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沒事吧?你的臉好紅。」夏悠竹一邊說著,一邊伸出手來放在萊特的額頭上面,那瞬間,萊特像是被電到一樣的彈起了肩膀,反抓住她的手腕。

「我、我沒事,我一點事也沒有!」

萊特因為緊張顯得有些狼狽,不像之前那樣自信滿滿,甚至連形象都有點跟印象中的不太一樣,夏悠竹也不可能沒有看出來萊特的怪異,不過,她還是把手收了回來。

「沒事就好,那邊有人出來了喔。」夏悠竹指著朝他們飛過來的小小光點,覺得有些懷疑的說道:「嗯……不過感覺上好像不是要過來迎接我們的?」

「因為我破壞了花園,所以當然不是來迎接我們的。」萊特重新拾起了臉上的笑容,閃身來到夏悠竹的面前,收起手臂朝那些光點猛力一揮,強大的龍捲風瞬間將那些光點捲入空中,之後,五、六個人從天而降,重重的衰落在花園裡。

看著他們灰頭土臉的模樣,萊特高高在上的擺起了姿態,轉手將扇子輕輕放在嘴巴上面,皮笑肉不笑的一腳踩在其中一個人的背上,像是強盜般的對他們命令道:「去告訴你們的主人,梅仙人來了,快點叫他把結界打開。」

「萊、萊特大人,您太過分了!」

「這樣主人會生氣的!」

夏悠竹走上前來,從萊特的背後探出頭,看著躺在地上的這些人,這才發現他們的身上穿著像是盔甲一樣的東西,應該是士兵之類的人吧,不過比起這一點,更令她在意的是這些人的背上長著像是翅膀一樣的東西。

不是羽毛翅膀,而是透明的、有著各種顏色的蝴蝶翅膀,就像是在花園裡飛舞的蝴蝶那樣。

「這些人是蝴蝶?」

「正確來說不算是。」萊特把腳從那人的背上挪開,解釋著:「他們是百花園的妖精,這片花園的居民。」

「妖精啊……我還是第一次看見妖精呢。」

「妳不驚訝嗎?這在妳們那個世界裡應該是不存在的東西吧。」

「我又不是第一次天來桃源境了,早就已經習慣不符合常理的東西存在了。」夏悠竹說著,蹲下來戳了戳剛才被萊特用力踩住的士兵,問道:「我問你喔,你有見過夏至國的親衛隊隊長來到這裡嗎?他的身邊還跟著一個狼人。」

「夏……夏至國的人?我我我、我不清楚……」

似乎是因為夏悠竹是跟著萊特一起來的關係,士兵連看見夏悠竹都害怕,馬上就倒退好幾步,跟其他士兵們抖成一團,看起來就像是縮成一團的肉丸子一樣。

夏悠竹眨了眨眼,忍不住回頭斥責道:「都是你啦!你看他們都不敢靠過來了。」

「我的錯?我可是在幫妳耶。」

萊特指著自己的鼻子,驚訝的說著,看見夏悠竹站在那些妖精那邊,與自己作對,他反而更不開心了,一把火燒在頭上,忍不住就對著那些士兵發火。

「你們還不趕快把結界消除掉!」

「知、知道了!馬上!」

士兵們你推我擠,恨不得直接從萊特的面前消失,當他們全部都縮小變回金色的小光點時,夏悠竹才明白,原來剛才靠近他們的金色光點,就是這些妖精變成的。

金色光點們慌張的在原地亂飛之後,各自縮回底下花叢間的花苞中,在他們消失後,花圃上面便出現了透明的物體,由下而上慢慢染上顏色,變成一個有著七色彩虹圍繞的美麗花園。

花園上有著軟綿綿的雲朵,輕輕的飄浮在四周,雲朵上甚至還有著各種顏色的泡泡,以環繞在雲朵之間的小河流連接起來,看起來就像是天堂一樣。

夏悠竹不得不承認,這個地方真的很美,就連花園之間的房子也都金光閃閃得,吸引著她的目光。

原本看不見的街道、房屋,如今就像是憑空出現在他們面前那樣,居住在這個花園裡的妖精們,仍舊過著自己一天的平常生活,就連他們出現了也沒察覺到。

到底是他們憑空出現在這個花園裡,還是這個花園憑空出現在他們的面前,夏悠竹已經搞不清楚了。

「這裡就是……百花園?」

「對,妖精的故鄉,梅之庭院的百花園。」萊特很高興的對她說著,隨手朝旁邊的攤販上拿起一個花朵模樣的髮夾,放在夏悠竹的眼前,笑盈盈地看著她,「像這樣的『花』的飾品,都是這裡的特產,當然也有出產食品之類的,我知道有一家很好吃的菊花冰店,要去嘗嘗看嗎?」

「改天吧,你知道我們不是來這裡逛街的。」

「我只是想試著讓妳輕鬆些。放心吧,那兩個人沒事。」

知道夏悠竹因為剛才士兵說的一句「不清楚」那兩人下落的話,而感到有些心慌,所以萊特想用些輕鬆的方式來讓她安心,不過看這樣子,效果不是很大。

「帶我去百花園主人住的地方。」

夏悠竹對他說著,然後便自顧自地往前走過去,留下萊特一個人。見夏悠竹不理會他,萊特也只能聳肩追上去,一把拉住了她的手。

「等等!隨便亂跑是很危險的。妖精最擅長幻術,要是像妳這樣一個人到處亂走的話,很容易就會迷路。」

知道夏悠竹擔心,所以萊特最後也只能舉手投降,無奈地嘆氣道:「跟著我走,我帶妳過去,不過妳必須跟我保證一件事情。」

夏悠竹看著走在自己前面,拉著自己走的萊特,眨了眨眼,沉思幾秒之後才點頭說:「嗯,你說吧。」

「你絕對不能跟那個人說妳是竹子仙人。」

「咦?為什麼。我是為了熊貓的事情而來,如果不說出我的仙人身分的話,那我不就……」

「理由妳就別問了,反正到時候妳就會知道。」

雖然她不知道為什麼萊特如此堅持,但是,夏悠竹卻仍然答應了他的要求。她知道萊特不是個笨蛋,他會這麼要求,一定有什麼原因。

「好吧,那就跟他說我是你的守護獸吧。」

「什麼?那是什麼爛理由,由我來決定要怎麼設定妳的身分。」

萊特用鼻子哼著氣,用扇子輕輕敲著自己的胸膛,像是早就已經有了決定。

於是夏悠竹便不再多說什麼,任由他去了。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