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的話我們一定要在天兵天將發現御明師父前找到他。」

「對,我也是這樣想的。可是唯一能夠察覺到他氣息的呂洞賓也不知道跑去哪了。」

「難道說他不在天庭嗎?」

「不,他在。只是以我的能力,無法追蹤到他而已。」

「啊──這個的話不用擔心,我可以找到那個笨蛋喔。」

鐘離權笑咪咪的推薦自己,不過,卻馬上被慎林還有房元凌冷眼以對,兩人很有默契的朝他哼了一口氣之後,同時把頭轉了回去,沒有打算要去理會他的意見。

被兩人無視的鐘離權,有些受傷的垂下眼來,嘟起了嘴。

「你們兩個人真冷淡,我可是好心想要幫忙耶。」

「用不著你這傢伙幫忙。」慎林冷哼著,完全不打算借助他的力量,繼續與房元凌說道:「總之,我們先去找御明。」

「你沒關係嗎?慎林,你說過你不能介入的。」

「難道你覺得我應該放你一個凡人在天庭亂闖亂逛嗎?」說到這,慎林又忍不住嘆口氣,「唉!我原本是想說讓呂洞賓陪著你,至少你還有個照應,但現在那個笨蛋竟然跑得不見人影……」

「所以說,讓我去把他帶來嘛。好不好,小慎?」

鐘離權再次提出自己的建議,但這回,慎林卻連看也沒看他一眼。

「御明那傢伙的目的是古書,雖然我不曉得他到底為什麼要毀掉煉丹房,還帶走煉丹仙人的魂魄,不過,那傢伙最終還是會到古書所在的地方去的。」

「吶吶,我說小慎──」

「古書的事情,玉帝大人也知道,他應該也會派人去古書所在地埋伏,如果想見到御明的話,那裡是最好的……」

「小慎──我去把呂洞賓那笨蛋抓來給你好不好──」

「……最好……的……」

「小慎──我會乖乖聽小慎的話,所以你讓我去嘛──」

「你這傢伙到底煩不煩啊!」

再也忍受不住鐘離權在一旁吵鬧的慎林,不顧形象的握緊拳頭,狠狠地朝鐘離權的頭頂砸了下去,痛得讓鐘離權蹲在地上,顫抖著身體。

「好痛!小慎你怎麼突然打人?」

「誰叫你這傢伙一直吵鬧不休!」慎林將兩手交叉放在胸前,哼了一聲,回過頭去繼續朝房元凌抱怨道:「為什麼你就偏偏挑上這傢伙幫你,真是煩死人了,早知道會變成這樣,我還不如違反規定直接把你強行帶來。」

「真巧,我也覺得你早點這樣做就好了。」

「哼!真是不爽。」一直不斷對鐘離權的存在感到惱火的慎林,最後總算是鬆了口,朝蹲在地上的鐘離權踢了一腳,「喂,快去把呂洞賓那傢伙找出來。雖然我覺得他應該不至於會跟御明聯手,但是為保安全起見,還是先找到他比較妥當。」

「咦?你讓我幫忙了?」聽見慎林竟然鬆口讓他幫忙,鐘離權馬上破涕為笑的從地上跳起來,高舉雙手歡呼著,「耶!太好了,我又是小慎的神使了!」

才剛說完這句話,慎林馬上就擠著青筋,一腳從他的屁股上狠狠踹下去,剛好他們站在湖邊,於是鐘離權就這麼輕鬆的被他踢入了湖中。

「我不是說你吵死人了嗎?哼。」

房元凌看著慎林,臉頰落下汗水。

這跟他在綠瑤的記憶中所看到的慎林,形象不太一樣啊。

「哈哈哈哈,果然還是生氣的小慎最可愛了。」

「蛤啊?」

鐘離權的一句話,可以讓慎林馬上火山爆發,房元凌看著他們兩個人的互動,總覺得,很像是在看另外一個御明與呂洞賓,忍不住想笑出來,但是慎林卻很快地回頭瞪著他看,讓他馬上抹臉把笑容收起來,輕咳兩聲,裝作沒事。

慎林不悅的乍舌,將兩手交叉放在胸前,看起來很火大的樣子,但他還是繼續對鐘離權下達命令:「要是呂洞賓想做什麼蠢事的話,就把他給制伏。我想你應該不會打不過他的吧?」

「當然。」坐在湖中的鐘離權笑呵呵的盤起腿來,伸手將頭髮從額頭上撩起,勾起了嘴角,「我再怎麼說也是比他資深的前輩喔。」

「哼。」慎林再次冷哼,轉過身去拉住了房元凌的手臂,對他說:「走吧,我帶你到藏匿古書所在處。」

「啊……喔……」房元凌回頭看著朝他們微笑揮手道別的鐘離權一眼後,便任由慎林將自己拉走。

不過,他也開始覺得有些奇怪了。

慎林說過,只有他可以阻止御明,可是這又是為什麼?明明這樣看起來,他才是需要處處被人幫忙的,阻止御明這種事情,應該是不需要他出場才對,但慎林卻很堅持一定非他莫屬。

想來想去,他想到的就只有綠瑤的玉珮而已,但綠瑤已經魂飛魄散,就算是這玉珮裡有留有她的一魂一魄,也不可能讓綠瑤再出現一次。

那麼,非他莫屬的原因又是為了什麼……

「慎林,我能問你一個問題嗎?」

「嗯?」

聽見房元凌的聲音,慎林只是應付似的發了個聲,沒有停下腳步,不過卻用凶狠的眼神朝他瞄了一眼。

房元凌無視了他那凶狠的目光,開口問道:「為什麼非我不可?我有什麼特別的嗎?」

「喔,原來你還不清楚自己的存在有多重要啊。」

「什、什麼?」

在慎林的視線下,房元凌總覺得自己的問題好像有些愚蠢,但他真的不明白。

見到他露出了迷惘的表情,慎林勾起了嘴角,不介意的向他解釋:「你記得,你的玉珮是從哪來的嗎?」

「不記得了,我只知道這玉珮從我小時候開始,就一直在我身邊陪著我。」

「那玉珮在綠瑤過世之後,落在誰的手上,你知道嗎?」

「這個我倒是沒有聽說過……」

「是何廣。」

「他拿走了玉珮?」

沒想到,綠瑤貼身的遺物,最後是落在了何廣的手上。

何廣將玉珮送給了綠瑤,表示心意,而在綠瑤死後,玉珮又物歸原主,說來這樣真的很悲傷,彷彿自己沒有得到答案,就接受了殘酷的現實。

對何廣來說,那是多麼的令人心碎。

「可是如果何廣拿走了玉珮,那又為什麼會在我的身上……」

「我不曉得。」慎林嘆了口氣,語氣無奈的說:「雖然我認識那傢伙很久了,可是,直到現在我仍然搞不懂他腦子裡究竟在想些什麼。」

「你在那之後還有見過何廣嗎?」

「算是吧,不過印象不是很好。」他瞇起了眼睛,像是想起了糟糕的事情一樣,語氣變得有些冷淡,「也許你不記得了,但是這枚玉珮,一定是何廣交給你的。」

「我、我跟何廣見過面?」

「只有這種可能,因為何廣是不可能讓這最重要的玉珮離開他自己。」

沒想到這枚玉珮竟然是他從何廣的手上拿到的,可是,他真的對這件事情完全沒有記憶,再說他也真的對何廣這個人完全沒有印象,要說他小時候見過何廣,還從他的手上拿到這枚玉珮……

如果真是這樣,何廣為什麼會選上他?為什麼……

「你現在肯定有很多問題想問。」

「當然啊,為什麼何廣會把玉珮交給我,為什麼會選擇我?難道他早預料到我之後會遇見御明嗎?」

「別問我這些。」慎林將頭轉回去,繼續走著,「我想問的問題不比你少。」

關於這點,房元凌也很清楚。

於是他收起了滿腹的問題,繼續跟隨著慎林的腳步。

只要往前走就可以知道答案了吧?包括那卷古書、還有御明的過去,以及何廣將玉珮交付給他的目的。

 

 

第四集試閱結束~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