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慣是個很可怕的東西,他習慣不去多問,自然在其他時候,也就不會去追問什麼,就像現在這樣。

他嘆了口氣,只好說道:「我知道了啦,知道了。反正我就是去把那個什麼封印解開就好了對吧?」

「明白就好。」

雖然不知道最後那一層究竟封印著什麼東西,但是,現在也不急著追問清楚,只要到了那裡之後,自然就會知道封印裡究竟藏著的是什麼東西了。

他們順著樓梯,一步步地往下走,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原本那種不舒服、充滿妖氣與瘴氣的黏膩感覺,忽然都消失不見了,反而有種很清爽的感覺,讓他覺得很舒服,就像是在吹著微風那樣。

明明還在鎖妖塔內,但是底下跟上面卻像是兩個世界一樣。

漆黑的路徑盡頭,是一片白光,當房元凌跟著尹子離的腳步,穿過長長的黑色走廊,走入白光之中時,光芒刺眼得令他睜不開眼,他眨了眨眼睛,讓雙眼熟悉亮光之後,才終於能夠直視眼前的景象。

當他好不容易讓視線恢復正常的瞬間,泥人的大臉填滿了他的整個視線,頓時把他嚇得往後退了好幾步。

「哇啊啊啊──嗚!」

最後,他不穩的跌坐在地上,這時他才發現,自己不知道什麼時候居然踩進了非常淺的小池子裡,因為這個跌倒,身上都濕透了。

「沒事吧?」站在岸邊的尹子離朝他苦笑的勾起了嘴角,伸出手把他從水裡拉起來,看著他狼狽的樣子,壞心的摀著嘴笑道:「就說你來到這裡會嚇死,不是跟你說過別這麼容易被嚇嗎。」

「是那東西出來得太突然!」房元凌氣急敗壞地指著泥人剛才出現的地方,但是尹子離朝他指的地方看過去之後,卻是無奈的嘆了一口氣。

「那裡什麼也沒有啊。」

「……咦?騙、騙人!我剛才明明就看見……咦!」

房元凌馬上轉過頭去看著原本泥人出現的地方,但是,那裡什麼東西也沒有,就跟尹子離說的一樣。

這時,一直貼在房元凌胸前的魂蟲開口了。

「唔唔,俺討厭這裡,這裡太乾淨了,不蘇服──」

口音奇怪的魂蟲晃著腦袋,看起來有些昏昏沉沉的樣子,一個溜煙的就從他們剛才走下來的樓梯飛了上去,完全沒有要停留的打算。

而且,也不像是有見到泥人的模樣。

「這怎麼可、可能……剛才明明有個很奇怪的泥人出現在我面前啊!」

「泥人?」

聽見房元凌的敘述後,尹子離這才像是恍然大悟般地笑出聲來,「喔!原來啊,怪不得我覺得你的額頭上好像多了道聖光。」

「尹大哥,你的敘述聽起來很可怕啊。」完全不覺得好笑的房元凌帶著臉頰旁的汗水,無助地扶著自己的額頭,低下頭來,「拜託啦,我真的笑不出來,而且我也已經被他嚇到兩次了。」

「因為那是調皮的精靈啊。」尹子離仍舊幸災樂禍地笑著,不過,他卻走向尹子離,將手貼在他的額頭上面,閉上了眼。

瞬間,四周的景象起了變化,甚至連他們腳底下的平地都成了石頭路,一直連接到石橋上面,石橋蓋在一個圓形的湖泊上面,連接著湖破中央的一座小涼亭。

湖泊上有著許多的睡蓮,石子路旁還有著垂下頭來的柳樹,輕觸著水面,揚起陣陣漣漪,湖泊中似乎還能見到各種顏色、花樣的錦鯉,在水中游來游去。

從水面上看下去,就能夠清楚看見湖底的模樣,這湖,並不深。

房元凌親眼見到眼前的變化,震驚不已,他還來不及回過神,尹子離就已經將放在他額頭上面的手收了回來,推了推眼鏡,回頭看了看四周。

「你的淨化之力除了能夠消除妖氣與瘴氣之外,還會吸引『乾淨的東西』過來,那個在你身上留下記號的傢伙,不是什麼簡單的角色喔。利用他留在你身上的力量,一下子就衝破這裡的結界,讓這裡顯現出原貌來了。」

「咦?什、什麼意思,我吸引了什麼東西?」

「精靈。」尹子離伸出食指在他眼前晃著,「我剛剛不是說了嗎,調皮的精靈在你身上留下了聖光,那是他給予你的印記。你還真夠幸運的了──」

「精……精靈?那種臉上開了兩個洞的東西叫做精靈?不、不會吧!」

「精靈有很多種類,你見到的是這座山的山精。」

「因為是山精所以才會像捏壞的泥人那樣嗎……」

「哈哈哈哈你的形容還真貼切。」

「貼切什麼了,尹大哥,你又不知道那泥人長得什麼恐怖模樣。」

「怎麼會不知道呢?」尹子離指著湖面說道:「你說的泥人,不就跟在那裡跳來跳去的東西長得一樣嗎?」

「咦!」

房元凌再次錯愕的轉過身去,果然如尹子離說的那樣,泥人在湖面上玩著蜻蜓點水啊!

而且還不止一隻!

「就是那傢伙啊啊啊──」

「別對精靈不敬喔,惹怒精靈是很可怕的。」

尹子離拍了拍氣急敗壞的房元凌的肩膀,盡力安撫他的情緒。

他們現在可是在這些精靈所在的山中,要是讓這些精靈生氣的話,那他們這回可能就真的離不開了。

雖然內心裡有把火正在燃燒,但房元凌還是乖乖聽了尹子離的話,不去跟這些奇怪的泥人計較。

可是要努力無視這些已經開始跳起水上芭蕾舞的泥人……還真有點困難。

「尹大哥,這裡真的有什麼封印在嗎?」

這個地方的氣實在太過乾淨,乾淨到讓房元凌覺得自己根本就是無用武之地,在這裡真的有御明委託他們來解開的封印存在嗎?他忍不住好奇起來。

但是尹子離卻沒有回答他的問題,雙眼直盯著湖中央的小涼亭,表情看來十分嚴肅,房元凌就算有滿肚子的問題想問,在見到尹子離的表情後,也只能把話吞了回去。

之後,他彷彿聽見尹子離用著非常小的聲音低語著:「跟他無關啊……」

「尹大哥?」

「不,沒什麼。」

這回尹子離似乎已經拉回了思緒,朝房元凌揮了揮手說道:「走吧,我們得過去跟這裡的主人打聲招呼才行,畢竟我們現在在別人的地盤上。」

「這裡的……主人?」

「你應該去過御明的結界吧?這裡就跟御明那的結界差不多,也就是說,我們要去跟製造出這裡的人打聲招呼。」

「原來是這樣,怪不得總覺得這裡的氣乾淨得讓人有點害怕。」

「這世上沒有絕對純潔的氣。」尹子離說著,抬起頭來,對上了房元凌的雙眼,「就像這個世上沒有絕對完美的人一樣。」

「尹大……哥?」

不知道為什麼,在來到這裡後,尹子離的態度有些奇怪,奇怪到讓他覺得尹子離像是變了一個人似的,就在他打算開口再說些什麼的時候,脆耳的鈴鐺聲響響徹了整個空間,同時也勾起了他的思緒,讓他張大了雙眼。

鈴鐺聲響,讓他憶起了那個夢境,當他順著鈴鐺聲傳來的方向,轉過頭的時候,一抹纖細的身影佇立在涼亭那處,看著他們。

少女的模樣清純可愛,身上穿的衣服輕飄飄,給人的感覺非常溫柔,就跟這個空間裡的氣一樣,讓人完全無法討厭她。

她的頭上紮起了兩顆髮球,用白色的布條綁著,旁邊各掛著兩顆金色鈴鐺。粉色的長衣上還有著一條閃閃發光的透明絲帶,如同仙女一般。

在她的腰間,掛著一枚翠綠色的玉珮,底下有著深紅色的流蘇,雖然不是個很漂亮的玉珮,但是,房元凌卻能從那枚玉珮中感覺到一點點溫暖的氣息。

少女像是不食人間煙火的孩子,歪著頭朝兩人微微一笑。

房元凌頓時渾身一震,身體像是被定住了一樣,無法動彈,幸好尹子離即時拉住了他的手腕,讓他猛然回神過來,才沒有陷入失魂狀態中。

他側眼看到尹子離給了自己一個眼神,有些緊張的嚥下口水,再次與他一同對上了那站在涼亭中的美麗倩影。

這個人,他在夢中見過……但是為什麼出現在夢中的她,如今會待在這裡?

而且現在的她,感覺與夢中見到的她完全不同。

「你什麼話都別說。」尹子離用著警惕的口語對他說著,房元凌當然立刻點頭表示明白,而後他便看見尹子離走到他的面前,將他藏在自己的背後,小小聲地對他說:「這個人,就是御明要你解除的『封印』。」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