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嚴蓉的最強式神──古賀,是傳說中的戰神。

文獻紀載,古賀是個身高八尺、強壯,且使用巨型劍的男人,據說他一揮手就能夠殺十人,一揮劍則是能夠將房屋分為兩半,有人將他比喻為「鬼」,但他畢竟只是普通的人類,不可能成為「鬼」。

可是在他死後,這一點倒是不成問題了。

古賀太過強大,為了限制他這強大的力量,嚴蓉便將他的力量封印起來,只有在古賀憤怒的時候,才會將他的力量全部解放出來。

而琰角的攻擊確實做到了這一點。

老實說,嚴蓉自己也沒有把握能夠在古賀釋放所有力量的狀況下,控制好他,但是只要能夠替自己出一口氣,就算古賀最後暴走也無所謂。

變成「鬼」的古賀,身體像是漆上紅色的油漆一樣,同時還散發出熱氣來。他手上的劍已經與自己的身體融為一體,但劍卻消失得不見蹤影。

即便如此,古賀現在的身體也有如凶器般,散發著威嚇感十足的氣息。

「跟自己的劍……融合了?」

嚴大城吃驚的看著變成鬼模樣的古賀,被他的可怕氣焰完全壓制住,忍不住顫抖起來,但是琰角卻毫不受影響的站在嚴大城的面前,將三叉戟一揮而下,吹起一震強風,不出吹灰之力就驅散了古賀帶來的壓迫感。

因為琰角的關係,嚴大城這才慢半拍的回過神來,他一抬頭就看見琰角斜過眼狠狠瞪著他看的模樣,忍不住摸著頭苦笑起來。

「謝……謝謝你,差點就被牽著鼻子走了。」

「他不是跟劍融為一體。」琰角回視線,注視著古賀那張野獸的面孔,沉默的垂下雙眸來,「而是他成為了劍,這才是這傢伙原來的模樣。」

「原來的模樣?」嚴大城瞪大雙眼,指著那已經根本不成人形的古賀大喊道:「這樣子根本不能說是人類吧!他原來就長這樣嗎?也太誇張了!」

「要來了。」

琰角沒有繼續搭理嚴大城的話,迅速握緊了手中的三叉戟,緊盯搖晃身體、像是喝醉般的古賀。一眨眼的時間,古賀那龐大的身軀像是消失了一樣,不見蹤影,只留下由他身體散發出的煙氣。

古賀的速度快到讓嚴大城完全無法捕捉到他的蹤影,但是琰角卻先他一步的抓住了他的腰,張開翅膀飛入空中。

嚴大城只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忽然騰空,腳邊吹過一陣強勁的風,當他低頭看著腳下後才發現,古賀竟然一聲不響地出現在他剛才站的地方,狠狠的落下一拳,將地面打碎。

幸好這個時間點馬路上沒什麼車子,不然恐怕要引起一場車禍了。

「這個地方不方便。」抓著他的琰角鼓動翅膀,什麼也沒解釋,直接將嚴大城帶走,古賀注意到在空中移動的兩人後,瞪大了雙眼,同樣從背後張開了翅膀,追了上去。

沒想到連古賀也長出翅膀來,嚴大城這下子又更加驚愕了。

「為什麼那傢伙也有翅膀啦!這不科學!」

「閉嘴。」

琰角冷冷的朝他命令著,臉色黑到讓嚴大城馬上摀著嘴巴,不再開口當個問題寶寶。

等到他安靜下來之後,琰角也已經來到了目的地,用力一扔將他往地上丟下去,害得他在地上滾了好幾圈,最後屁股朝上的撲倒在地。

「痛痛痛……」他翻身坐在地上,這時他才發現自己掉在草地上面,等到抬起頭來之後,他才發現自己竟然被琰角帶到長滿青草地的山上去了。

「不、不會吧……這裡是哪裡?」嚴大城鐵青著臉,看著連一點光線也沒有的深山,完全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在這裡。

琰角在將他扔下來之後,緩緩地落在他的身旁,將兩手交叉放在胸前。下一秒,古賀那巨大的身體從天而降,將地面凹陷出一個巨大的坑洞來,那下墜的力量甚至吹起強風,把嚴大城整個人往後吹飛,又滾了好幾圈。

幸好琰角抓住了他腿,才讓他停止翻滾。

等待強風消失過後,古賀竟好戰的揮動拳頭,朝兩人撲過來。琰角眼角的餘光注意到古賀的行動,立刻將手中的嚴大城往旁邊甩飛,舉起三叉戟,擋住了古賀揮過來的拳頭。

當古賀的拳頭觸碰到三叉戟的那一剎那,兩人所站的地方迅速龜裂開來,下陷好幾公分,同時又引起了強風吹拂。

這回嚴大城是緊緊的抱住了旁邊的大樹,才沒讓自己被吹走。

「這個場地不錯。」隨後來到的嚴蓉,從巨大的白色符紙上跳了下來,優雅的踩在草地上面,輕輕用手撥動自己的長髮,勾起了嘴角,將手舉起來,那張白色的符紙便變回了原來的大小,回到她的手指中。

她將符紙貼在擦著淡粉紅色的嘴唇上面,勾起嘴角,淡淡地向嚴大城那呆滯的表情說道:「不過我可不會再讓你逃走了喔,大城。」

「啊,我知道。」嚴大城將沾滿身上的雜草拍掉後,扶著大樹的樹幹站起來,用手背擦去了臉上的汗水。

那笑容代表著什麼意思,嚴大城再清楚不過了。

然而他也有他的尊嚴,他不能在這裡被打敗!

為了那些相信他的朋友們,為了尹子離對自己的信任,為了房元凌以及單冉佾這兩個好朋友──他必須打贏這場戰鬥。

嚴大城捏緊了拳頭,挺起胸膛指著嚴蓉說道:「我可是不會放水的,姊姊!」

 

 待續~

, , , ,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