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生氣了,御明這樣做也是為了你好。」

看到單冉佾臉上微怒的表情,尹子離也只能這麼說,好安撫他的情緒,不過實際上也沒有達到什麼有效的成果就是了。

原本單冉佾對御明的成見就已經很深,就算御明做了什麼為他好的事情,也都會被單冉佾無視吧!

他忍不住感嘆。明明身邊就有著如此擔心自己、照顧自己的人,然而單冉佾卻什麼也看不到,只為了眼前在乎的人而行動……

這也是他後來決定協助御明的理由之一。

「相同的道理,你的魂蟲能夠對付那些電鼠,所以我才會要你留下來的。」

再繼續跟他提起御明的話題,恐怕只會讓單冉佾對他的偏見越來越多,於是引子離便轉移話題對他說著。

單冉佾的臉上看起來沒有什麼太大的反應,然而,那些由他操控的魂蟲們,卻已經緩慢的聚集到他的身邊來,即使他沒有開口,魂蟲們也表現出了想要戰鬥的意思。

他已經把視線收回,不再看著尹子離,無視了他略帶笑意的眼眸,而原本在前方與方世翰戰鬥的琰角,忽然在這時候蹲低了身體,向後滑步到尹子離的身旁。

尹子離回頭看著咬著下唇,表情非常不快的琰角,便抬起眼眸,注視著被動作敏捷的電鼠包圍起來的方世翰。

「我很期待能夠像現在這樣,跟你一對一比試呢,尹大人。」

「你的對手不是我喔。」尹子離笑了笑,指著身旁的單冉佾說道:「是他。」

方世翰不以為意的看著狠狠瞪著他的單冉佾,覺得尹子離是在開玩笑,聳著肩膀搖頭說:「這種半妖可不是我的對手喔!尹大人,你知道我已經解決了多少單家多少變化成妖怪的人嗎?」

「喔,這麼說的話,在單家過二十歲之後,變成完全妖怪的那些人,都是由你負責解決的囉。」

尹子離一抬眉,對於他的坦白一點也不訝異,反而像是在等他親口給他答案那般,窺探的問著。

而他得到的回答,也沒有讓他失望。

「不然你認為單家那些妖化成怪的人,都去了哪呢?尹大人。」

「……你這傢伙!」

沒等尹子離開口,單冉佾的怒吼聲立刻從旁邊傳來,他沒有讓尹子離有開口阻止他的時間,立刻就揮手指使身旁的魂蟲們全部朝方世翰飛過去。

接受命令,胡亂飛竄著的魂蟲們立刻一窩蜂的往方世翰的方向飛過去,但是在方世翰身旁的那些電鼠,卻像是在保護他一樣,分別飛向這些魂蟲,成了他的擋箭牌。

魂蟲速度雖然不比電鼠快,但是卻能夠穩穩地擋下每一隻電鼠,就如同尹子離說的那樣,電鼠們在觸碰到魂蟲之後,馬上消失了光芒,變成一隻隻普通的老鼠,墜落在地上,痛苦地扭動著身軀。

方世翰十分冷靜地看著那些失去光芒的電鼠們,臉上仍舊沒有任何的變化,從尹子離的眼中看得出來,他似乎還在算計些什麼。

於是他一壓眉,對著身旁的男人說道:「琰角。」

手持被雷電光纏繞的三叉戟,臉色陰暗的琰角,在聽見尹子離的呼喚後,立刻重拾腳步,繞過了魂蟲與電鼠,迅速的來到了方世翰的面前。

他高舉起手中的三叉戟,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將它直直的揮下──

僵硬的物體破撞的聲音傳入耳中,出現在琰角的三叉戟面前的,不是電數也不是阻擋用的武器,而是方世翰的左手臂。

在那完全沒有任何裝備的手臂上面,琰角感覺出了不安,敏感的他馬上就張開翅膀飛入空中,與他保持著一段距離,而遠遠站在後方的尹子離則是困惑的皺起眉來。

「琰角,怎麼回事?」

琰角的反應太過不正常,讓尹子離有些驚訝。

他很少看見琰角會這麼迅速地與對方保持距離,像是不願意靠近他一樣……

想到這,尹子離立刻瞪大了雙眼,看著方世翰舉起的左手臂。手臂上的袖子慢慢地滑了下來,露出那被隱藏在他手臂上的東西。

這時尹子離才明白方世翰那高傲的自信心,是從哪來的。

「那傢伙居然有那種東西……」

聽見尹子離的低喃聲,單冉佾忍不住回頭看了他一眼,當他見到尹子離那因吃驚而睜大的雙眼時,他也好奇的轉過去,看著露出手臂的方世翰。

在方世翰的手臂上面,綁著一條粗大的紅色繩子,看起來就像是可以打成中國結的那種,但卻是比那大很多倍的東西。

單冉佾只不過是稍稍看了一眼,就明顯的感覺出那個東西的危險性,馬上做出了與琰角相同的舉動,往後退了好幾步,只差沒有躲進房子裡去。

那讓他不自覺感到反感的東西,究竟是什麼?

「神結……你怎麼會有那種東西?」尹子離自言自語的說著,他看見那條紅繩,第一次出現了不安感。

這條紅色繩子的出現,完全在他的意料之外。

電鼠們紛紛散了開來,而那些原本在擊退牠們的魂蟲們,也已經回到了單冉佾的身旁去。魂蟲與單冉佾的反應不太一樣,牠們似乎都對於單冉佾的緊張感到困惑,甚至有幾隻乾脆直接趴在他的頭上,用小手輕拍他的頭頂,安慰著他。

但是單冉佾卻仍然感覺到那強大、讓他喘不過氣來的壓迫感。

方世翰勾起了嘴角,微微一笑,將那綑綁著紅色繩子的手臂慢慢放下來。

「這是神賦予我的,證明我是被神選上的人,神的使者──」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