中有狼初成長

 

千娘的笑容,在夏悠竹的眼前揮之不去,但是當她睜開雙眼的時候,見到的卻不是千娘,而是那一大片的白色空間。

在她腳下踏著的地方,揚起了一圈圈的漣漪,仔細一看之後才能發現,原來她站著地方並不是什麼都沒有,而是有著一層薄到看不見的水面。

她不是站在什麼東西都沒有的地方,而是站在水面上。

這個熟悉的地方,讓夏悠竹微微垂下了眼簾,伸手扶住了自己劇痛欲裂的頭,皺緊了眉頭。

「唔……我怎麼會在這裡……」

她記得自己原本應該在百花園跟千娘戰鬥才對,可是之後的記憶卻是一片模糊,不管她怎麼努力想,就是想不起來,越是去想,腦袋就越發疼痛,讓她只好直接放棄,讓自己免受頭痛之苦。

在這個白色的空間裡,什麼都沒有,但夏悠竹對這裡卻不陌生,因為之前她也曾經被雙葉竹帶來過這個地方,可是她已經不記得這裡是什麼地方了。

她抬起腳來,輕輕踢了一下腳底下的水,一步步慢慢往前走著。

「雙葉竹,你在哪啊?又把我拐到這個地方來就代表你有話想跟我說吧,既然如此就趕快給我出來,別再跟我玩躲貓貓了。」

雖然她這麼說著,但是這個白色空間裡卻只有迴盪著她的聲音,雙葉竹的身影並沒有出現,她就像是被完全孤立在這裡一樣,孤單又無助。

往前走了一小段路後,夏悠竹見到身旁的景色還是沒有變化,雙葉竹也沒有因為她的呼喚而出現,只好長嘆一口氣,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的停下腳步來,站在原地四處張望著。

忽然間,她的背上傳來刺痛感,讓她忍不住咬牙抱緊了身體,微微的向前彎下了身軀,那原本想不起來的事情,漸漸回到她的腦海中來。

「痛……對了,我被千娘砍傷了……」

她將手往後一伸,下意識地想要去觸碰背上的傷口,但是卻有一隻手比她還要快的覆蓋在她背上的傷口上面,讓她的手頓時僵硬的停在原處,整個人像是傻掉一樣的呆愣在那。

那手掌心裡傳來的溫暖,讓她忘記了傷口的疼痛,慢慢地回過神來之後,她立刻轉過身去,想看看這隻手的主人是誰,但是才一轉身,那隻手就消失不見,當然,在她的身後也是一片空白,什麼人都沒有。

「……雙葉……竹?」

夏悠竹只能這樣呆呆的楞在那裡,口中低喃著雙葉竹的名字,但是卻得不到任何回應,即便如此,她卻還是感覺像是有人站在她的面前一樣。

這裡不是只有她一個人。

不知道為什麼,她的內心裡非常確信這個想法是對的。

「雙葉竹,你在這裡嗎?」她不斷重複問著這句話,可還是沒有任何的回音,這讓她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真的想太多了。

但是在這個時候,她卻感覺到剛才那隻觸碰她背後傷口的手掌心,輕輕地放在自己的右邊臉頰上,讓她驚訝得張大了眼睛,立刻伸出手來碰著自己的右邊臉頰。

當她一把手放在自己的臉頰上之後,她的眼前漸漸出現了一個模糊的身影,像是畫面不清楚的電視一樣,滿是雜訊,即便如此,夏悠竹也還是能夠馬上認出這個人是誰。

而那放在她臉頰上面的手,也清楚地感覺到了他的存在。

「雙葉竹!果然是你!」

「……悠……」

畫面不清楚就算了,連說話的聲音都聽得不是很清楚,這讓一直以來跟雙葉竹在一起的她感到非常不安,就像是失去了很重要的東西似的。

她緊緊抓住了那隻手,緊張地說道:「這是怎麼一回事?雙葉竹,你為什麼會變成這樣?難道是角走他對你做了什麼……」

「……離……開……」

「離、離開?你在說什麼啊,我不是答應過你,要成為竹子仙人待在這裡嗎!」

「……我……」

雙葉竹的身影越來越模糊,夏悠竹緊握住的那隻手也漸漸消失不見,但是雙葉竹卻看起來很痛苦一樣地將臉靠近了夏悠竹。

第一次像這樣注視著雙葉竹的她,不知道為什麼,有種想哭的感覺,她抬起了頭來,仰望著靠近她的雙葉竹,在兩人的雙唇快要觸碰到的瞬間,她閉上了眼。

淚,流了下來。

但是面前那模糊身影的雙葉竹,卻是已經完全透明化,消失在她的面前。

在那之後夏悠竹睜開了眼睛,發現自己正將手高高的伸向天花板,而自己則是躺在床上,讓淚水沾濕了臉龐。

她趕緊把手收回來,用手背擦著臉上的淚水。那個夢實在太過真實,讓她有種像是失去了什麼東西般的痛苦感受,下意識地,她將手往放在床旁邊的白色武士刀伸過去,將它抓了過來。

然而,應該掛在刀柄上的水晶竹子,竟然不見了。

「什──痛!」

沒見到自己的仙器,夏悠竹吃驚得從床上彈了起來,完全忘了自己的背上還負著傷,痛得她趴在床上,用手扶著自己的背,難受不已的在床上顫抖著身軀。

但她卻還是緊緊握著手裡的白色武士刀,小心翼翼地挪動身體靠近床邊,將雙腳放在地上,確定踩穩了之後才站起身來。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使力的關係,抽到了背上的傷口,痛得讓她緊咬下唇,虛弱地扶著旁邊的柱子,一步步往房門口走了過去。

剛才那不是夢,她有這種感覺,那個夢裡的雙葉竹打算警告她什麼,卻沒有辦法完整表達出來,所以直接用驅趕她的方式,想讓她離開桃源境,可是從她眼裡看來,她反而覺得雙葉竹是在向她求救。

雙葉竹才剛回到仙器之中,力量還沒有完全恢復,照理來說應該還在沉睡,不可能花那力氣去夢裡見她。

如果他真的這麼做的話,就表示事情真的很嚴重。

「七……七羅,七羅!」

「悠竹大人?」

聽見夏悠竹的呼喊聲,七羅立刻推開房門進來,用牠粗大的身體小心翼翼地扶住了夏悠竹搖晃的身軀,神色驚愕地看著她。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