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話    青火

 

青火,是御明的分身。

在接受御明指導的時候,他曾經問過御明,這些青火是從哪裡來的,當時的御明並沒有解釋清楚,只對他說,就把青火當成是他的分身就好,其他的不需多想,他也沒有必要知道。

當時,房元凌並沒有想太多,也就只是聽聽過去了。

但是現在青火燈熄滅,也就代表御明已經不在他們身邊了──照這個方向去猜測,應該沒錯吧?

一想到御明很有可能已經遭遇了什麼危險或不測,房元凌的心情就不禁緊張起來,他頭一回,馬上對著單冉佾說道:「冉佾,還有沒有什麼辦法能讓我們找到千河?現在只有她可以告訴我們怎麼找到御明師傅了!」

聽見房元凌緊張的聲音,單冉佾這才從驚訝中回過神,沉默地看著房元凌的表情,神色看來有些恍惚,似乎也對青火燈熄滅的事情感到吃驚。

他試著用安撫的口吻,對房元凌說道:「凌,你別緊張,青火燈熄滅不代表那傢伙出了事,也許他是把力量收回去,刻意不讓我們利用青火燈找到他。」

「不管怎麼說,青火燈會熄滅一定與御明師傅有關。」房元凌咬著牙,擔心的抬起頭來,看著他,「加上這裡的模樣也有了改變,山頂也完全感覺不到結界的存在,簡直就像是御明師傅完全從這世界上消失了啊!」

「凌……」

見到房元凌擔心不已的樣子,單冉佾一時間也說不出什麼話來安慰他,反倒是站在兩人身後、完全不清楚狀況的嚴大城,倒是很平靜地搔搔頭,吐出了那麼一句話來。

「結界不是消失了。」

嚴大城轉身面向兩人,從口袋裡分別拿出了一張白紙跟一枝鉛筆,在上面畫起圖來。

房元凌與單冉佾兩人看著嚴大城的動作,不明白他想做什麼,乾脆就這樣安靜地站在那裡,一直到等他把圖畫完,開口解釋。

「這裡是我們在的地方,然後這裡是那個階梯。」嚴大城指著圓圈跟看起來像鐵軌一樣的圖樣,解釋給他們聽,「然後在這個階梯的盡頭是青燈仙人的位置對吧?」

「嗯嗯。」

房元凌看著嚴大城的解釋還有圖樣,點著頭。

雖然他沒有跟嚴大城說過結界的事情,不過從他的口氣來看,他似乎是知道這件事情,很快的他的想法就獲得了證實。

「上次我去看的時候,的確有注意到那裡張開了一個很大的結界,不過我沒找到入口,加上身旁還跟著其他人,所以沒有深究。那個結界應該就是你們要找的地方?」

「對,就是那裡。上次是冉佾帶我進去的。」

「哎──真好啊,我也想進去看看。」

「大城!」

「好好好,我繼續說下去就是了。」一聽見房元凌催促他,嚴大城就只好舉雙手投降,繼續說下去:「當時我看那結界是無法由外界進入的,如果真要進去,我想應該也只有陰沉臉這傢伙有辦法吧。」

他很不悅的看了單冉佾一眼後,才又朝房元凌問道:「我第二次跟你來的時候,結界也消失了不是嗎?」

這時才讓房元凌想起來,那時候他想追著單冉佾回到結界裡,但那時候回到山頂時,已經沒有結界了,甚至連整間廟也不見蹤影。

想起那時候的事情,嚴大城又忍不住低咕起來,「那時候不小心被御明師傅發現我的身分了,所以他才會對我出手,讓我昏過去……嘖!那擊真的有夠痛的。」

「大城,別再轉移話題了啦。」

「啊──抱歉抱歉,每次想到那次我還是會有些不太高興,搞得我好像是局外人一樣。」

「別擔心,你現在仍舊是局外人。」

「你說什麼!你這該死的陰沉臉!」

單冉佾的一句話,馬上就讓嚴大城氣憤的回過頭去嗆他,但是這回他沒有繼續跟他吵嘴,而是朝他哼了兩聲後,回頭來說正事。

「那次的結界是因為力量不足的關係,所以無法正常顯現出外貌來,你可以當成顯示卡不夠力,結果遊戲跑不動導致黑屏。」

「這個解釋夠貼切的了……」房元凌雖然不常玩遊戲,但這點他倒是聽說過,因為嚴大城常常在家裡大喊「遊戲又跑不動了」之類的話。

「這一次的話,正確來說,結界不是消失了。」嚴大城將兩手交叉放在胸前,抬起頭來,很有自信的哼著氣說:「是沒有結界存在。」

「……咦?」

房元凌不禁一愣,沒有結界?怎麼可能,難道是千河出事了嘛!

看見房元凌露出緊張的表情,一旁的單冉佾便猜出了他內心的想法,把手搭上了他的肩膀,試圖讓他冷靜下來。

「別緊張,凌。肌肉腦的意思是說,千河已經把結界解除了,而且,御明的青火也已經從這裡完全消失,所以這裡才會變回到原來的樣子。」

「變回到……原來的樣子?」

「嗯,所以階梯才會被樹藤纏起,看起來像是很久沒有人走過一樣。在假象消失後,真實的景象就會顯現出來,而這幾百年都沒有人走過的小路,自然也就變成這樣了。」

「可是,結界為什麼要解除……」

「因為御明已經不在這了。」單冉佾垂下眼,抬頭望著山頂,表情沉重的說:「御明的魂魄回到了身體裡,所以千河就不需要再造結界隱藏他的存在,而且這裡的青火全都收回去的意思也就是說,御明那傢伙已經不打算回到這裡來了。」

「怎麼會……」

單冉佾的解釋,非常有說服力,就連總是跟他持反對意見的嚴大城也點點頭,繼續說下去。

「陰沉臉說得沒錯,這裡已經沒有青燈仙人了。」

兩個好友說的話,讓房元凌一下子就洩了氣,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如果說御明真的不打算再回到這裡來的話,那麼他是打算去天庭自首嗎?他是天庭的通緝要犯,如果不是呂洞賓藏匿他,他也不會活到現在,然而,現在他卻要回到最危險的天庭,就只是為了拿回那卷古書。

房元凌陷入了沉默中。

 

 

待續~

, , , ,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