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熊貓綁架事件

 

「悠竹、悠竹──不好了!不好了啦!」

雙葉竹甩著手中的白紙,飛快衝進了夏悠竹的寢室,才剛爬上床,準備閉上眼睛好好睡一覺的夏悠竹,馬上就被他從床上拉了起來,抓著肩膀不斷搖晃。

「快起來,快點起來!」

「……我才剛閉上眼睛耶。」

「現在不是睡覺的時候啦!熊貓被人抓走了。」

「熊貓被人抓走?有誰會想抓那隻全身肥油的玩偶啊。」

夏悠竹完全不緊張的打了個哈欠,用手指擦去掛在眼角的淚珠,眨了眨眼,等到雙葉竹把自己的肩膀放開後,便倒頭繼續睡回床上,完全不緊張。

看著夏悠竹懶洋洋的模樣,雙葉竹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可是他也知道從仙塘回來的夏悠竹現在十分疲倦,甚至到了見床就睡的地步,根本就懶得去思考其他事情,尤其是對於熊貓一無所知的她,根本不覺得熊貓被抓有什麼關係。

說真的,他很想再去把夏悠竹重新抓起來,用力把她搖醒,但是看著仙氣微弱、舒服得躺在床上的她,他再怎麼樣也無法狠心把她拉起來。

於是他轉而在房間內來回踱步,不知所措的低頭思考著。

該怎麼辦才好?夏悠竹累得不醒人事,他又不能以這模樣出去見人,雖然等夏悠竹睡飽醒來再去救熊貓,不是什麼太大的問題,但問題就在於,熊貓撐不撐得下去了。

那個抓走熊貓的人是桃源境裡的熊貓愛好者,只要是跟熊貓有關的事情,就一定會扯上那個人,雖說熊貓被那人綁架是不會有什麼危險的,只是以熊貓的身分來說,不能一直被那人困住離不開。

雙葉竹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熟睡著的夏悠竹,垂下了眼。

「施狼、御凌,你們在吧?」

話一說出口,四周先是沉默了幾秒鐘的時間,御凌才從窗戶外翻身進入,而施狼則是從夏悠竹床上的棉被堆裡探出頭來,垂著耳朵,緊縮在角落裡,不敢靠近雙葉竹。

早就察覺出這兩人都待在這附近的雙葉竹,看著對夏悠竹有著莫名執著的兩個男人,深深嘆了口氣。

如今,他也只能求助於這兩個人了。

「關於熊貓被綁架的事情……」

「咦咦!洛珂大人被綁架了?」一聽見熊貓被綁的事情,施狼馬上驚叫出來,兩個耳朵高高豎起,看起來非常驚訝的樣子,站在窗戶旁的御凌則是沒有太多表情,始終將視線放在夏悠竹的身上。

他望著夏悠竹熟睡的表情,他似乎想說些什麼,卻又不願意開口打擾她,於是就只能這樣盯著她看而已,可是,施狼卻注意到了御凌的視線中有種奇怪的情愫,讓他心覺不快的甩著白色的巨大尾巴,將夏悠竹的身體團團圍住,擋下了御凌的視線。

御凌嚇了一跳,隨即抬頭對上了施狼那雙充滿警告意味的紅色眼瞳,將手放在腰間的劍柄上面,迅速壓下了雙眼。

兩人眼神交錯的瞬間,貌似磨擦出了可怕的火光。

「你想對悠竹大人做什麼。」

「在下並無任何越矩的意思,只是想確認竹仙大人沒事而已。」

「但是你看著悠竹大人的眼神可不單單只有那樣!」

敏感的施狼,一語道破了御凌眼神中透露出來的感情,頓時令他說不出話來,反而有些呆愣的傻在那,好一會兒才轉過頭,用手摀著自己的嘴巴,自言自語的低語道:「我的表情……有這麼明顯嗎?」

他問著自己,聲音細小不願讓人聽見,但就算是再小的聲音,也是逃不過施琅的那雙狼耳,他見御凌認同了自己的猜測,更加緊張的從床上跳了下來,趴在地上,弓起了身體,對御凌發出低吼聲。

「不准你接近悠竹大人!」

「為何?在下與她不是敵人,這點你應該很清楚。」

「不行,我就是不准!」

施狼下意識的感覺到眼前這個男人是自己的敵人,雖然說不上來這是什麼樣的感覺,但他就是不允許對夏悠竹抱有其他念頭的人靠近她。

就像是護著自己的寶物那般。

狼的地盤意識非常強烈,狼人也不例外,知道這點的御凌也不打算繼續多說什麼,只要夏悠竹醒過來,就算施狼不允許,他也還是有機會能夠與夏悠竹攀談,所以他也不把施狼的警告看入眼中。

在被雙葉竹的話點醒後,御凌恢復到平常的冷靜模樣,他暫時收起了放在夏悠竹身上的注意力,轉過頭去,看著已經露出無奈苦笑,望著他與施狼的雙葉竹。

「你叫我們來這裡做什麼?」

「啊,終於輪到我說話了嗎?」雙葉竹原以為這兩個人會打起來,所以早就已經做好了要在一旁看戲的準備,眼見御凌這麼快就把話題轉回來,他也只好將手朝身旁一擺,無奈道:「原本我是想請你們兩個人先過去找這個傢伙,讓他把熊貓還回來的,不過看你們這麼不合的樣子,應該是沒辦法一起行動吧?」

「這不打緊,在下是公私分明的。既然這個人抓走了洛珂大人,甚至還故意留下信函挑釁,那麼就只有一種可能。」

「嗯,你猜得沒錯。」見御凌已經看出了對方留下這封信的真正意圖,雙葉竹便不多做隱瞞的說道:「那個人是打算強迫悠竹去見他。」

「普通人要見到仙人很容易,但仙人之上的六仙,可就是難上加難的事情了。除非是萬不得已,不然我認為,他也不會出此下策。」

「照理來說,是這樣沒錯,可是問題就在於,被他抓走的熊貓不是簡單的角色啊。」雙葉竹嘆了口氣,感覺得出他非常困擾。

就算施狼再傻、再遲鈍,也不是個笨蛋,對於這兩人說的話,他已經聽懂了大半,對他來說,只需要幾個關鍵字就可以了。

「我……很難想像那位大人會輕易的被人抓走啊。」

「他要脫線的時候也很脫線的。」雙葉竹忍不住說著,早已認識熊貓許多年的他,對於他會被綁走的事情完全不訝異,「雖然這樣可能有點不妥,不過我希望你們兩個人能幫個忙,去把熊貓帶回來。」

聽見雙葉竹這麼說,施狼與御凌忍不住厭惡的看了對方一眼,感覺得出他們不想跟對方一起行動,於是雙葉竹便改口說道:「你們就當作是幫悠竹一個忙吧。她都累成這樣了,你們忍心看她醒來之後還要去救熊貓嗎?」

抓走熊貓的人並不是什麼難應付的對手,只靠御凌和施狼的話,要救出熊貓很容易,他只顧慮著一個問題──不曉得那個人找夏悠竹過去,究竟是為了什麼事情。

如果他能夠自由行動的話,他很想自己去調查清楚,可是問題就在於,他現在無法這麼做,不然他也不會委託他們兩個人。

果然,只要提及夏悠竹的名字,這兩個人眼中的敵意便瞬間消散,一下子就妥協了,有時候雙葉竹覺得,這兩個人的思考非常單純,完全以夏悠竹為中心思考。

「竹仙大人已經如此疲倦,的確不該勞煩她。」

「如果是為了悠竹大人,要我做什麼都可以。」施狼站起身,甩甩尾巴,已經做好了出發的準備,不過,他還不知道雙葉竹究竟要他們去找誰。

第一個發現紙條的御凌早已知道他們的目標,便轉身離去,讓施狼只能快速跟上去,連再見都來不及說。

「你別走這麼快啦!」

「是你動作太慢。」

「我、我還什麼都不知道,連抓走洛珂大人的人是誰我都還不……」

「是梅之庭院的人。」御凌簡單的說著,也沒有停下腳步,就是故意要讓施狼跟上自己。

「你別自顧自地說話啊,我都聽不見你在說什麼了。」

「跟上我你就聽得到了,再說,我以為狼的聽力都很好。」

「就算聽得見聲音,也不代表聽得懂你在說什麼。」

施狼與御凌的聲音漸漸遠離,不過還是能夠聽見他們兩個人在吵嘴,這不免雙葉竹開始擔心起,這兩個人究竟能不能順利把熊貓帶回來。

那隻笨狼就算了,有沉著冷靜的御凌帶頭,應該沒問題吧?應該……

然而很快雙葉竹會發現,他的決定是錯的。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