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辦,明明他們已經答應了慎林,要去把御明帶回來的,可是現在他們連能夠去天庭的方法都找不到。

嚴大城與單冉佾同時看著垂頭喪氣的房元凌,眨了下眼之後,很有默契地回頭互看著。

「喂喂,陰沉臉,你說我們該不該告訴元凌那件事情啊。」

「你是笨蛋嗎?為什麼偏偏要挑在這種時候告訴他。」

「因為搞不好那傢伙有辦法幫我們啊,我沒記錯的話,他也好像是神還是什麼的……」

「是八仙。」

「阿對對,就是那個。」嚴大城聽見了那個重要詞彙後,馬上敲著掌心,開心的對房元凌說道:「元凌,你別擔心,我們還有一個方法啦。」

早就已經聽見這兩個人對話的房元凌,忍不住抬起頭來,看著一喜一憂的兩張臉,不太明白嚴大城說的是什麼方法。

但嚴大城卻是嘿嘿笑著,抬起了食指,指著天空說:「你不在的時候,我跟陰沉臉遇到一個傢伙,那個人自稱是八仙,還跟我們說了你跟尹大哥的事情。」

「所以你們知道我跟尹大哥去做了什麼?」

「大概知道。」單冉佾接了話,繼續說下去,「他有說過,如果我們之後有什麼麻煩的話,去找他就可以了。現在呂洞賓和御明都沒有下文,我想,那個人可能早就猜到事情會變成這樣。」

「等等,你們……到底在說誰……」

房元凌聽得越來越糊塗,看他們兩個人很有默契的一搭一唱,感覺真的很不習慣,不過,這樣他也明白為什麼他們在看見慎林,以及他被尹子離帶回家裡來的時候,並沒有追究下去,只是抓著他質問有沒有受傷或者怎麼了而已。

原來,這兩個人早就知道他要去做什麼。

「你們早就知道呂洞賓和御明師傅的事情?」

單冉佾與嚴大城聽見了房元凌說的話,便同時嘆了口氣,由嚴大城開口回答。

「嗯,聽那個人說的。」

「那個人到底是……誰?」

「啊啊,他說他跟呂洞賓一樣都是八仙,所以他的名字你大概也不陌生。」嚴大城笑了笑之後,接下去說:「他叫做鐘離權,就是八仙之中最資深的那位。」

鐘離權這個名字,他當然聽說過,不過接連著在生活中出現傳說故事裡才會有的名字,還是讓他有點不太習慣。

但是,既然都有呂洞賓了,那麼有鐘離權也不奇怪。

「鐘離權……八仙之一的他為什麼現在才出現?」

雖說同樣都是八仙,再怎麼說應該也有些交情在,但如果是因為這樣所以才出面協助的話,他早就已經認識其他八仙了,不會只到現在才出現一個鐘離權。

不過他的問題對單冉佾與嚴大城來說,並不是什麼太大的問題。

面對房元凌的問題,單冉佾回答道:「八仙雖然是美稱,但並不是時常在一起的,他們仙人之中的團體關係跟我們的觀念不太一樣,再說,八仙的稱呼也是我們人類自己替他們掛上的。」

「這麼說也對,可是他為什麼要找上你們?」

「因為他知道我是御明的徒弟,而你,則是他選上的青之使者。」

「難道說鐘離權也知道他們兩個人的事情?」

「嗯,應該說,天庭裡面沒有人不知道他們兩個交情好的事情,只是,封印御明身體,並抽出靈魂的方式,是鐘離權教呂洞賓的。」

「那他知道呂洞賓打算……」

「他知道。我們聽見這個方法的時候,也是挺驚訝的,不過我也不是不懂呂洞賓的心情,如果說換作是我的話,我也會那麼做的。」

聽見單冉佾這麼說之後,房元凌反而無奈地嘆氣,垂下肩膀來。

「原來如此,所以這才是你們當時看起來這麼冷靜的關係嗎。」

他們兩個見到慎林的時候,還有聽見他說出實話的時候,都顯得特別冷靜,尤其是當他問著嚴大城是不是有事情瞞著他時,他那種慌張的模樣,都足以證明他不在的時候,發生過什麼。

原本他認為應該只是普通的小事,不用追問下去,沒想到,居然會是遇上了鐘離權。

現在他們只能求助於這個人了嗎……

「既然你們認識鐘離權的話,那麼怎麼不早點說,還跟著我跑來這裡。」想到這,房元凌就忍不住覺得有些生氣。

這兩個人手上的線索明明就比他好,可是居然都不跟他說,害他還傻傻地跑過來這裡,結果撲了個空。

但是,單冉佾與嚴大城卻臉色很不好的互望著,看起來不像是很願意去找這個叫做鐘離權的人一樣,讓房元凌有些好奇,他們之前到底跟這個人發生了什麼事情。

不過他沒細問,快步走到車子那邊去,打開了車門,催促兩人。

「走吧,我們現在沒時間在這邊發呆了。早點找到去天庭的方法,才能夠早點把御明師傅帶回來。」

「啊──元凌,等一下、等一下啦!」

不知道為什麼,嚴大城居然跑過去,把手放在車門上面,阻止坐進去的房元凌把車門關起來,臉頰掛著汗水,緊張兮兮地看著他。

一見到他像是有什麼話要說的樣子,房元凌便停下來,抬起頭看著他,但是眼睛才剛對上,嚴大城居然又把視線挪開,看起來就是還有事情瞞著他沒講。

心急加上嚴大城的態度讓他著急不已,房元凌忍不住生氣的對他說:「大城,你有話就趕快說出來,別再這樣吞吞吐吐的。以前那個總是直來直往的你跑去哪裡了?」

「唔嗯……」嚴大城被責備,嚇得縮起肩膀來,身體壯碩的他現在看起來就像隻小倉鼠一樣,不過房元凌卻沒有因為這樣而心軟,仍舊狠狠的瞪著他看。

直到那總是沒出聲的單冉佾,走到車子的另一邊,打開後座坐了上去後,才打破了這尷尬的氣氛。

一直以來都要搶著副駕駛座位置的單冉佾,忽然選擇了後坐的位置,讓房元凌有些驚訝,不過單冉佾本人倒是沒有想太多,只是抬起眼來對他們兩個人說:「準備走了,凌說得對,我們現在沒有時間浪費。」

「知、知道了啦。」嚴大城像是被戳中痛處一樣,緊咬著下唇,看起來有些不太甘心的樣子,猛力一推,把房元凌推到副駕駛座上去,自己則是坐上了駕駛座。

沒想到自己會被嚴大城從駕駛座上趕下來的房元凌,還沒坐穩,就感覺到嚴大城踩下了油門,車子「咻」一下得馬上往前衝刺。

突然之間變成這樣,讓房元凌有點反應不過來,他只好手忙腳亂的坐穩身體,拉上了安全帶,手裡還緊緊抱著黏著他不放的魂蟲,臉色蒼白的看著前方。

「大、大城,你開慢一點,前面是懸崖啊──」

「我技術好的很,安啦!」嚴大城語氣輕鬆地說著,但是,眼神卻是異常認真的看著前方。

見到嚴大城這副難得認真的側臉,房元凌不禁有些擔心起來。

他們兩個人到底是在顧慮什麼……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