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奈感襲上心頭,房元凌早就已經放棄對這個泥人提出任何抗議了。

泥人朝他揮著兩隻手,像是在跳什麼舞蹈一樣,不過房元凌可沒心情仔細研究這到底是什麼樣的舞蹈。

他一手伸過去,抓住了泥人的頭,黑著臉靠近牠,皮笑肉不笑的說:「你又來纏著我做什麼?我現在沒時間陪你玩!」

見到房元凌可怕到了極點的笑容,泥人頓時滿頭大汗的不斷揮舞著雙手,著急不已的掙扎著,想要從他的手掌裡掙脫出去,但是房元凌抓他抓得死緊,根本就逃不出來。

最後泥人乾脆直接兩腿一伸,不再掙扎,直接掛在房元凌的手上裝死。

「你這傢伙真麻煩。」房元凌實在是不知道該拿這隻山精怎麼辦,雖然牠的氣息的確不危險,但牠畢竟也是個「山精」,跟鎖妖塔裡的那些山精是一樣的……

忽然間,房元凌眨了眨眼,蹲下身來將這隻泥人放回平地上,雙眼直視著牠故意裝死的呆滯表情,問道:「我問你,既然你也是山精的話,那你應該知道山神在哪裡吧?」

聽見房元凌的問題,泥人馬上又活了過來,這次牠拍著手,笑彎起黑色的空洞雙眼,拼命點頭,甚至又開始跳舞轉圈。

不想再看這隻泥人耍花樣的房元凌再次伸出了手,在泥人自轉一圈,面向自己時,抓住了牠的頭頂,禁止牠再繼續旋轉。

「你能帶我去找山神嗎?」

他只想知道泥人能不能幫助他找到山神,既然現在土地公廟只是間空廟的話,那麼他就只剩下泥人能夠求助了。

泥人抬起頭望著房元凌,慢慢地抬起手來,指向他的胸口。

牠的反應令房元凌愣住了,想起剛才在鎖妖塔外遇見牠的時候,牠似乎也是像這樣指著自己,但是,他卻不明白這是為什麼。

他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胸口,問道:「怎麼了嗎?啊……」

摸了幾下後,房元凌從衣服裡掏出了掛著一塊翠綠色玉珮的項鍊,這時他才想起這條他從小不離身的護身符。

對於這條項鍊是從何而來、為什麼會有的詳細經過,他已經不記得了,但唯一清楚的是,這條項鍊是能讓他心安的護身符,只要有它在,他的心就會莫名的平靜下來。

項鍊的存在對他來說是理所當然的事情,所以,他時常會忘了它的存在,甚至忘了自己為什麼會擁有它。

泥人二次指著他的胸口,難不成就是在指這個護身符嗎?

「這個護身符怎麼了嗎?」房元凌低頭問著泥人,但泥人卻僵住了身體,動也不動的保持著指向他的姿勢,跟剛剛活潑的模樣完全不同。

房元凌伸出手指,戳了戳泥人的頭,泥人也還是沒有動靜,他又甚至使力一推,把泥人推倒在地上,牠也還是保持著原來的姿勢,連動也沒動。

真的就像是完全石化了一樣。

「泥……泥人?」

這下子房元凌開始有些擔心了,他只是把護身符拿出來而已,為什麼泥人就完全不動了?感覺就好像是他害的一樣。

但他還沒找出其中的原因,原本黏在神像上的魂蟲立刻朝他的後腦勺上撲抱過來,用牠的小手不斷敲打著他的頭。

「啊啊啊啊!俺才一個不注意,你怎麼又跑去跟這傢伙玩在一起了!」

「藍、藍藍,快住手!我沒有跟他玩,我只是在問他願不願意帶我去找山神而已啦!」

「牠可是山精!跟那些傢伙同一掛的,你怎麼還傻傻跟牠求助啊!」

「我知道啊,可是牠不太一樣……」

「俺說過俺不相信『氣』這一套!」

魂蟲繼續拍打著他的頭頂,像是要洩憤一樣,但是當牠注意到房元凌掛在胸前的那枚玉珮時,卻又馬上停了下來,不斷眨著黑亮的雙眼,扭身飄到他的面前去。

「你……這個玉珮是從哪拿來的……」

「是我從小到大都帶著的護身符。」

「……護身符?怪不得……俺感覺到這個護身符上面有著一股淡淡的仙氣。」

「仙氣?」房元凌眨了眨眼,看著那塊玉珮,什麼都感覺不出來。

他能夠看見世間萬物的「氣」,但是,他卻看不見這塊玉珮上有任何「氣」存在,所以他一直以為這只是個普通的玉珮而已。

可是魂蟲卻說這塊玉珮上面有仙氣?

「藍藍,你確定嗎?」

「俺十分確定,就算俺老得兩眼昏花了,也還是能夠清楚看見這東西上的仙氣。俺可以很肯定的告訴你,這可不是什麼普通的東西。」

「可是我什麼都看不到……而且御明師父還有冉佾他們也都見過這塊玉珮,但卻沒有說過這塊玉珮有仙氣啊。」

「那是因為這條繫著它的紅線把它的氣給壓抑住了,所以才會感覺不出來。剛才那個山精肯定是做了什麼事情,紅線的封印忽然減弱,結果仙氣就這樣滲出來了。」

「泥人……牠做了什麼?」

「俺可不是什麼都知道的啊。」魂蟲將玉珮放回房元凌的衣服裡,拍拍他的胸口說道:「不過,有這就夠了。這樣的話,俺就能夠引領你去神的領域裡。」

「神的領域?藍藍,你剛剛在那邊忙東忙西,該不會就是在找這個吧!」

「是啊!不過俺還沒想到要怎麼讓你進去,幸好有這東西在。進入神的領域是需要仙氣保護的,那塊玉珮正好可以保護你,讓你順利進入神的領域。」

「你……你該不會是要我直接進去裡面找山神吧?」

「就是這樣。」

魂蟲忽然縮起身體,朝房元凌的胸口猛力一撞,沒來得及反應的房元凌就這樣往後跌坐下去,但是,他的屁股卻沒有撞到佈滿灰塵的地面,而是陷入了的底之下。

當他回過神來的時候才發現,自己的腳下已經出現一大片的金黃色光芒,將他完全吞噬進去。

「哇啊!這、這是什麼?這到底是……」

「一路順風呀,俺在這裡等你。」

魂蟲在他的眼前朝他揮了揮手,完全沒有要跟他一起同行的打算。

「你這……唔嗯!」

房元凌連抗議的吼叫聲都來不及發出,就這樣完全沒入在這片金黃色的光芒之中,完全消失不見。

 

 

第三集試閱結束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