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冒充的熊貓綁匪

 

「說起來,我記得仙人應該是不能成婚的吧?」依琳娜終究還是對於兩人的關係感到困惑,忍不住出聲質疑,她推推眼鏡,上下打量著夏悠竹,「更別說你們兩個人都還是仙人了。」

「妳還真難得有興趣打聽跟花無關的事情。」

萊特也不擔心被她提起問題,他扔下獨自坐在沙發上的夏悠竹,自顧自的隨意在這擺滿熊貓的地方走動著,看見其中一個搖頭娃娃,還忍不住用手指戳了一下。

但他的動作馬上就被依琳娜出聲喝止:「給我放尊重點,那可是限量一百隻的珍藏版熊貓搖頭娃娃。」

「是是是。」萊特舉起手,表示無辜,「仙人成婚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情吧?現在的婚娶制度早在前任仙人首席那時就修改過了,再說,在成為仙人之前就已經娶婚生子的仙人也不在少數。」

「哼,最好是這樣。你說的話能信才怪。」

「我好歹也是梅之庭院的六仙啊,拜託妳別老把我當小鬼。」

「為什麼不行?我在你還包著尿布亂跑的時候就已經認識你了,叫你小鬼哪裡不妥。你以前還老跟在我的屁股後面,抱著我的大腿要我買糖果給你吃,現在可好,有了老婆就忘了我這老太婆了嗎?哼!」

依琳娜完全不顧夏悠竹在場,臉不紅氣不喘的把萊特小時候的事情說了出來,嚇得萊特趕快跑過去摀住夏悠竹的耳朵,才沒讓慢半拍的夏悠竹聽進去。

原本她只是隨手拿著旁邊的書來看,看得正專心,結果就忽然被萊特的手遮住了耳朵,困惑的抬起頭來看著一臉驚恐的萊特,眨了眨眼。

「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沒事、沒事,什麼事情也沒有!」

萊特慌張的對夏悠竹說著,卻反而讓依琳娜勾起了嘴角,露出壞心的笑容來。

「這麼努力保持你的形象啊。」

「妳少說幾句話行不行!」

「哼,你憑什麼命令我?我可是百花園的主人,就算你是六仙,現在也在我的地盤上面,沒聽過入境隨俗嗎。」

萊特用手拍著額頭,實在不知道該怎麼跟依琳娜繼續聊下去,現在反而是他想趕快離開這裡了。

但在還沒有得到熊貓的下落前,他們還是無法離開。

「唉……依琳娜,賽芬斯呢?我好像沒看見他?」

「別在我面前提那個笨蛋。」萊特的話似乎踩中了依琳娜的地雷,她生氣的將手中的書闔起來,拍桌站起,「那個笨蛋老不正經,叫他別到處拈花惹草,乖乖的帶個老婆回家,可是卻老不聽我的話。」

「那傢伙也還是老樣子啊。」

夏悠竹聽著兩人的對話,起了興趣,忍不住放下手邊的書,朝萊特問道:「賽芬斯是誰?」

「是我那該死的兒子。」依琳娜不等萊特回答,直接開口回答了夏悠竹的問題,一提起自己的兒子,她就靜不下心來,連工作也不想繼續,氣嘟嘟的跑到一旁的巨大熊貓娃娃面前,整個人撲了過去。

她將自己的身體埋入娃娃之中,只能看見她的兩條腿在那裡晃著。

見她起了個頭就不願意繼續說下去,萊特便輕咳兩聲,替她解釋:「百花園裡居住的是妖精,他們負責的工作就是種植百花園裡的花兒們。這些我之前應該跟妳說過了?」

「嗯,可是這跟那個叫做賽芬斯的人有什麼關係?」

「百花園裡有個很特別的規矩,那就是只有『雄種』才有資格交配,這點跟我們的常識有點不太一樣,別說是妳原本的世界了,就連梅之庭院其他地方也沒有過相同的事情。」

「雄……種?」夏悠竹總覺得這兩個字聽起來,有那麼一點點耳熟,也許是因為腦袋瓜裡塞進了太多東西的關係,她想不太起來是在那裡聽過這個詞。

於是,她繼續聽萊特說下去。

「百花園裡不是所有男生都能夠成為『雄種』,只有特殊幾個而已,而且對這裡的女生來說,『雄種』是極為珍貴的,所以她們對於不是『雄種』的男人,連看也不會看一眼。」

「依琳娜的兒子賽芬斯,是『雄種』之一,而且他還是百花園主的兒子,可想而知,他當然是百花園之中最受歡迎的人,許多女孩子都搶著要跟他交配。也是因為這樣,所以……那傢伙的個性有點討人厭就是了。」

「所以依琳娜才會這麼討厭他嗎。」

「是啊,就連我也不是很喜歡他,雖然我跟那傢伙認識很久了,不過他除了欠揍之外還是欠揍。」

「難得看你這麼討厭一個人。」

「除了妳之外,他大概是我最討厭的人吧。」

「這讓我更想見見這個人叫做賽芬斯的人了。」

「真巧,他已經到了。」萊特打開了手中的摺扇,放在嘴上輕輕拍著,抬起頭來望向他們走過來的那條小路,同時,溫室的門也打了開來。

開門的瞬間,各種顏色的花瓣從天空上飄了下來,撒在從門外走進來的人身上,那人張開了背後的七彩透明翅膀,兩手往身旁一擺,一步步走向臉色不悅的萊特,身形一轉,掏出了水藍色的牽牛花朵,放在夏悠竹的面前。

坐在沙發上的夏悠竹還沒來得及回過神,看清楚這個人是誰,但是,一見到這朵水藍色的牽牛花之後,她馬上想起來了。

這個男人不就是她剛來到梅之庭院時遇到的笨蛋嗎!

原來這個人就是依琳娜的兒子?

她還沒來得及開口說話,在她眼前的水藍色牽牛花馬上就被人一手緊捏在手掌心裡,下一秒,萊特那黑到不能在黑的可怕臉色,就直接出現在夏悠竹與男人的面前。

「不准動這傢伙。」

「是你啊,萊特。抱歉我完全沒看到你。」

賽芬斯一見到萊特的臉,笑容滿面的表情瞬間收起,一臉不悅的看著萊特,語氣冰冷到了極點,與對待夏悠竹時根本是判若兩人。

他將水藍色牽牛花放開來,恭敬的對夏悠竹鞠躬道:「我的愛人,請妳稍後一下,我先替妳把妳身旁的蒼蠅趕走。」

夏悠竹也懶得說什麼了,她知道跟這個腦袋只裝滿女孩子的人說話是沒有用的,於是也就乾脆不理他,由他去了。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