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嚴大城抱著渾身是血的嚴蓉衝進來的瞬間,房元凌真的被嚇到了。

一開始他還以為那些是嚴大城的血,很擔心的衝過來,卻反而被緊張的嚴大城抓住了肩膀,用力搖晃著。

「御明師父呢!快叫他出來救人啊!」

「咦?要御明師父來救……救人?」

御明自己本身都還很虛弱,沒有恢復完全,就要他去救其他人,這讓房元凌感到有些困惑,但是他還沒來得及去仔細思考這件事情,御明就已經悄聲來到他身後,繞過了他,來到嚴大城的面前。

他垂眼看著面無血色的嚴蓉後,問道:「是尹子離叫你來找我的?」

「對……對啊!尹大哥要我把老姊搬回來找你救命。」

「那個多事的笨蛋。」御明搖了搖頭,很明顯得露出了無奈的表情,他從腰間的布衣中取出一只葫蘆,從裡面倒出了一粒晶瑩剔透、像是珍珠一樣的藥丸。

「讓她服下後休息幾個小時,她自然就會醒過來了。」

「啊啊啊御明師父你真的是我的神啊!」嚴大城立刻從御明手中接過藥丸,強硬的塞入嚴蓉的口中,馬上又把桌上裝滿杯子的水灌下去,雖然動作粗魯,但嚴蓉還是難受的揪起臉,將藥丸吞下。

處於慌張狀態下的嚴大城,這才總算安靜下來,整個人像是洩了氣的皮球,癱坐在地上。

見他終於放下心中的石頭了,房元凌這才開口問道:「大城,這個女孩子是誰啊?」

「咦?喔……她是我姊。」慢半拍才想到自已還沒跟房元凌說清楚的嚴大城,趕緊搔著頭髮,苦笑道:「你別誤會啊!元凌。」

「誤會什麼?我只不過是看著你把一個大美女慌張的抱進來之後,哭哭啼啼地向御明師父……唔!」

「哇啊啊!拜、拜託你別說了啦!連我自己都覺得自已剛才很蠢!」

聽不下去的嚴大城立刻伸出手來摀住了房元凌的嘴巴,說什麼也不肯把手放開來,就連房元凌快要沒氣了也沒注意到。

直到看見御明用眼神對自己示意後,嚴大城這才又手忙腳亂的把手放開來,但房元凌早就已經昏死過去了。

「元元元元元……元凌!啊啊我殺了自己最好的朋友啊啊啊!」

「冷靜點,他還沒升天。」御明雖然知道嚴大城是個吵鬧又沒有大腦的人,卻沒想到他會這麼脫線,甚至讓人對他有種無力感。

他拍了拍房元凌的肩膀後,房元凌這才從缺氧中慢慢復活過來。

當他一睜眼看見嚴大城那快要哭出來的表情時,火氣頓時衝上心頭,立刻緊緊掐住了這個傻瓜的脖子,用力搖晃著他。

「你想殺了我啊?笨蛋!」

「元元元、元凌!我不是有意的啦!」

「不是有意都變成這樣,那萬一你要是真想殺我的話那該怎麼辦!」

「我才不會殺了自己最好的朋友──」

御明在一旁看著吵鬧不休的兩人,完完全全的當個旁觀者,完全不想介入他們之間的爭吵。

突然,他感覺到窗外有種熟悉的氣息,不禁讓他抬起頭,注視著陽台外面,但是房元凌與嚴大城都沒有注意到變得不太對勁的御明,仍然繼續不斷吵著誰殺誰這件事情。

「……是神結嗎,沒想到鐘離權竟然把那東西給了凡人。」

「咦?御明師父你剛剛說了什麼嗎?」

「御明師父你是不是肚子餓了?」

房元凌與嚴大城一前一後的對御明說著,很有默契地對御明表達出自己的關心。御明臉上的憂容,讓他們忘記了爭吵的原因,擔心起來。

但是御明卻只是搖了搖頭,指著被嚴大城遺忘在地上的嚴蓉說道:「大城,你先把你姊姊送回房間休息吧,元凌你過來,我們要繼續煉製仙丹。」

「還要繼續找材料嗎?我以為現在我們只要等就可以了。」

房元凌露出了不太願意的表情,一想到還要回到那座藥罐山上去打撈御明指定的藥材,他就不禁有些頭疼起來。

「啊,我也來幫忙吧。圈圈!」

「咪咪嗚!」

聽見嚴大城的召喚,原本一直不見蹤影的魂蟲便從牆壁裡跑了出來,房元凌的魂蟲看見牠,很興奮的飛了過去,兩隻魂蟲就這樣拉著小手開始轉起圈來,似乎很高興能夠再見到對方。

這讓嚴大城驕傲的插著腰說道:「嘿嘿!不愧是我跟元凌的魂蟲,感情跟我們一樣好,但是我跟元凌的友情也不會輸給你……好痛!」

話才說到一半的嚴大城,馬上就被來自空中的拳頭用力砸下來,痛得他抱著頭蹲在地上,雙眼含淚的看著房元凌。

「元凌,你幹嘛打我!」

「不要跟魂蟲比這種東西,快點把你姊扛進去,然後過來幫忙!」

「我、我知道了啦。」

嚴大城像是個耍任性的小孩子,揪起嘴,把自己的姊姊隨便往房間床上一扔之後,趕緊小跑步的回到房元凌的身旁來。

但是房元凌卻是臉色沉重的看著窗外,像是在擔心著什麼。

他憂心的側臉,讓嚴大城忍不住提起笑容,將手搭在他的肩膀上面,當他轉過頭來看著自己的時候,他給了他一個拇指,要他不用擔心。

「不用太擔心他們,還有尹大哥在呢!」

「……嗯。」

房元凌呆愣地看著對他打包票、試圖讓他安心的嚴大城,回以了微笑。

嚴大城沒有察覺到,在裡面認真煉製仙丹的御明也沒有察覺到,就只有他──只有他感受到了那一直看向這裡的強烈視線嗎?

「元凌。」

忽然,御明從一堆藥材中抬起頭來,朝房元凌揮了揮手,催促道:「快過來幫忙,仙丹的煉製是不能停歇的。」

「我……我馬上來。」

房元凌連忙將思緒收回,拉著嚴大城走向那座藥材堆,開始從中間翻找著御明要的藥材。

嚴大城雖然沒有說什麼,但他卻仍然直盯著房元凌看,就像他臉上多了什麼一樣,眉頭越皺越緊。

「元凌,你是不是有什麼事情瞞著我?」

「沒有。」

「可是你的表情不是那麼說。」

嚴大城突然對房元凌不對勁的事情堅持起來,一直催促著問道,雖然御明沒有表示些什麼,但他也已經停下了手上的工作,回頭望著房元凌的臉。

看著他們同時將視線放在自己的身上,房元凌不免緊張起來。

「什……什麼事情都沒有,我們趕快把仙丹煉製出來吧,救冉佾的性命要緊。」

「你真的沒有感覺到什麼嗎?」

御明忽然的一句話,讓房元凌手上的動作瞬間停了下來。

他像是突然被點醒一樣的,慢慢抬起了頭,看著御明嚴肅的臉龐。

「……御……御明師……父……」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