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凌,你現在是最靠近綠瑤的人,除了你的力量受到綠瑤的影響之外,你應該就連記憶也有所變化才對。」御明瞇起了雙眸,認真的說著,「告訴我,你有察覺到什麼不對勁的事情嗎?」

「可……可是很有可能只是我個人的錯覺……」

「這種時候我寧願謹慎些。」

「……可是我……」

「元凌,有什麼事情就說出來,別到了事情發生之後才說,這樣對我們目前的狀況沒有任何的幫助。」

御明就像是感覺出了什麼一樣,堅持的逼迫房元凌說出剛才恍神的原因,就連煉製仙丹的事情也先暫時擱置在一旁,讓房元凌有些著急。

他的「感覺」比起煉製仙丹,還要更重要嗎?

為了不讓御明煉製丹藥的進度落後,或是因此造成仙丹煉製失敗,房元凌只好把剛剛的不安感告訴了御明與嚴大城。

「我只是覺得好像有人在看著我們而已。」

沒想到當房元凌說出這句話的同時,御明突然很緊張的張大了雙眼,趕緊跑到他的面前去,著急的追問下去:「從哪裡?」

「咦?那、那個……從窗戶外面……」

房元凌將自己感覺到的視線方向,指給御明看,御明順著他手指著的方向看過去之後,立刻臉色大變,迅速飛奔到陽台邊,朝著房間外大聲喊道:「喂!尹子離!」

「啊?怎麼了,突然之間幹嘛大叫我的名字。」

站在底下,已經結束戰鬥了的尹子離,忍不住抱怨滿滿的抬起頭來,看著慘白著臉對他大喊著的御明,把兩手搭在胸前,神色輕鬆的站在那裡看著他。

一旁的單冉佾也在聽見御明的聲音後,抬起了頭來,正好見到從房間裡走出來的房元凌。

就在那瞬間,他忽然感覺到什麼東西出現在黑夜中,連忙回頭看著伸手不見五指的黑夜,並對著站在陽台上的御明以及房元凌大喊:「師父!快點把凌帶回結界裡去──」

就在單冉佾大聲說出這句話的那一秒,一隻巨大的白色飛馬出現在御明以及房元凌的面前。

一時間完全來不及反應的御明,就只能這樣張大著雙眼,看著眼前的飛馬將那如同獅子般的爪子朝自己揮下來。

「碰」的一聲,陽台應聲碎裂,從高處掉落下來,站在底下的尹子離見狀,立刻拉著單冉佾閃避開來。

「咳咳……凌!師父!」

單冉佾被尹子離緊緊抓著,動彈不得,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陽台掉落下來,而那兩個人的身影,也消失在揚起的塵埃中,完全看不見。

「該死!居然沒有察覺到牠的氣息……琰……咦?」

好不容易將激動的單冉佾安撫住的尹子離,對自己的大意感到氣憤不已,當他抬起頭來想要命令在空中待命的琰角展開追擊時,那一瞬間出現的妖怪氣息,卻已經消失不見。

夜空中恢復了平靜,就如同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忽然間,他的身旁出現了另外兩個人閃過的身影,當他轉過頭去的時候,只見到了趴在呂洞賓的肩膀上猛咳嗽的御明,卻沒有見到房元凌的人。

他看著不知道什麼時候從床上爬起來的呂洞賓,垂下眼問道:「元凌呢。」

呂洞賓抬起頭,對上了他質問著自己的眼眸,輕輕搖了搖頭。

「被帶走了。」

這句話,頓時讓單冉佾錯愕得睜大了雙眼,馬上不顧尹子離的阻止,就要往路上衝過去,但是尹子離卻硬是拉住了他,努力安撫道:「別擔心!元凌不會有事的,你這樣胡亂衝過去太危險了……」

「我才管不了這麼多!凌會被抓走都是因為我……都是……如果我乖乖讓方世翰那傢伙帶回去就好了,凌就不會……」

「你放心,元凌不會有事的。」

「你怎麼確定!就算你是力量強大的除妖師,也不可能從這麼遠的距離保護凌吧!」

尹子離回頭看了一眼已經漸漸能夠穩住呼吸,並且抬起頭來看著他們兩個人的御明,沒有開口解釋。

接下他這沒有說出口的話,繼續回答單冉佾的,是御明。

「那隻妖怪不會傷害人類的。」御明說完,又輕咳了兩聲,「要是他真想殺了元凌,早就出手了,不會還那樣躲藏起來,偷偷關注著他那麼久。」

「偷偷……關注?那隻妖怪到底是……誰?」

御明與尹子離互看了一眼後,尹子離便把單冉佾的身體拉起來,說道:「那隻妖怪曾經是御明妹妹的戀人,也是御明的友人之一。」

「他注意的應該不是元凌,而是元凌戴著的那枚玉珮。只要那枚玉珮還在,他就不會違背他與綠瑤的約定,所以元凌就算被他抓走也不會有生命危險。」御明解釋著,試圖讓單冉佾理解。

呂洞賓扶著御明的身體站起來之後,自責的垂下眼來說道:「……抱歉,我沒來得及把他也救下來。」

「你的傷才剛恢復,就跑來救了我,這樣已經夠了。」御明拍了拍呂洞賓的肩膀後,回頭繼續對單冉佾說:「冉佾,接下來的事情你聽好了。我會繼續在這裡煉製仙丹,而你必須回到單家一趟,去見那個將元凌帶走的妖怪。」

「那個妖怪把凌帶回了單家?為什麼?」

「去到那裡,你自然就會明白的。」

御明並沒有多做解釋,只是催促著說道,深怕單冉佾不相信他說的話,耽誤了時間。

然而,單冉佾卻沒有對於御明的話多做猜測,出乎意料之外的,馬上點了頭,但說話的語氣卻仍然很冷淡。

他冷哼一聲,說道:「不用你說,我也早就打算這麼做了。」

單冉佾的答覆,是預料之中的事情。

尹子離和御明放心的看著他,擔心房元凌的心情,他絕對是他們之中最強烈的,但是讓單冉佾單獨回去這件事情,難免還是會讓御明感到憂心。

但是,單家不是那麼輕易就能夠進去的地方。

他不行,而尹子離也不能,所以他們也只能將救房元凌的任務交給了單冉佾,縱使他們很清楚,這是單家故意讓單冉佾回去的陷阱,但如今他們卻沒有辦法。

讓天師還有嚴大城的姊姊、方世翰來阻撓他們,就是為了讓他們分心,好讓他們沒有注意到那隻妖怪的存在吧!

一次分心,就會掉入對方的陷阱中。

然而他們這一次的決定,是不是又踏入了對方設下的另一個陷阱呢。

 

 第五集試閱結束~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