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話  搶奪

 

「你別開玩笑了!那位大人將神結賦予我,就是認同我!尹子離,你別以為自己有多大能耐!」

「我自己有多少能耐我是不知道啦,但我只是將我所看到的說出來而已。」見到不領情的方世翰向自己大喊,尹子離也只能無奈地搔搔頭髮,「自己的身體自己最清楚,就算你一開始解開了咒印,使用神結的力量,但終究撐不過幾分鐘的時間。」

「神結是我的一部份,我能夠運用自如!」

「我醜話先說在前頭,你跟房元凌不一樣,沒有那種使用天界物品的資質。」

「你……你這話什麼意思!難道我不如那個什麼都不懂的小鬼嗎!」

「我沒這麼說。」方世翰已經完全曲解了自己的意思,尹子離也只能感慨的說道:「有些事情,還是要論天分、資質,憑你是無法操控神結的。」

「我才不會相信你這些鬼話!」

或許是被尹子離的話激到,方世翰顧不得自己越來越虛弱的身體,硬是將自己體內的靈力一口氣全部釋放出來。

神結吸收了方世翰的靈力,漸漸變得粗大、身體也越來越長。那原本與普通繩索沒有什麼差別的大小,如今已經粗壯得像是水泥管一樣,兩顆蟒蛇頭也大得像是能夠將人一口吞下,張開了嘴,朝尹子離嘶叫著。

尹子離慢慢地抬起眼眸來,冷靜地對上了蟒蛇的眼睛,完全感受不到他對於眼前的威脅感到任何的恐懼,他只是將手指輕輕一震,那隻原本消失在黑夜中的黑色動物,立刻張開了那雙水藍色的靈動雙眸,閃身跨過了蟒蛇的兩顆大頭前面。

蟒蛇的頭停了下來,僵在原地動彈不得,沒多久之後,竟然無預警的掉落在地上,雙眼翻白的吐出舌頭來。

尹子離從口袋裡拿出了白色的符咒,隨手一扔,白色符咒便輕飄飄地落在兩顆蟒蛇頭上面。當白色符咒接觸到蟒蛇的頭,紅色的神結頓時散發出微弱的光芒,漸漸恢復成原本的模樣,安靜地躺在地上。

因為一口氣釋放出太多靈力的關係,方世翰已經累得連話都說不出來,現在的他就只是硬撐著身體,努力不讓自己在敵人面前倒下。

他的倔強從他的行為中,一覽無遺。

尹子離驅使的那隻黑色動物,輕盈地從紅色繩子的地方落下來,低頭用鼻尖觸碰著它,嗅了幾下後便將它叼在口中,像是得到戰利品一樣地擺動著尾巴,回頭向尹子離炫耀。

「我的……神……神結……我……我的……」

方世翰的意識越來越模糊,卻仍然執著地朝向黑色動物所站的地方伸出手來,想將自己的東西拿回來。但是,當他的手指好不容易觸碰到黑色動物的身體時,那隻黑色動物竟然變了張臉,露出尖銳的牙齒以及可怕的面孔,回頭朝方世翰發出嘶叫聲。

黑色動物的反應嚇得方世翰連忙睜大雙眼,退後好幾步,但是突如其來的驚嚇以及移動,讓他的頭更加沉重,最後就這樣側身倒了下來。

完全不想理會方世翰的黑色動物,搖擺著尾巴回到了尹子離的身邊,一屁股貼在地上,輕嚼著嘴裡的紅色繩子,似乎是在品嚐它的味道。

「真是拿你沒輒。」尹子離看著黑色動物吃得很開心的樣子,也沒有阻止牠,而是回頭對著單冉佾說道:「你可以過來了,這條神結已經沒有任何力量能夠逼迫你。」

就如同尹子離說的那樣,單冉佾可以感覺到那條繩子上面已經沒有任何氣息,就像是被那隻黑色的動物同化一樣,一開始所感受到的窒息感也消失無蹤。

他看了一眼咀嚼著神結的黑色動物,跟著尹子離的腳步來到倒地不醒的方世翰身旁,和他一起看著這個男人。

「剛才這個人說過,他是來把我帶回去的吧。」

「嗯,他的確說過呢。」

尹子離蹲下身來,隨手撿了根樹枝,刺探似的戳著方世翰的身體,想看看他還會不會動,單冉佾完全不想管他為什麼明知道對方已經昏過去,卻還是要這麼謹慎的原因,只是繼續問著。

「之前他們派了人想要殺掉我,可是現在卻派人想把我帶回去……這不管怎麼想也太奇怪了。」

「沒什麼奇怪的吧?」尹子離將手中的樹枝拿起來戳著自己的臉頰,抬起頭看著單冉佾,「他們知道御明會為了你煉製那半顆仙丹,所以只要將你帶回去,想要救你的御明自然會將那半顆仙丹帶到他們那裡去,這樣不但省了他們去追討的麻煩,還有機會能夠活捉御明,替他們煉製更多仙丹──這不是一舉數得嗎?」

「……為什麼,為什麼那個傢伙會這麼重視我……」單冉佾握緊了拳頭,百思不得其解,他到現在還是沒有辦法明白御明到底是怎麼樣看待自己的。

他與御明不過是普通的師徒關係,既沒有血緣、也沒有任何關聯,如果不是御明將他收為徒弟的話,他們之間根本完全就是陌生人。

但是御明卻為了他,不惜冒著危險回到天庭毀掉那半卷古書,甚至替他煉製他體內所缺少的那半顆仙丹──

他不明白,他明明是想殺了御明,視他為自己的眼中釘,但是為何御明卻老是做出出乎他意料之外的事情!

尹子離從地上站了起來,向空中揮手,示意琰角過去他那邊。收到命令的琰角立刻從空中降下來,單膝跪在尹子離的面前,把躺在地上的方世翰扛在肩膀上面,飛入空中。

而後他轉身對著躲在遠處的陳筱曉他們喊道:「你們把那些天師帶回嚴家吧!我已經事先跟你們家裡的人打過招呼了,他們會接手處理嚴蓉手下的那些人。」

「啊……是、是!」

等到將無關的人都驅散得差不多了之後,尹子離才回頭看著單冉佾,勾起嘴角輕笑道:「之前說到一半沒說完的話,你還有興趣繼續聽下去嗎?」

 

待續~

, , , ,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