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世翰洋洋得意的大笑著,但是尹子離的表情卻是越來越難看。

那條紅色的繩子散發出來的氣息,是妖怪不敢靠近的純淨之氣,與房元凌的淨化之氣有些類似,但卻是不一樣的。

它是屬於天界的東西,不存在於人界裡的神聖物品,就連尹子離自己也是第一次親眼看到實品。

紅色的繩子,自古以來被人當成吉祥的象徵,為了祈福,人們會將紅色的繩子繫成結,也就是所謂的中國結,用來表示吉祥之意;婚禮喜慶上面也不時會見到紅色繩子的出現,古人認為,紅色的繩子能夠聚集好事,所以將它視為神明賦予的高貴物品。

但是紅色繩子畢竟只是人們自己想像出來的代表物,實際上是否真的代表著吉祥如意,這點還是個謎。

不過古時候也有傳聞,天上的神仙看見人們以紅色繩子作為喜慶用,極為喜歡,有時還會偷偷下凡,混入人群之中,趁著節慶之日偷偷取走幾條繩子,回到天界使用。

而那種被帶回天界的紅色繩子,會帶著神明本身的靈力與仙氣,聽說觸摸者會擁有一整年的吉運、舔拭者則會擁有一整年的財富、持有者則會擁有一整年的健康──也就是俗稱的不死。

因為擁有「神結」,難怪方世翰會如此大膽,完全不怕死。

尹子離回頭看著琰角與單冉佾,能夠理解他們為什麼會那麼厭惡那條繩子。

以身為人類的他來說,他只能看見那條繩子上面纏繞著強大的神力,但是這樣的神力對半妖以及妖怪的他們來說,卻像是見到放了三百年沒洗的襪子一樣,能閃多遠就閃多遠。

雖然對魂蟲沒有影響,但是「神結」的出現,卻馬上封印了兩個最強戰力。

直到剛才為止,他都沒有察覺到這個「神結」的存在,就像是憑空冒出來那樣,忽然之間,「神結」就這樣出現在方世翰的手臂上面了,讓他不禁困惑的緊緊盯著方世翰那隻手臂看。

在被紅色繩子綑綁的手臂上,他似乎隱約看見了黑色的文字。

這下才讓他恍然大悟。

「你是故意用符咒壓抑住神結的氣息,不讓我們察覺到的嗎?」

「畢竟這是我的最強武器啊,尹大人。」

方世翰笑著回答,將兩手往旁邊一擺,看起來有些無奈,「這也是我為了讓我們能夠公平的展開一場戰鬥,而下的苦心喔!尹大人,這樣一來,你仍然要繼續當個旁觀者,不出手和我戰鬥嗎?」

聞言,尹子離抬起了頭來。

「你只是為了跟我打一架,所以才跑來這裡的嗎?」

「不,我接到的命令是將你身後那個小哥帶回去,還有就是──御明煉製完成的那半顆仙丹。」方世翰將紅色繩子從自己的手臂上取下來,改而綑綁在雙手的手掌心上,緊緊一拉,對尹子離挑釁著。

尹子離知道這場戰鬥避免不了,只能將放在口袋中的鑰匙圈取出,召喚出那隻似貓又似狐的黑色動物,站在自己的肩膀上面。在他的身旁環繞著肉眼無法見到的銀色細線,順著他手指上的那只扣環,連接到黑色動物的尾巴上面。

「你們兩個都退開。」

尹子離對著單冉佾以及琰角說道,但是當聽見他的命令,正準備退開來的時候,方世翰竟然已經各自朝兩人揮出了手中的紅色繩子。

眼見燙手山芋直撲而來,琰角與單冉佾立刻躲避開來,但是他們才剛閃躲過去,電鼠就各自穿過了他們的身體,瞬間就讓兩人倒地不起。

原以為自己的電鼠已經將兩人解決掉,但是那兩隻負責攻擊的電鼠卻忽然失去了光芒,各自停在距離琰角以及單冉佾的身體不到一公分的距離,沒有前進,也沒有後退,像是被靜止了一般。

就連單冉佾以及琰角兩個人都以為自己的身體已經被電鼠貫穿,但是貫穿身體的,卻只有那速度極快的閃光而已,他們的身上完全沒有受到任何傷害。

他們沒有時間去思考原因,立刻同時踏步遠離,而方世翰看著那不可思議的景象,睜大了雙眼,直到他看見眼前閃過一陣細小的光線,才漸漸收起了錯愕的表情,勾起了嘴角。

在他不知道的情況下,尹子離驅使的那隻黑色動物竟然已經迅速繞過了單冉佾以及琰角的身邊,在他們的身體四周纏繞出許多銀白色細線,用來保護著那兩個人。

若不是藉由月光的反射,讓他稍微看見銀白色細線映照出來的亮光,恐怕他到現在仍然無法理解這是怎麼一回事。

尹子離究竟是在什麼時候下達指令的,他並不知道,但卻已經勾起了他的好勝心──

「別耍小聰明,方世翰。」

「哼哼,這樣才有趣。」方世翰張開兩手,紅色繩子便各自回到他的手掌心中,並且緊緊纏繞住他的手臂,就像是他身體上的一部份一樣。

他沒有再多說一句話,直接朝尹子離扔出了手中的紅色繩子。這兩條紅色繩子就像是蟒蛇一樣的朝尹子離綑綁過來,但是尹子離卻站在原地,連一步也沒動,然而,站在他肩膀上面的那隻黑色動物,卻已經不見蹤影。

紅色繩子像是知道銀白色細線的所在處,一邊靈巧的避開那些阻礙,一邊接近尹子離的身體,最後來到他的眼前不到一公分的地方,停了下來。

看似停止,但實際上卻不是如此。

在紅色繩子的另一端,黑色動物緊緊的叼住了它,並且用力將它往後一扯,紅色繩子便立刻從尹子離的眼前離開,被拋置空中。

方世翰並沒有因為紅色繩子被揮開而停下手,他從胸前的衣服裡拿出了符紙,迅速朝紅色繩子身上一貼,符紙完全的被紅色繩子吸入,只留下符紙上原本就寫有的黑色文字。

這些文字像是活著一樣,環繞在紅色繩子上面,旋轉直上,一瞬間,紅色繩子上滿滿的都是黑色的文字,像是被紋了身。

將文字吸入後的紅色繩子,突然變成了有著長長身軀的蟒蛇,張開牠的血盆大口,朝黑色動物咬了下去。

幸好黑色動物的速度夠快、反應夠靈敏,在蟒蛇咬下的瞬間立刻跳開來,讓那危險的毒口撲了個空,但是,另一頭的紅色繩子也變成了蟒蛇頭,將閃避開來的黑色動物一口咬下。

被狠咬住的黑色動物在蟒蛇的口中抖動了幾下後,站在原地的尹子離便將勾著環扣的食指往上一勾,黑色動物的雙眼頓時瞪大,環繞在牠身體四周的零碎青火像是被點燃一般,忽然強烈的燃燒起來。

紅色蟒蛇被燙得不得不鬆開口,黑色動物立刻趁著這個機會向旁邊一躍,在空中翻滾一圈,重踩住蟒蛇的頭。

牠低下頭,看著在自己腳下不斷掙扎的蟒蛇頭,而另一顆蟒蛇頭則是從旁邊迅速伸過來,打算趁著黑色動物不注意之際,將牠吞下。

但牠的動作,早已經被黑色動物注意到了。

這回換黑色動物張開了口,一口氣就將直撲向自己的那顆蟒蛇頭吞下去,還很悠閒的打了個飽嗝,用力踏了踏腳下的那顆蟒蛇頭之後,站在旁邊某棟大樓邊的花圃上面,用後腳搔著耳後。

那被黑色動物咬下的紅色繩子,雖然看似有些痛苦的扭曲著,但很快的它又慢慢的凝聚起來,變成新的一顆蟒蛇頭。

被黑色動物踩得有些頭昏的蟒蛇,甩甩頭抬起來,嘶嘶叫著,似在威嚇,但卻明顯得比起來膽小許多。

「完全不畏懼神結的力量,而進行攻擊……傳聞中尹大人所持有的這個式神,真的很特別。」

「牠不是式神。」尹子離伸出手來,那隻黑色動物立刻輕盈的跳到上面去,像隻停留在他手臂上的老鷹一樣,瞇著眼睛,偷偷打噸。

「神結雖然被妖怪懼怕,但是這傢伙天不怕地不怕,對於神結自然就沒有任何的恐懼。那個給你神結的人,就是因為知道我有一隻妖怪作為式神,所以才會把神結交給你吧。」

「我擁有神結是因為那位大人認為我有那個資格,並不是因為你。」

「既然你要如此認為,那就這樣吧。」尹子離眼神一變,黑色動物就立刻跳了下去,瞬間身影消失在黑夜中,完全捕捉不到。

面對就連氣息都感覺不出來的敵人,方世翰倒是非常冷靜,或許是因為自己手中的武器擁有絕對的攻擊以及防禦能力,能夠賜與他「不死」的力量吧。

但是,尹子離的眼神卻越來越冰冷。

「要我告訴你嗎?使用『神結』的副作用。」

「……副作用?」

方世翰很困惑的看著露出微笑的尹子離,不明白他的意思。

忽然一陣刺痛感,讓方世翰難受的緊抓住自己的胸口,臉上的冷汗直冒,他忍不住跪下來,大口喘著氣,不明白為什麼會突然這樣。

看著他痛苦的模樣,尹子離只是伸出了手指向方世翰,輕聲道:「那個隱藏神結氣息的咒,不是你下的吧?你知道為什麼要下這個咒嗎?」

「……那、那位大人說,必要的時候才需要使用……所以……」

「神結是到過天界的繩子,神碰過的東西,人類怎麼可能能夠隨意驅使?那條繩子並不會給予你不死的力量,只會吸取你身上的精氣,讓你越來越衰弱,直至死亡──」

「什、什麼!不可能!那位大人他……他才不會……」

「他根本不在乎你的死活,方世翰。」尹子離垂下了眼眸,看著方世翰那近乎絕望的表情,說道:「當他將神結交給你的時候,就已經確定他不再需要你了。」

 

待續~

, , , ,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