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元凌!」

嚴大城看見房元凌掉頭就走,自然也是馬上追過去,揪住鐘離權衣服的單冉佾則是用力的咬著下唇,狠狠的甩開了他的身體後,追上了他們的腳步。

被留在原地的鐘離權拉了拉胸前凌亂的衣服,嘴角仍是上揚著。

「呵呵,真是有趣的三個人。尤其是那個叫做元凌的小弟弟……」他將雙眼拉直成一條線,眼瞳中,散發出一種奇異的光芒,像是已經有了主意。

憤恨離去的房元凌,想也沒想的立刻走到駕駛座上去,緊跟在後的兩人也只能各自上了車,但是他們都沒有人敢坐在副駕駛座。

關上車門後,房元凌並沒有馬上發動車子,而是把頭往前靠在方向盤上面,長嘆一口氣。

「唉──線索又歸零了。」

「……凌,很抱歉,我不該同意來找他幫忙的。」

「喂喂,為什麼你這樣說起來好像都是我的錯啊!」

「開車帶我們過來的人不是你嗎?」

「我只是隨便開到一個空曠的地方好讓你把他叫過來啊!」

「好了啦,你們。」房元凌最後仍然只能夠苦笑的勾起嘴角,回頭望著後座的兩人,「現在既然線索都沒了,我想只能去找尹大哥問問看,看他有沒有什麼辦法讓我們去找到御明了。」

「可是你知道尹大哥人在哪嗎?」聽見要找尹子離,嚴大城的雙眼馬上散發出了神采奕奕的光芒來,很是興奮。

房元凌掏出了手機,點頭道:「尹大哥之前跟我交換了電話號碼,要找他應該不難。」

「好好喔──給我給我,我也想跟尹大哥交換電話號碼!」

「到時候你自己去問。」

見到嚴大城打算把自己的手機搶走,房元凌馬上就把退得遠遠的,不讓他碰自己的手機,讓嚴大城垂頭喪氣地趴在椅背上面,垂著兩行清淚。

就在房元凌正打算按下通話鍵的時候,副駕駛座的車門忽然被人打開,剛才被他們三個人列為拒絕往來戶的鐘離權竟然就這樣大搖大擺的坐進車裡,頓時把車內三人嚇到傻掉。

過了許久,他們才又同時回過神來,下一秒就是打算開車門逃跑,但是鐘離權卻比他們更快的按下了鎖車門的按鍵,看著他們慘白望著他的表情,嘿嘿笑著。

「你們三個還真是傷人。」

「……你到底想幹嘛。」房元凌很不喜歡他。就算他是八仙好了,給人的感覺討厭就是討厭,這不是靠著身分就能夠改變的。

知道自己不受這三個人的歡迎,鐘離權也只是無辜的舉起雙手,「你們要去天庭對吧?我替你們帶路。不過就像我說的,人類跟半妖無法踏入天庭,這是規矩。」

「你的意思是只有我能夠進去嗎。」

「因為你有著綠瑤的一魂一魄啊,之前是不是有個傻瓜土地神把你誤認成了神?」

鐘離權嘻嘻笑著,但說出口的話,卻讓房元凌吃驚。

為什麼連慎林誤認他是神的事情,他都知道?

但很快的他就冷靜下來,不去想這個問題。現在在他面前的人是八仙,就算他有什麼特殊能力也沒什麼好訝異的,更何況是知道這種事情了。

可是,就算嚴大城與單冉佾不能隨他一起去,他們兩個人也是不會乖乖聽話待在這裡等他回來的。

就像是看出了房元凌的顧慮一樣,鐘離權笑著說:「別擔心,他們兩個人另外有任務,你只要跟著我去天庭就好。」

「任……務?」

鐘離權對房元凌笑了笑之後,便轉頭對後座那兩個人說道:「我會陪著元凌小弟一起回天庭,所以你們不用擔心他的安全問題,不過相對的,你們必須替我做件事情。」

單冉佾與嚴大城互看一眼,實在很不想答應下來,就連房元凌也不是很信任鐘離權,不太想照著他的計劃行動。

但是,鐘離權卻攤開手掌,從掌心上召喚出一個粉紅色的蓮花花苞,當單冉佾見到那個花苞的瞬間,立刻睜大了眼,一把就將那個花苞搶了過去。

「千河?為什麼千河會在你的手上!」

「失去主人又失去依靠的花精,只能回到沉睡之中,不過,沒有靈力的灌溉,我想這個花精應該也活不了多久吧。」

「什……怎麼會……」

單冉佾緊張的捧著手中的花苞,雙手不停顫抖著。

沒見過他這種表情的嚴大城,忍不住擔心起來,他看看單冉佾,再看看房元凌,最後只好大嘆一口氣,煩躁的搔著頭髮。

「該死!我知道了啦!別露出這種表情來!」嚴大城氣急敗壞地指著鐘離權笑咪咪的表情說道:「喂!你給我好好保護元凌,聽見沒!元凌你不用擔心,陰沉臉還有這個花精就交給我了,到我那裡去的話,應該可以讓她復原。」

房元凌微微一愣,沒想到嚴大城竟然會主動幫單冉佾的忙。

他還以為這兩個人的感情非常不好呢。

不過,他也很擔心千河的狀況,看著花苞,他能夠從上面的「氣」感覺到,千河現在非常微弱,就如同鐘離權說的那樣,如果再不想辦法的話,千河真的會死。

雖然他知道這是鐘離權故意讓他跟他獨處而製造的機會,但是,他也不能對千河見死不救。

於是他點了頭,同意了鐘離權的打算。

「我明白了,我跟你回天庭。大城,我先開車送你們過去,告訴我你們要去那裡。」

「還是我來開吧!這樣比較快。」

「你給我報地址就好!」

房元凌絕對不會再把方向盤交給這個危險的男人,他可不想再體驗一次在平路上玩雲霄飛車的滋味。

不過,旁邊的鐘離權倒是笑咪咪的說:「讓他開吧,反正我們用不到車子的。」

房元凌聽見這番話,不禁傻住了。

他不想把他的寶貝車子交給嚴大城啊!

可是在鐘離權笑咪咪的臉上看來,似乎是不容許他拒絕,於是他只好深嘆一口氣,回過頭去對後座的兩人說道:「好吧,車子給你們用。不過記得不要違規駕駛,懂嗎?」

「嘿嘿,我大城做事你放一百萬個心吧!」

「就是因為是你我才擔心的……」

房元凌忍不住低聲嘆息著,轉身下了車,鐘離權也笑咪咪地跟著開了車門。

他們四個人換了座位後,房元凌站在駕駛座旁的車窗前,對嚴大城叮嚀著:「你給我安全駕駛!懂了沒?」

「懂啦懂啦。」

嚴大城開心地揮揮手,看就知道他根本沒在聽。

知道自己說再多也沒用,房元凌也只能嘆氣,然後取下了自己的手錶,繞過嚴大城的身體,遞給了單冉佾。

單冉佾看著房元凌給他的手錶,不明白的說:「凌,我自己有戴。」

「你這笨蛋,我如果不在你身邊的話,萬一你的妖氣又多到滿出來怎麼辦?這個手錶裡面有我的淨化之氣,是照時間慢慢釋放出來的,可以稍微平衡一下你身上的妖氣。」

聽見房元凌這麼說,單冉佾便脫下了自己的手錶,交給了他,「那麼我跟你交換吧。」

「嗯,好。」

房元凌笑著與單冉佾交換了手錶,之後便往後退了幾步,目送著嚴大城與單冉佾開車離開,說不擔心是騙人的,可是,眼前他還有事情必須去完成。

他大口的深吸了一口氣後,把還在自己身旁轉來轉去的魂蟲抱在懷中,轉身對鐘離權說道:「我們走吧。」

「如你所願。」

鐘離權笑著回答他。

然而在這抹笑容底下,藏著究竟是什麼樣的念頭,卻無人能知。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