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琳娜,妳讓我們在這裡等的人,該不會就是賽芬斯吧?」

夏悠竹沒有注意到萊特的反應,從依琳娜剛才讓他們等候的狀況來推斷,依琳娜要他們等的人,應該就是她的兒子賽芬斯沒錯。

難道賽芬斯跟熊貓的綁架事件有關?

「啊──抱歉,差點忘了這回事。」依琳娜拍著手掌,因為夏悠竹的提醒而想起正事後,便回頭朝賽芬斯大聲質問著:「臭小鬼,你用我的名義綁架了洛珂大人嗎?難道你不知道你這樣做對竹仙很不敬嘛!還不趕快把該死的可愛熊貓給我交出來!」

「母親,請別生氣。我們我這麼做是為了見到竹仙大人,並無惡意。我已經讓竹仙大人的兩位守護獸前去藏匿洛珂大人的地點將洛珂大人平安送回去了,他們已允諾我,會替我接見竹仙大人。」

沒想到賽芬斯居然豪不避諱的直接承認,自己就是冒用依琳娜的名義綁架熊貓的人,這倒讓夏悠竹有些意外。

承認得太過爽快,反而會讓人更加不知所措,不過,幸好這回綁架熊貓的人並無惡意,而且施狼與御凌也貌似沒有事情的樣子,讓她心裡的石頭總算能夠放了下來。

取而代之的,是疑問。

桃源境分別以六位仙人管理著,而六仙之下有著眾多仙人,各自擁有自己的領地與職責,而在各地方居住的居民們,有事大多會向鄰近的仙人求援,很少很少有這樣的例子。

百花園為梅之庭院,梅仙人的領地,如果這裡的居民有需求,都是請求梅仙人為主,更何況,跨地區還會有國與國的紛爭之類的問題,說起來很複雜。

她在桃源境的日子裡,沒見過除了竹之園之外的居民找她幫忙,這些事情大多都是聽熊貓說的,沒想到這一回她還真的遇上了這個「例外」。

夏悠竹回頭看了萊特一眼,接收到她投過來的視線,萊特很清楚的打開了摺扇,放在胸口上輕拍著說道:「這還真有趣,賽芬斯,你有事情竟沒找梅之庭院的仙人,而是找上了竹仙那菜鳥?」

萊特的話剛說完,就感覺到夏悠竹朝自己狠狠一瞪,他也大方的接受了她的怒視,笑嘻嘻地繼續說下去。

「賽芬斯,難道你認為有什麼是我這梅仙人做不到的嗎?」

賽芬斯看了萊特一眼,很明顯的,這個視線與他剛才那種嬉鬧的玩笑不同,意外的很認真。

從他的眼神中,夏悠竹看得出來,他會刻意去抓熊貓,引起竹子仙人的注意,絕對不是什麼單純的理由。

於是,她嘆了一口氣,回頭對萊特說道:「好吧,我明白了。既然如此我們會再去跟竹仙那邊確認,如果真如你所說的,而你的行為也沒有引起竹仙的不快,那麼我想,你應該很快就會被竹仙召見過去的。」

她是以梅仙人妻子的身分來到這裡,自然不能多說什麼,就算她現在想要協助賽芬斯,聽聽他的理由,但是她也必須先回去確認那三個人的安全。

要是賽芬斯說謊,她發誓,即使會引起戰爭,她也不會放過賽芬斯的。

萊特看著夏悠竹,沒有多說什麼,畢竟她說了就算數,這是她的決定,他也無從干涉起。

收起了摺扇後,他便對著露出擔憂神色的依琳娜說道:「放心吧,那人雖然是個剛上任的菜鳥,但不至於不講道理,只要賽芬斯沒有傷害那三個人,那麼我會去負責替他說話的。」

「我這笨蛋兒子……」依琳娜忍不住搖頭歎息,回頭想要碎念賽芬斯,但看見他的認真表情後,卻又無從說起什麼,只能又低下頭嘆氣。「給你添麻煩了,小鬼。這回就算我欠你一次吧。」

「有妳這句話也不錯。」

「順便替我向洛珂大人道歉。」

「我會的。」

這次回答依琳娜的人不是萊特,而是夏悠竹。

 


 

在依琳娜與賽芬斯的目送下,夏悠竹與萊特離開了百花園,賽芬斯已與剛開始見到的時候完全不同,給人的感覺非常認真,不像是在開玩笑的樣子,況且,他就算再笨,也應該不至於到不懂狀況。

桃源境的人都將仙人視為神一樣的存在,沒有人敢輕易招惹,更別說還是位居於仙人之上的六仙,如今,卻有人願意冒著危險,只為見到六仙,這怎麼說也令人感到費解。

而且她也不明白,究竟賽芬斯為什麼要指定她,而不是找萊特。

「賽芬斯雖然是個色鬼,但他不是笨蛋。」

終究萊特還是忍不住替從小到大,如親兄弟般的友人說話,雖然他們老是吵架,甚至互看不順眼,但畢竟還是親如兄弟。

這回的事情連他也料想不到,如果是依琳娜還就算了,但這次,居然是賽芬斯刻意設下的圈套,為的就是能夠得到晉見竹仙的一次機會。

夏悠竹也明白,她剛才說的話,應該足以證明她並沒有因此而拒絕賽芬斯的請求,只不過,她必須先回去夏瓔宮,親眼見到那三個人平安無事才行。

她抬起頭看著萊特,回答:「我看得出來,不過,我很好奇他是為了什麼而做出這麼危險的事情。」

「這……我也一頭霧水。」

「你能想到有什麼是只有竹仙才能夠做得到的事情嗎?」

「很多。」萊特用扇子輕輕拍打著自己的肩膀,「這件事情我也有些興趣,能讓我也介入嗎?」

「我看狀況再通知你吧,畢竟這也是與梅之庭院有關的事情,要是瞞著你,那就太說不過去了。」

「那就先代他們兩人謝過妳了。」

「真難得,你居然會這麼客氣。」夏悠竹覺得不太習慣的看著萊特,沒見過他這一面,還真讓她感覺有點不一樣。該怎麼說,是新鮮嗎?

一想到這,她就忍不住笑了出來。

見夏悠竹忽然笑出聲,萊特便好奇地給了她一個眼神,覺得奇怪的上下打量著她,困惑的問道:「妳笑什麼?」

「從沒見過你這樣,所以覺得挺有趣的。」夏悠竹勾起嘴角,回頭望著他,「最初遇見你的時候,我真的覺得你是這個世界上最令人討厭的人,不過,現在對你的感覺越來越不一樣了。」

她的告白,頓時讓萊特一愣,他沒想到夏悠竹竟然會這麼看他,雖然這些話中對他有褒有貶,可是,卻還是讓他的心為之一震。

有種很奇怪的感覺從他的心裡慢慢浮現出來,那是種緊張卻又開心的心情,用言語解釋實在有些困難,他只知道,此刻的夏悠竹在他的眼中看來,竟是可愛得讓他捨不得挪開視線。

明明這人是他極度想趕回去的菜鳥,明明他看她很不順眼,明明……

「萊特?」

「啊?喔……沒、沒什麼。」

萊特迴避得很明顯,卻又不知道該怎麼解釋自己腦海閃過的可怕感覺,於是只好輕咳幾聲,當作帶過話題,強制讓這話題結束。

「走吧,我送妳回夏瓔宮。」

他摸摸鼻子,走在前頭領路,而夏悠竹則是困惑的歪著頭,沒有多做詢問,跟隨在他身後離去。

 

 

第四卷試閱結束~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