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到泥人的那段小插曲,房元凌並沒有告訴尹子離,當然,魂蟲也沒有說什麼,畢竟牠一見到尹子離就怕得縮在房元凌的衣服裡,怎麼樣也不肯出來,自然也不會告訴尹子離剛才房元凌問了什麼怪問題。

房元凌也就當自己做白日夢,沒有想太多,照著尹子離指示的方向,緩緩來到了一個佔地廣大的墓園。

這座墓園看似非常高級,擺放著許多靈骨塔,其中也有土葬用的墓地,整理得十分乾淨整齊,一點都不像是來到了墓園的感覺。

算起來,靈骨塔總共有三座,但是有一個比較矮、看起來非常老舊的靈骨塔,聳立在最角落、最陰暗的地方,四周還用鐵鍊封鎖起來,遠遠的與其他塔還有墓園拉開了距離,光看就知道,那座塔是個很危險的地方。

房元凌跟著尹子離下了車之後,便跟隨在他身後走了過去,看著尹子離帶著他朝那座破爛的塔走過去,房元凌也只能嘆息。

早在看到那座塔的時候,他就猜到,那就是他們的目的地,然而事實也是如此。因為,那座塔散發出非常可怕的氣息,他甚至還能夠看見從塔中散發出來的灰色混濁氣體。

他見過這樣的氣,沒記錯的話,那是瘴氣。

「御明師父要我淨化的就是這座塔的瘴氣嗎?」

「這座塔被稱為鎖妖塔,裡面被封印了很多妖怪,妖怪雖然被封印,但妖氣卻還是會滲透出來,久而久之,塔內的妖氣便變成了瘴氣,讓這座塔成了禁地。」

尹子離抬起頭看著鎖妖塔,很熱心地替房元凌解釋著,但他卻在說完一長串的話之後,回過頭看著露出不解表情的房元凌,笑道:「不過御明讓你來這裡的目的,並不是淨化這座塔的瘴氣。」

「咦?不是嗎……那我們來這裡的目的是什麼?」

「這個嘛──」尹子離嘿嘿笑了兩聲後,伸出手抓住了眼前的鐵鍊,用力一扯,鐵鍊應聲斷裂開來,像是連鎖反應一樣的一個個全都碎掉。

房元凌能夠看見,鎖妖塔因為尹子離的動作,瞬間爆出了一大片的妖氣,整個空氣裡都瀰漫著灰色瘴氣,原本乾淨、整齊的墓園,頓時成了昏暗可怕的陰暗地獄。

雖說這才是墓園給人的印象,但身處於這樣的狀況之下,還是令人渾身不舒服,毛骨悚然。

「尹大哥,你幹嘛把鐵鍊弄斷!」

直覺反應告訴他,這瘴氣不是什麼簡單的東西,讓房元凌忍不住對尹子離大聲質問著,但尹子離只是甩了甩手,低頭看著被燙紅的手掌心,呼了幾口氣,過了一會兒才回答:「別擔心,之後我會再把鐵鍊補回去的。」

「不、不是這個問題啊……瘴氣都……」

「既然你看到瘴氣散出去了,還不快使用你的淨化之力。不然,等瘴氣延伸到山腳下的村莊,可是會讓人生病的喔。」

尹子離一副無所謂的說著,從口袋裡拿出了早就準備好的繃帶,捲了幾圈將手掌的傷包好,試著捏捏手掌,看會不會痛。

而房元凌則是已經氣到跳腳了。

「尹、尹大哥你……你……沒辦法!」

房元凌握緊了拳頭,向前跨出一步,慢慢地閉上雙眼,將握緊成拳頭的手向前一伸。一片白霧從他握著拳頭的手指縫中鑽了出來,漸漸地朝四周散開,溶入瘴氣之中,這些瘴氣在觸碰到白霧後,馬上消失無蹤,完全看不到。

他的頭髮輕輕飄動著,身上的衣服也跟著緩慢地飄起來,而他的身體四周,已經被白霧團團圍繞住,當他睜開眼的瞬間,白霧向四周迅速消散,原本將整座墓園覆蓋的瘴氣,就這樣瞬間消失不見,彷彿不曾存在一樣。

尹子離看著房元凌使用淨化之力的模樣,慢慢垂下了雙眸,像是在思考著什麼,又像是在發呆,鏡片之下的眼神裡,完全讀不出他的心思。

在將瘴氣清除後,房元凌這才鬆了一口氣,垂下肩膀,扭了扭脖子。

「這樣可以了吧?尹大哥。」

「可以。」

尹子離笑了笑,走向鎖妖塔,房元凌也趕緊跟了上去。

鎖妖塔並沒有「門」,所以他們很輕鬆就能夠走進去,老實說,房元凌以為像這樣封印著許多妖怪的地方,至少還會有些強大的結界存在之類的,但是這裡卻什麼也沒有,總覺得好像太容易了些。

但是尹子離卻一點也不這麼認為的對房元凌說道:「這鎖妖塔分成三層,一層是安置封印的妖怪,一層則是存放那些危險的惡靈,最後那一層,才是我們這次來這裡的主要目的。」

鎖妖塔的高度看起來不止三層,但是尹子離卻信誓旦旦的說這裡只有「三層」,房元凌也不想追問原因,現在的他,只對尹子離沒說出口的「最後一層」有興趣。

他追上了尹子離的腳步,站在正在抬頭看著牆上地圖的他身旁,追問道:「最後那一層是什麼?」

「嗯……我看看……應該是在地下一樓。」尹子離專注的看完牆上的地圖後,轉身走向通往地下的樓梯,沒有回答他的問題。

「尹大哥,也該告訴我了吧!都到這裡了,為什麼還要這麼神秘。」

「那一層封印的東西,不是能說出口的。我問你,知道『言靈』是什麼嗎?」

「言靈?是指說話的力量吧?」

「對。言靈的力量非常強大,就像我之前在對付那隻白虎時所用的力量那樣,但是要掌控言靈的力量不容易,一句話中字數越少,力量越強,若是說了太長的句子,那麼言靈的力量反而更弱小。」

「言靈跟你不能說出最後一層封印著什麼,有關係嗎?」

「因為在封印的時候,對方下了一個言靈,讓人無法用『口述』的方式來把封印的秘密說出去,所以我不能告訴你最後一層封印了什麼。」

「如果不能用口述,寫下來不就好了。」

房元凌不覺得哪裡不妥,既然不能說出來,用寫的就可以了不是嗎?這樣的話那個言靈還真的破洞百出。

但是尹子離卻笑了出來,拍拍他的肩膀說:「哈哈哈,你說的沒錯,寫下來就可以了,不過我現在手邊沒有紙筆,沒辦法寫給你看啊。」

「……尹大哥,你是不是真的很不想跟我說清楚。」

「因為看你煩惱的樣子挺有趣的。」尹子離收回了手,推了推眼鏡,側頭看著房元凌困擾的表情說道:「再說,你是個不愛追問詳細的人,御明跟我說過,你總是點到即可,不是很想追究下去。」

「那、那不同啊!」

房元凌有些心虛的低下頭來。

的確,他自己也知道他不是個很愛打破砂鍋問到底的人,他的個性向來就不喜歡知道太多事情,就算沒弄明白也無所謂,只要不是什麼太危險的事情,就可以,而且他也承認,明明他有很多機會能夠去問清楚,可是──

 

 

待續~

, , , ,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