縱使嚴大城自己本身並不那麼覺得,也沒有察覺到這件事情,但是,他的潛在能力卻騙不了人。

這是嚴蓉所不知道的,嚴大城的力量。

琰角瞬間釋放出了自己身上所有的雷電,手中的武器散發出了耀眼的光芒,甚至強過了古賀,這讓在底下看著這一切的嚴蓉覺得非常不可思議。

「為什麼他能夠散發出這麼強的妖力……」

「哇賽,琰角現在看起來好像超級賽亞人!除了頭髮沒豎起來這點之外。」

不僅是嚴蓉,就連嚴大城自己也感到不可思議。原本他只是打算隨便做一個武器讓琰角應急,但是卻沒想到,自己做出來的武器不但沒有被琰角三兩下毀掉,反而還增強了他的力量。

但是嚴大城的驚呼,卻頓時被嚴蓉白了一眼。

「喂!你自己做出來的東西,為什麼還這麼訝異啊!」

「因為我也不知道我做出來的東西有這麼強嘛!」

「拜託你有點腦袋行不行!」

「我有用啊!別老把我當小孩子!」

「我不是把你當小孩,而是把你當笨蛋。」

「這點我倒是同意。」

忽然,沉默不語的琰角在空中開了口,聲音清楚的傳入了兩姊弟的耳中。他沒有任何提醒,就將手中的三叉戟往下扔,三叉戟插入了嚴蓉面前的地上,但是嚴蓉卻完全無感的垂下了眼,高傲的抬起了下巴,冷哼一聲。

嚴大城則是完全不明白為什麼琰角也把他當成了笨蛋。

「啊啊啊琰角你幹嘛站在我姊那邊!還有你為什麼把武器扔掉了啦!」

「我扔掉它是因為不需要。」琰角慢慢地朝古賀的方向抬起了手,眼神銳利的瞪著他。

忽然間,從琰角的手掌心裡出現了無數到閃光,就如同擊中尹子離的那些光束一樣,瞬間就貫穿了古賀的身軀。

沒想到琰角竟然有能夠貫穿古賀身體的力量,嚴蓉頓時傻住了。

號稱有著銅牆鐵壁的古賀,竟然會在身上留下傷口,這是她料想不及的。明明剛才不管琰角怎麼攻擊都沒有用,但是如今卻毫不費力的讓他受了傷。

她呆滯的慢慢低下頭來,看著那插在面前的三叉戟,說不出話來。

「這把武器……難道說……」

「就是這樣。」琰角鼓動翅膀,緩慢的降落在嚴大城的身後,而古賀的身體則是像墜落的隕石一樣,掉在旁邊不遠處的草地上面,動也不動。

他簡單的對著嚴蓉說著這四個字,將手放在嚴大城的肩膀上。

「這個人擁有『創造』的力量,由他的手所製造出來的武器,能夠大幅提升我的妖力──這是主人一開始就看出來的。」

「咦?什、什麼?什麼力……我有那種力量嗎!」

除了傻掉嚴蓉之外,連使出這股力量創造出武器來的嚴大城,也是渾然不知,在聽見琰角說的話之後,最驚訝的反而是嚴大城自己本身。

他想也沒想到自己竟然有這樣的能力。

「創……那、那是什麼力量!開玩笑的吧!有那種力量又能怎樣,這還是無法改變他是個菜鳥的事實!」

嚴蓉啞口無言,完全不能理解琰角說的話,對她來說那種力量根本就無法存活,天師最重要的才不是什麼創造的力量,而是操控鬼神的能力。

她不能允許、也不能承認!

「那種力量根本就不算什麼!古賀!」

「吼──」

原本已經倒地不起的古賀,忽然又大叫一聲,從地上站了起來,不斷用兩條手臂敲打著滿是洞孔的身軀,仰頭大喊著,聲音中帶著痛苦,但卻帶著更多的威脅。

琰角撇了古賀一眼,伸出手來指著古賀的身軀,瞬間,雷電從他的傷口中竄出來,纏繞住他的身軀,那原本纏繞在三叉戟上頭的銀色鎖鏈也活動起來,鑽入了古賀身上的那些洞孔中。

銀色鎖鏈伸長後,擺成了十字形狀,將古賀的身體牢牢的扣緊在半空中,動彈不得。雖然古賀仍然在嚎叫著,但是卻已經成了待宰羔羊,沒有辦法行動。

「你!」

嚴蓉氣呼呼地看著琰角,拿出了符紙想要招出其他的式神來對付他,但式琰角卻只是用力的壓低雙眸,隨即他身後的翅膀上射出黑色的羽毛,不偏不倚的穿過她手指上的符紙。

眼見符紙無法使用,嚴蓉更是氣瘋了,一旁的嚴大城則是有些擔心的看著大聲慘叫的古賀,忍不住說道:「琰、琰角,你這樣太狠了,式神也是生命,快把古賀放了。」

「我不會放了他。」琰角用著冰冷的口氣回應了他的要求,然後垂下眼來,看著緊張不已的嚴大城,「要釋放他的人是你。」

「你該不會是要我……」

嚴大城看著琰角認真的表情,忽然查覺到了他話中的意思是什麼,忍不住驚訝的張大雙眼。

琰角要求他的事情,他做不到啊!

「你做得到。」琰角就像是聽得見他心裡說的話一樣,認真的回答道:「若不是這樣,主人也不會如此信任你。」

「可是我──」

「你有這種力量。」

琰角說的話,增加了嚴大城的信心,然而他卻仍然對於自己的力量存在著疑惑。

他看著自己的手,握緊成拳頭。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