察覺出琰角以及嚴大城在打什麼主意的嚴蓉,馬上又重新拿出了符紙,這回她沒有猶豫,直接將手中的符紙扔了出去。

符紙落地的瞬間,出現無數隻帶著刀槍的古代武士,同一揮動手中武器,朝嚴大城攻擊過來,但是,他們只不過往前踏了一步,那原本插在地上的三叉戟竟然發出了閃光,瞬間擊中那些武士。

受到雷電的攻擊,武士們立刻化回符紙的模樣,慢慢掉落在地上。

三叉戟自動從地面上拔出,回到了琰角的手中,他看著對自己毫無辦法的嚴蓉,沉默的垂下雙眸,注視著她那僵硬的表情。

「你知道怎麼解開式神的契約吧。」

「……以前爺爺有教過我。」

「那就照做。」琰角回頭看著仍然被雷電纏身的古賀,說道:「不然他只會受更多的苦。」

他這麼做就像是在逼迫他解除古賀與嚴蓉之間的契約,手法雖然強硬,但是,嚴大城也不是不懂他這麼做的意思。

只是琰角的方式真的有點太過強硬就是了。

他嘆了一口氣,拿出黑色的符紙。這張符紙上沒有任何的文字,看起來就只是張單純的黑色色紙,嚴大城將剛才咬破的手指往上面一劃,鮮紅色的鮮血只在紙上存留了短暫的幾秒鐘時間,之後便被吸入紙中。

嚴大城將這張紙扔向古賀,黑色紙張穩穩地飛到了古賀的身體上去,緊黏住他的身體,在紙張貼牢後,嚴大城便開始低語道:「與吾締結契約者,吾以神之使者的身分,賦予你自由!」

黑色的符紙瞬間化作許多條手臂,將纏繞在古賀身上的銀色鎖鏈扯斷,古賀的身體頓時化作一團火焰,慢慢地縮小成小小的火球,飛到了嚴大城的身邊,圍繞著他飛來飛去。

嚴大城呼了一口氣,隨即眨眨眼睛,驚訝的張開了嘴。

「我……我成功了?不會吧!我真的……」

他看著自己的手,沒有想到他竟然真的有辦法做到,當他很開心的因為成功而轉頭看著琰角時,琰角卻沒有理會他,而是一把抓住了他的腰,將他勾在手臂上面。

沒想到他會突然這麼做,嚴大城一時反應不及,像個女孩子一樣的尖叫出聲來,看著自己的身體被琰角帶入空中。

當他抬起頭來想要好好質問琰角的時候,他才發現嚴蓉不知道什麼時候召喚出了巨大的白色符紙,以飛快的速度在前方不遠處飛著。

「嚴……嚴蓉?她什麼時候離開的?」

「在你把她的式神解放的瞬間,她馬上就逃走了。」

「可是她現在要去哪裡?這個方向……她該不會是要回去吧!」

「應該沒錯。」

琰角加快了速度,神色有些不安。

不過被他掛在手臂上的嚴大城倒是完全沒注意到這點,反而是敲著手心,忽然想起來的說道:「啊!對了,她不是說好了,我們贏的話就告訴我們是誰傷害尹大哥的嗎?」

「恐怕她是不打算說了。」

跟在嚴蓉身後的琰角,已經回到了嚴大城他們的公寓外頭。

天師們的戰鬥也已經差不多告了一個段落,嚴蓉帶來的那些天師們,全都被打得鼻青眼腫,被陳筱曉他們綑綁起來,成了毛毛蟲,在地上拼命地扭動著身體。

沒想到自己帶來的天師們竟然會敗給一群還未出師的菜鳥,見到眼前這景象的嚴蓉已經完全茫然,呆滯在那裡,一直到帶著嚴大城的琰角緩慢的降落在地上,才像是被嚇到一樣的抖了一下身體,恐懼的看著琰角與嚴大城。

「不、不可能!我竟然……竟然輸了?」

原本打算回頭來召集自己的人,全力進攻嚴大城,但沒想到當她再次回到原處時,自己帶來的人全都成了豬頭。

現在的她沒有式神、沒有可以使喚的天師,根本已經走投無路──

「方大人!請您幫幫我們!方大人!」

嚴蓉抬起頭來對著空中大喊著,像是在對某人求助,但是寂靜的黑夜中卻什麼人也沒有出現,只有嚴蓉那沙啞的哭音。

「方大人……方大人您在的吧!」

「姊姊……」

看見自己的姊姊被逼得像是要發瘋一樣,嚴大城仍舊於心不忍,馬上走過去想要抓住慌張的嚴蓉。

但是當他的手快要觸碰到她的肩膀時,遠方的夜空忽然落下一到雷光,貫穿了嚴蓉的身軀。

嚴大城錯愕不已的看著雙眼含淚的嚴蓉,當他們兩人的視線交錯的瞬間,掛在嚴蓉眼角上的淚水落了下來,而嚴蓉的身體也癱軟的倒了下來。

「……嚴……蓉?」

鮮血從嚴蓉的傷口處流出,很快的,嚴蓉的身下已經成了一片血海。

這讓嚴大城瞬間蒼白著臉色,蹲下身來緊緊抱起了嚴蓉,但嚴蓉卻因為血失去的速度太快,已經昏了過去。

「嚴蓉!嚴蓉!妳醒醒,喂!別死啊老姊!」

其他人一見到嚴蓉倒下,立刻全神貫注的警戒著四周,唯獨琰角一人黑著臉,注視著那從高樓的影子處慢慢走出來的人影。

那人帶著微笑,高傲的看著對他來說如螻蟻一般的嚴大城等人,而那些光束聚集而成的光鼠則是環繞在他的身邊,繞著他飛來飛去。

「沒想到嚴長老的孫女竟然如此沒用處,看來是我高估了妳,嚴蓉。」

「你……你這傢伙!」嚴大城怒視著那個男人,緊緊咬住自己的下唇,就連咬破了也沒有察覺到,任由鮮血從自己的嘴唇上流下來。

結束戰鬥的單冉佾以及陳筱曉兩人立刻走上前來,分別按住了嚴大城的身體,才沒讓氣昏頭的他直接衝上去揍人。

然而,站在他們身後的琰角卻是已經散發出了可怕的殺氣,黑著臉色一步步潮他走了過去。

連著兩次他都沒有察覺到光鼠的攻擊,如此屈辱,他可是不會單用一句「我沒看到」就接受!

他氣自己的失職,同時也氣自己能力不足,沒能保護到尹子離。

他與嚴大城一樣,都已經被怒火氣昏了頭,就連身後有人慢慢靠近也沒有察覺到,一直到那人從他身旁跨步過去,琰角這才睜大了雙眼,收起那充滿憎恨的怒氣。

「你總算出現了,方世翰。」

男人將兩手插入口袋中,側著身體面向這個面露奸笑的人。

在場的所有人都能感受到那一觸即發的火藥味,甚至有人因為緊張,連口水都忘了吞嚥。

然而那被人喚出名字的方成翰卻毫不畏懼對方發出的殺氣,仍然保持著嘴角的弧度,笑盈盈地看著那個男人。

「終於能夠跟你比試了,尹大人──」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