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萊特大人,難得看見您來到百花園啊。」守在一間棕褐色樹葉的巨大樹木前的守衛,一看見萊特與夏悠竹,馬上就露出親切的笑容來,朝他打招呼。

萊特收起扇子,詢問著:「我是來找百花園主的,能幫我去通報一聲嗎?」

「是,我馬上去。那個……請問一下,與您隨行的是哪位?」

萊特回頭看了夏悠竹一眼,勾起嘴角,邪惡的一笑,回答:「我的妻子。」

夏悠竹沒想到萊特會這麼說,不由得頭皮發麻,猛然抬起頭來朝萊特狠狠一瞪,但卻被用扇子遮住笑容的萊特給無視了。

像是故意欺負她一樣。

等到士兵進去通報之後,夏悠竹馬上小聲的對萊特說道:「你還真敢說……」

「這不就是最好的安全牌嗎?只要妳帶著這個身分,就能夠在百花園裡隨意行動,絕對不會有人惹上妳。」

「……只限今天。」

「只限今天。」

夏悠竹無奈的嘆口氣,最後只好接受了萊特給她的設定,兩人眼神交錯的瞬間,也已經訂下了這份默契。

「請往這走,萊特大人。」

前去通報的士兵回到門前,替他們兩人打開了大門,躬身請他們進去。

萊特朝夏悠竹伸出了手,笑得非常欠揍的對她說:「我們走吧,親愛的。」

「是──」夏悠竹勉強勾起了嘴角,將自己的手交給了萊特,狀似親暱的與他走了進去。

天知道她現在多想把眼前的人爆打一頓。

夏悠竹臉上不滿的表情,讓萊特很開心,除了欺負夏悠竹之外,沒有什麼事情讓他更覺得有趣了。

他們走在這個像是用花舖成的地毯上面,一路上除了樹洞之外,就只有樹洞,他們沿著花的步道一直走到最深處,出現在眼前的,是一個透明的溫室。

溫室裡只有一條路橫跨在水面上,通往最裡面的平台,距離不是很遠,可以見到那個平台上擺放著許許多多的書櫃,上面還有著許多書本,看起來就像是個溫室圖書館。

書櫃的旁邊有著一個木頭製成的桌子,上面有著一盞紅色花朵的小燈,連接在書桌上面,如果說看到這邊的話,可能還會覺得沒有什麼奇怪的,重點就在於這個溫室的擺設了。

溫室裡面除了花之外,就是滿滿的熊貓飾品。巨大的熊貓玩偶放在書桌兩側,像是左右門神一樣,左右兩側的水池裡漂浮著像是塑膠玩具一樣的東西,輕飄飄的浮在水面上。

天花板上掛著各式各樣的熊貓玩具,牆壁上也貼滿著各種熊貓貼紙,另外還有一個牆壁上面,盯著各種照片,而且還是放大倍數的。

那個照片他不陌生,因為照片裡的人是洛珂,他家的那隻笨蛋熊貓!

「這個地方還真夠驚人的。」

「他是出了名的熊貓愛好者,妳看到的只不過是她的一部份收藏而已。」萊特補充解釋著,「我曾經見過他的特別珍藏室,那裡才叫做真正的恐怖,連天花板都是洛珂的放大照片。」

「……就是她把熊貓綁架的嗎?總覺得她有點不太像是那種會綁人的人。」

夏悠竹與萊特慢慢走在水面的那條小路上,她小小問著萊特,語氣有些困惑。

因為坐在書桌旁的那個人,看起來就像是圖書管理員的老太太,帶著旁邊掛有珠鍊子的老花眼鏡,仔細翻閱手中書籍,表情看起來十分認真,一點也不像是把熊貓綁架,然後留言給她的人。

萊特倒是沒什麼感覺的說道:「會嗎?她倒是有不少次紀錄喔。」

「咦?」

「妳還沒來桃源境之前,這人一直希望我把洛珂拉攏到梅之庭院,成為我手下的仙人,但是洛珂沒有答應。還有幾次她還誘拐洛珂回百花園,故意把牠關在長滿竹子的房間裡,三天三夜不讓牠離開。」

「真的假的……」

「所以我說不意外。」

當他們兩個人討論著百花園主的事情時,他們的腳步也已經來到了這放買書櫃的平台上面。

原本將注意力放在書本上的老婆婆,似乎早就感覺到兩人出現,便抬起頭來,連招呼都直接略過,皺起眉頭望著萊特。

「小鬼,給我滾。」

「別緊張,我不是來找妳麻煩的,依琳娜。」

「誰相信你這不正經的人說的話。」依琳娜推了推眼鏡,將書本闔上,很快的轉動眼珠,放在夏悠竹的身上,用鼻子哼了聲,「那這個人又是誰?你女兒?」

聽見依琳娜對自己的評語,夏悠竹的臉上馬上憤怒的擠出青筋,顫抖著眉毛大聲說道:「我是萊特的妻子。」

「蛤?這臭小鬼居然娶得到妻子?嗯……而且還是個仙人啊。臭小鬼你去哪裡拐來這個笨蛋的,我先提醒你,你這是戀童癖。」

「我已經十八歲了好嗎!」夏悠竹實在忍耐不下去的往前衝上去,揮舞著雙手想要跟依琳娜拚了,無奈卻被萊特抓住,想跑也跑不掉。

「哈哈哈,妳還是老樣子脾氣這麼壞啊。依琳娜,我今天來找妳可不是為了讓妳數落我的,我來是因為接到竹仙的通知,說妳綁架了洛珂,還留了綁架信給她。」

「熊貓這麼可愛的生物可不是用來綁架的。」

「這話從有前科的妳的口中說出來,有點無法讓人信服。」

依琳娜狠狠的瞪了萊特一眼,站起身來,輕咳了兩聲,繞過書桌走向萊特與怒瞪著她的夏悠竹,伸出手指推了推眼鏡。

「我沒綁架洛珂大人。」

「那是誰冒用了妳的名義綁架了牠?」萊特垂下了眼,不打算退讓。

看見萊特的眼神有了轉變,依琳娜便收起了自己的氣焰,哼了一聲說道:「梅之庭院裡有誰那麼大膽,敢冒用我的名義。」

「這就要問妳了。還有,竹仙派了她的守護獸過來跟妳討人,不過她的守護獸卻一去不回,妳有見到那兩個人嗎?」

「啊──臉很臭的小鬼跟渾身狗臭味的狼人嗎。」依琳娜摸了摸下巴,沒有想太久,馬上就回答:「知道啊,他們來過。不過我跟他們說洛珂大人不在我這裡之後他們就回去了。我話先說在前頭,我還沒笨到跟六仙作對。」

「如果不是妳這個熊貓迷,那是誰。」夏悠竹嘟著嘴,很不爽的掛在萊特的手臂上面問著。

她就是不能相信這個人說的話。

「如果要說到敢冒用我的名義亂來的人,我只想到一個。」依琳娜轉身走回書桌前,一把抓起了連接在桌面上的那盞紅色花燈,對著發光的花苞裡說道:「薩列斯本,去把那臭小鬼給我抓過來!」

大聲的對著花燈吼完後,依琳娜鬆開了手,轉身坐回自己的椅子上去,打開書繼續看著。

「你們坐在那裡等一下吧,人來了我再來替你們問問。」

萊特與夏悠竹互看了一眼,完全不明白依琳娜指的人究竟是誰,但如今他們也只能照著她說的話,乖乖坐下來等了。

反正,在沒有得到那三個人的下落之前,她是不會離開的。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