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話  覺醒

 

嚴大城從口袋裡拿出了一張空白符紙,咬破手指,用自己的鮮血在白色符紙上面迅速寫下了文字,完工後便將它朝琰角的方向扔過去。

白色符紙在空中變成了銀色鎖鏈,落在琰角伸出去的手掌上,他垂下眼眸,看著這條鎖鏈後,似乎明白了嚴大城的意思,立刻轉手將銀色鎖鏈綑綁在左手以及右邊的三叉戟上面。

隨即他迅速向前踏步,揮動著銀色鎖鏈,衝向古賀。

「陰間抓鬼的鎖鏈嗎?」看出那條鎖鏈是什麼東西的嚴蓉,馬上就察覺出嚴大城在盤算些什麼,不慌不忙地說道:「古賀可不是光用那東西就可以被束縛住的『鬼』喔。」

「誰說我要拿那東西來綁他了。」嚴大城嘿嘿笑了兩聲,指著古賀大喊:「琰角,快上啊!」

「哼!」

聽見嚴大城衝著自己大喊的聲音,琰角很明顯地擺出了不悅的表情,卻還是照著他的命令,將手中的銀色鎖鏈扔出去。

銀色鎖鏈有如被操控那般,像蛇一樣的在空中扭曲著,朝古賀的左手臂上綑綁住,當鎖鏈穩穩地抓住了古賀之後,它便瞬間拉直,牢固的緊縮在琰角手中的三叉戟上。

琰角垂下眼眸,冷冷的低語道:「落雷。」

瞬間,毫無烏雲的天空中落下閃光,擊落在琰角手中的三叉戟上頭,強大的雷電纏繞著銀色鎖鏈,發出青色的刺眼光芒,隨著鎖鏈的方向,延伸到古賀手臂上的那一端。

但是雷電不但沒有對古賀造成傷害,也沒有阻止他的攻擊行動。他鼓動著巨大的翅膀,筆直地衝向琰角,速度快到讓琰角還沒來得及用眼睛捕捉到他的身影,就被他那又硬又大的身體直接撞上去。

古賀揮動手臂,以那沒有被銀色鎖鏈纏繞的手展開攻擊,這回琰角沒有再給他攻擊自己的機會,立刻以三叉戟揮擋。

空中打得熱烈,但是地面上的兩人卻只是站在夜晚的寒風中,沒有動靜。

嚴大城至今仍然不敢相信,自己的親姊姊竟然會率領著她的那群天師跟班,成為單家人雇傭的人。

天師向來不與半妖合作,也不會幫助任何妖怪、鬼魂,這是天師們的默契,因為你幫不了所有的妖怪,或者是鬼魂。

天師並不是救世主,只是維持三界平衡的警察,不管偏袒任何一方都是不對的,但是嚴蓉這麼做,卻是在助長這件事情走向最糟糕的方向。

「為什麼要幫助單家人?妳知道天師的規矩吧,我們是不能幫助半妖的!」

「你有資格說我嗎?大城,你不也是在暗中偷偷幫助單冉佾,擾亂我們的追查,害我們兜了這麼一大圈才找到你們。」

「我不是在幫助那個陰沉臉!我是看在元凌的面子上才……」

「別騙人了,你從以前就是個心腸軟的傢伙,看到弱者就會忍不住出手幫忙,以前你不是還為了幫一隻妖怪脫困,欺騙了爺爺嗎?」

嚴蓉很不客氣地開始翻起舊帳來,越說越讓她感覺氣憤不已,忍不住就開始自言自語的碎碎唸道:「真是!爺爺為什麼還要把元老的位置傳給你?明明就是我比較適合,我才不會因為心軟而隨便打破天師的規矩,讓我們嚴家臉上蒙羞!」

「老姊,妳說過頭了。」一聽見嚴蓉提起那件舊事,嚴大城的表情就立刻變了,「我不准妳汙辱我的朋友。」

「哼,想威脅我嗎?大城,我的力量可是在你之上喔,這一點你應該很清楚吧。」

「是又怎樣?我自己的能力我自己知道,不需要妳來提醒。」

「既然知道的話就乖乖的把元老的位置交出來給我!」

「不行。」

嚴大城兩個字果斷地拒絕了嚴蓉的要求,但是這個回答,完全在她的預料範圍之內。

但是她只是想確定而已。

確定嚴大城對於元老之位有著貪念。

「你不願交給我的話,那麼我就只好用實力搶過來了!古賀!」

嚴蓉抬起頭來,對著正在和琰角比力氣的古賀大喊,古賀發出了非常大的吼叫聲,握住了琰角的三叉戟,用力將它折斷。

沒料到自己的武器竟然會斷送在對方的手上,失去武器的琰角頓時睜大了雙眼,但是卻沒有亂了腳步,反而將斷掉的三叉戟各自握在兩手中,擺成叉字型,擋下了那化成長劍,從他面前落下的手臂。

因為自己的武器被斷,琰角看起來非常的不開心,臉也臭到一個極點。

「你竟敢……」

古賀沒有等他把話說完,就將兩隻手臂交叉著朝他揮砍而來,看似凌亂的攻擊模式,但是卻劍劍逼退琰角。

身為古代用劍高手的古賀,那力量跟攻擊都不是開玩笑的,雖然琰角的力量極大,可要比武力的話,還是古賀占上風。

更別說琰角手中的武器還被對方斷成兩截了。

眼見琰角居於下風,嚴大城也不會坐視不管。他朝四周的地上張望著,隨手撿起一片葉子跟幾顆小石頭,把它們全部都滾成一個圓柱體後,將自己的鮮血塗了上去。

完成後,他將手中的東西向空中一扔,那原本普通到不行的樹葉,竟然就發出光芒,變成了一把三叉戟。

「琰角,接著!」

聽見嚴大城的呼喚,琰角很快的向下撇了一眼,隨即飛快向下接住那把三叉戟,橫擋在自己的面前,與古賀拉開了距離。

古賀朝著他嘶吼一聲,那發紅的臉頓時比之前還要更加燥熱,全身就像是冒起煙來。兩隻手臂上的長劍頓時染起了火焰,在夜空中耀眼無比。

琰角也不打算居於人後,召喚出雷電來,纏繞住身體以及自己的武器。

雷電與火焰在空中交纏,兩人沒有觸碰到對方,只是隔空用著力量較勁著,但光是這樣,那引發出來的強大壓力震得吹起風來,讓站在地上的那對姊弟睜不開眼。

式神的較勁,就等於是天師之間的能力拚比,藉由式神之間的戰鬥,能夠分辨出這個天師的能力究竟有多少。

然而琰角並不是嚴大城的式神,他的力量來源,是來自於尹子離,如果要做出能夠承受住琰角雷擊的武器,必須要有相對等、或者是接近的力量。

琰角手中的三叉戟,不但穩穩地承受住他的力量,甚至還能夠讓他運用自如,就如同於他原本的武器那般──

當琰角握住嚴大城給他的三叉戟時,他才終於明白,為什麼尹子離會如此看重嚴大城,甚至不惜命令他「暫時」成為他的式神。

因為嚴大城的確擁有成為天師的資質。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