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見夏悠竹沒有回答,也不擔心,立刻轉身朝萊特揮了一個東西過去,幸好萊特反應快,縮起身體閃了過去,等到他站穩腳步之後才看清楚,剛才從他面前揮過去的竟然是一把長劍。

劍身透明、細長,散發著一股冰寒的氣息,在夏悠竹的眼中看來,那應該是西洋劍之類的武器。一開始的花她的確不感興趣,但是,賽芬斯手上的西洋劍卻吸引了她的注意。

雖然她學習的是東方劍術,但不表示她對西洋劍術沒有興趣,當她還在思考著這些事情的時候,賽芬斯已經收緊手臂,再次朝萊特揮劍。

萊特身為六仙,使用仙術對付賽芬斯並不是難事,而且兩個男人的戰鬥她根本不需要介入,於是她便沒什麼興趣的拿起書,朝撲倒在熊貓娃娃裡的依琳娜走過去。

「依琳娜,妳的兒子來了。」

「那敗家子總算出現了。」聽見夏悠竹說的話,依琳娜便從熊貓娃娃中抬起頭,翻身坐在娃娃身上,翹起二郎腿,舉起手指輕輕一彈,黑白兩色的水池裡便捲起了兩道水柱,分別捆住了萊特與賽芬斯的身體,把他們兩個人拉開。

「這裡是我的辦公室,你們兩個笨小鬼別在我這裡亂來!給我安靜點!」

她一邊說著一邊動動手指,兩個男人就這樣掛在半空中甩來甩去,看起來真的有點好笑,對於難得看見萊特有這麼糗的場面的夏悠竹來說,自然是看得不亦樂乎,甚至也沒想到要去替萊特求情。

直到依琳娜玩膩了才將手掌一縮緊,令水柱瞬間崩壞,灑得滿地都是,而萊特跟賽芬斯也臥倒在滿是水的地上,看起來真的很狼狽。

「真是的,你們兩個小鬼從小到大一見面就吵架,以前還曾經為了搶同一個女孩子,把梅之庭院燒掉了一大半。」

「依琳娜!」

這次萊特來不及阻止依琳娜開口,只好大聲斥吼著,但終究還是阻止不了這些話進入夏悠竹的耳中。

夏悠竹勾起了嘴角,眼神裡藏不住竊笑的看著萊特,而萊特對上了她的視線,馬上臉紅的低下頭來,全身溼透的站起身。

「賽芬斯,你給我記住。」

「你屢次讓我在美女面前失態,你才應該要給我賠罪。」

兩人仍舊是水火不容的互瞪著對方的臉,像是對方欠了他們不少錢一樣。

氣氛歡樂有趣,讓夏悠竹的心情放鬆了不少,雖然萊特的確很狼狽也很滑稽,不過她仍然走了過去,伸出手來朝萊特的身上輕輕一揮,瞬間,令他全身溼透的水珠全都蒸發消散。

正當她打算用同樣的方式替賽芬斯弄乾身體的時候,賽芬斯身上的水珠卻像是一顆顆泡泡一樣,漂浮在他身邊四周,最後全都跑到她的面前來,凝聚成一朵花的形狀。

賽芬斯十分紳士的向夏悠竹彎下腰來,輕聲道:「水的花朵能夠更家襯托出妳的美麗,既溫柔、又明亮,就像妳那純潔無瑕的心……」

「不好意思,我對文言文的肉麻情畫沒什麼興趣。」夏悠竹很不領情的回答著,接著她用手指朝花朵一點,花朵形狀的水便瞬間成了銳利的釘子狀,迅速準確的將他背後飄落的花瓣貫穿,刺入後面的牆壁中。

賽芬斯的笑容瞬間僵住,過了幾秒鐘,他才又回過神來,捧起了夏悠竹的左手,在上面落下一吻。

「我從沒見過像妳這樣可愛的人兒,我的愛人啊!雖然這樣有點太過倉促,但妳願意嫁給我嗎?」

這的確太過倉促了啊!根本無視一切順序了好嗎!

不過,夏悠竹現在總算明白了為什麼萊特要替她冠上妻子的名義,要是沒有這個身分的話,遇上這個男人就真的麻煩了。而且,百花園中的「雄種」肯定不止他一個,要是每個都過來招惹她,那就算是想甩也甩不掉。

她低頭看了一眼賽芬斯抓住自己的手,想都不用想,當然是一秒拒絕。她用力收回了自己的手,向後靠在萊特的懷中,對他說:「有聽過朋友妻不能戲嗎?」

「……什、什麼?」

賽芬斯聽見夏悠竹說的話,頓時一愣,驚恐的抬起頭來看著萊特,然後再看看夏悠竹,完全說不出話來。

萊特也被夏悠竹說的話嚇了一跳,他沒想到夏悠竹居然會這麼自然的就說出這個假身分來,完全讓人想不到,最初她還那麼抗拒。他還沒來得及回過神來,夏悠竹就已經拍著他的胸膛,轉身走向依琳娜。

見到這一幕的依琳娜有些欣賞的看著夏悠竹,她似乎開始喜歡起這個女孩子了。雖然「雄種」在百花園裡的確是受到女孩子們的喜愛,但對於從百花園外來到這裡的夏悠竹來說,可不是這麼一回事。

雖說賽芬斯並不是沒有見過外面的女孩子,以他的外表來說,就算他不是雄種,也能夠得到不少女孩子的青睞,只不過,夏悠竹就是不吃這套。更正確來說,她對這方面的事情沒什麼興趣,真要說有興趣的部分,大概就是他手上拿著的西洋劍以及西洋劍法吧。

她看著這特別的女孩子,輕輕笑了。

「萊特,你眼光不錯。這的確是個值得娶的女孩。」

「……別說了。」

萊特低下頭,喃喃自語著,小心的將自己臉紅的模樣藏起來,卻還是無法遮掩他那因為害羞而發紅的耳朵。

雖然只是個假身分,但在聽見依琳娜那麼說之後,他反而感到害羞起來,更別說心臟還因此而狂跳不已,收不回心神。

原本的玩笑話,竟令他如此後悔,但不可否認的是,他居然因為依琳娜的話而感到自豪與開心。

他的心,從來沒有這麼亂過。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