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話    天庭

 

在與單冉佾他們分開之後,鐘離權帶著房元凌留在原地,隨便找了張椅子坐下來,還順手買了旁邊攤販賣的可麗餅,高興的在那裡吃著。

當然,他也很好心的替房元凌買了一份,只不過房元凌很不賞臉的沒理會他,讓他很愉快的一人吃著兩份可麗餅,而魂蟲則是很沒精神的抱著黑色提燈,縮在他的頭頂上。

房元凌悄悄看著一副很開心的鐘離權,實在不知道他究竟在打什麼主意,明明他也知道時間不夠,卻還是這樣不慌不忙的。

注意到他困惑的視線,鐘離權反而很輕鬆的舔著嘴唇,笑著說:「別急別急,天庭的門可不是全天候都開啟的。」

「你現在是在等門開嗎?」

「是啊,所以你也放輕鬆點,吃個可麗餅吧。」

「我不餓。」

房元凌很不領情的拒絕了他,繼續叼著吸管,安靜的坐在旁邊。

不過他才剛吸了幾口紅茶,鐘離權就忽然站起身來,把手上的垃圾投入垃圾桶之後,拍拍手對他說:「時間差不多了,我們走吧。」

「蛤?」聽見他這麼說,房元凌又是一愣,不悅的皺起眉來,「你不是剛剛才……」

話才說到一半,鐘離權就笑盈盈的抓住了房元凌的手臂,把他從椅子上拉起來,讓他沒機會再反駁下去,對他解釋:「剛剛還沒到開門時間啊,現在開了喔。來,再不快點的話又要再等兩、三個小時了。」

「……你的開門時間到底是怎麼算的。」

「很簡單,大概就跟你們上班打卡那種感覺差不多。」

「你是想說你現在是趁著午休偷溜出來吃點心的嗎。」

「哈哈哈哈,看來你明白了那個意思嘛。」

「誰明白得了你那奇怪的表達方式。」一肚子火的房元凌用力的把手抽回,不管怎樣,他就是沒辦法完全信任這個男人。

「啊,對了對了。」忽然間,鐘離權又像是想到什麼事情般的,指著房元凌頭頂上的魂蟲說道:「這傢伙不能跟著去喔。」

「咦?藍藍不能去?」

「這傢伙是靈魂的聚合體,無法接受天庭那種乾淨的地方,要是你帶牠去的話,牠可會消失不見的。」

「唉,你應該早點跟我講的啊,這樣我還能讓牠跟著冉佾他們一起走。」聽見鐘離權這麼說,房元凌也只能無奈地將躺在自己頭上的魂蟲抱下來,對雙眼含淚的牠說道:「你先回家吧。」

見魂蟲還在為了青火燈熄滅的事情傷心,房元凌知道,讓牠回家是最快的方式。魂蟲乖巧的點了點頭,往他的胸前蹭過去,表示不捨。

但房元凌只是寵溺的摸摸牠的頭,然後將自己的手機塞給了牠。

他沒有開口下達任何指示,也沒有對魂蟲說什麼,但是,魂蟲卻像是知道他的想法一樣,小心翼翼的將手機放入黑色提燈裡面,在他的頭頂上盤旋幾圈後,飛入空中,消失不見。

等到魂蟲安全的離開後,房元凌才再次轉過頭去,看著那張笑嘻嘻的臉。

雖然他也懷疑自己就這樣毫無防備的跟著鐘離權去天庭,會不會有危險,可是,現在的他已經沒有其他方式能夠去天庭了,要是在找不到方法的話,他不知道自己到底還能不能來得及阻止御明。

那時慎林並沒有站在御明他們那邊,所以讓事情演變成如此,而現在,他卻不再視而不見,選擇了告訴他事實,並讓他幫忙。為了這樣的慎林,他願意相信他,願意相信慎林並不是真的那麼冷解,只是礙於他的身分,無法提供協助。

在這裡等待時間過去的空檔裡,他想了很多,將所有事情都整理得差不多了,內心裡,也大概有了些猜測。

只是要證實他的猜測是否正確,必須先見到御明本人才行。

回頭看了鐘離權一眼,見到他已經伸手從天空招來了白色的雲朵,踩了上去,正在等著他,房元凌這才慢慢走過去,抬起眼來對上鐘離權的笑容。

他不覺得鐘離權沒有看到他剛才的小動作,如果他有變些眼色或表情,那麼他還會覺得正常,但問題就在於鐘離權這冷靜的態度,讓他更加不安。

「你只要送我去天庭就好。」

他對這個不知道心裡抱持著什麼念頭的男人說道,也算是在提醒他,別去做多餘的打算,而鐘離權也是面帶笑容的回答他:「我也是這麼打算的。再說,身為天庭八仙之一的神仙,我也不能被天庭的人發現我把人類帶到天庭去,這樣是違反規定的。」

「違反規定……嗎……」

鐘離權也好,慎林也好,每個「神明」開口閉口就是這句話,讓房元凌下意識的感到反感。他看著鐘離權朝他伸出手,要讓他搭上雲朵,便撇撇嘴,把手交給了他。

鐘離權一個使力將房元凌拉上雲朵後,變乘著它,帶著房元凌朝空中飛過去。

 

待續~

, , , ,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