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猶豫這麼多了,小哥,你再不趕快行動的話,那除妖師就算再強也撐不了多久的。」

「我我我、我知道了啦!」

被魂蟲這麼一催促,房元凌也不敢再去思考其他事情,趕快跑向尹子離的那台粉紅色小轎車,但是他才剛一轉身,一張只有兩個黑洞的臉便出現在他面前,毫無防備的房元凌就這樣嚇得往後退步,跌坐在地上。

「好、好痛!」他悶哼了一聲,摸著發麻的屁股,火氣極大的指著那張臉吼道:「你你你、怎麼又是你這傢伙!拜託你別老是當我的背後靈好嗎!」

泥人聽著房元凌的怒吼,只是眨了眨眼,隨後張開了臉上的第三個洞──嘴巴,接著露出了欠揍到了極點的笑容,連圓滾滾的眼睛都彎成了月亮形狀,用他沒有手指的長手遮著嘴,竊笑著。

房元凌看這泥人幸災樂禍的嘲笑他,一把火又燒了上來,指著他大聲說道:「可惡的傢伙,別笑了!尹大哥都被你的那些夥伴關在塔裡了,你還在這裡做什麼?難道是想把我抓回去嗎?」

泥人的眼睛恢復了圓形,眨了眨,把頭往左彎了三百六十五度後,伸長手指著房元凌的胸口。

「什、什麼……」

「小哥,你還愣在那做什麼!這傢伙也是山精,見到他還不快腳底抹油溜走!」

一旁的魂蟲看見房元凌居然一點也不怕眼前的泥人,反而還跟他聊起天來,忍不住緊張的拉著他的頭髮,想要把他從地上拉起來。

頭髮被人扯痛,讓房元凌眼角含淚的一把抓住了魂蟲的身體,「痛死了,別拉啦!我知道這傢伙是山精,只是他不太一樣。」

「山精就山精,哪有什麼一樣不一樣!」魂蟲用牠小小的手不斷敲打著房元凌的手掌,表示抗議。

「你別緊張啦。」房元凌抬起頭,看著這隻泥人又露出詭異的笑容,嘆了口氣,「該怎麼說呢……總而言之,這傢伙的『氣』跟塔裡那些山精完全不一樣,沒有危險的感覺。」

「你你你、你還分這麼細幹麻!俺真的會被你氣、氣死!」

魂蟲的抗議已經達到了極限,牠實在不懂前一秒還那麼擔心尹子離,同時又怕那些成群結隊的山精的房元凌,為什麼能夠如此冷靜。

「御明師父說過,『氣』是不會騙人的。」房元凌用手指捏起了魂蟲的臉頰,痛得牠直揮小手掙扎著,卻完全不打算鬆開手的對牠說:「所以比起外表跟身分,我寧可相信『氣』給我的感覺。」

「唔唔唔唔!俺、俺不管你了──」

「別生氣嘛,藍藍。」房元凌鬆開手,輕拍牠倔強的嘟起嘴,對牠生氣的臉說著,然後抬起頭朝還在竊笑的泥人說:「既然你不是要來幫我的,那就別來妨礙我,聽到沒。」

說完,房元凌便站了起來,進入粉色小轎車內,開著車朝土地公廟的方向揚長而去。

被遺留在原地的泥人左跳跳、右跳跳,收起了臉上詭譎的笑容,轉了一個圈之後便消失不見。

 

 

顯眼的粉紅色小轎車,第二次停在土地公廟前面。不過現在沒有時間去糾結尹子離的品味了,房元凌停好車之後馬上走下了車,看著這間陰森森的土地公廟,緊張的嚥下口水。

剛才沒有下車仔細看,所以他對這裡沒什麼太多的印象跟感想,但這回看了之後才發現,這間土地公廟就像是被廢棄已久的破廟,根本不像是有人住的樣子,頓時讓他懷疑起尹子離究竟是去找誰問路的了。

廟外的香爐裡連一根香都沒有,別說是祭拜的香客,就連旁邊的捐款箱都長滿蜘蛛網,積了厚厚一層灰,看就知道完全沒有人去打掃過。

土地公廟破爛的樣子,讓他完全不覺得這樣的地方會有人住。但是,既然剛才尹子離進去後都沒問題了,那麼應該就表示這裡有人在吧。

「這陰森的鬼地方才不是土地公廟……」

魂蟲發自內心的說出了自己的感想,房元凌也完全同意,可是現在他們也沒有其他方法了,只能進去一探究竟。

房元凌小心翼翼地推開了大門,堆積得厚厚一層的灰塵忽然飛起,嗆得他猛咳嗽,一邊用手揮開眼前的灰塵,一邊朝屋內走進去。

「咳咳、咳咳咳……請、請問有人在嗎?」

屋內漆黑一片,除了屋頂上的破洞照進來的陽光之外,什麼光線也沒有,而破洞照下來的光線,正巧灑在廟內巨大的土地公神像上面。

土地公廟裡除了這尊土地公神像之外,什麼也沒有,不過,這尊土地公神像的雕工非常精細,神像的模樣栩栩如生,就好像真的會起身行走那般,不禁讓他看傻了眼。

直到魂蟲輕飄飄地飛過他的身邊,來到那尊土地公神像前面,他才回過神來,看著上下左右不斷快速移動的魂蟲,好奇的問道:「藍藍,你在做什麼?」

看魂蟲像是在神像上面尋找什麼東西似的,房元凌便將兩手搭在腰上,問著。不過魂蟲沒有回答他,仍舊在那裡忙碌的轉來轉去。

沒得到魂蟲的回應,房元凌只好自己開始在小廟裡走來走去,試圖在昏暗的小廟裡找到一些線索,至少可以讓他見到能夠問問題的人。

不過兜了幾圈後,他便將這間空曠的土地公廟巡視完畢,無奈之下,只能站在神像的前面,抬起頭看著已經黏在神像鼻子上的魂蟲嘆息道:「這下真的糟糕了,沒想到這間土地公廟是個被廢棄的破廟,這樣我該怎麼找人問……唔!」

話才說到一半,房元凌的身後突然被東西飛撞上來,害他面朝地的撲倒在地,一地的灰塵又飛了起來,嗆得他差點喘不過氣來,趕緊撐起了身體,猛咳嗽。

「咳咳咳、咳咳……咳咳,到底是什麼……哇啊!」

再一次的,那張只有兩個臉,一個橢圓形嘴巴的臉又出現在他的面前,不過這回,他沒有被嚇得跌倒,而是驚呼一聲後,雙眼微垂下來,無奈地看著離自己只有幾公分距離的臉。

「……為什麼又是你這傢伙啊!」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