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啊!」

房元凌猛然一震,站了起來,頓時把身旁的人嚇了一跳,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他的身上,有些人甚至還輕咳了幾聲,示意他不要這麼吵。

這時他才發現,原來自己不是在床上睡覺,而是在圖書館裡看書看到睡著了。

查覺到自己回到現實來的房元凌,趕緊安靜的坐回位子上去,把頭低得不能再低,甚至把書拿起來,蓋住了自己的臉。

「……夢中夢嗎……」

他輕嘆一口氣,慢了許多拍才回過神來。

看樣子剛才的事情都是夢,不過,當他感覺到魂蟲還在他頭頂上睡得香甜時,他才確定,只有御明剛才說的話是事實,並不是夢。

「你剛才睡得很熟啊,口水都滴下來了喔。」

一個聲音悠然地從他身旁傳來,讓還沒有完全從驚嚇中恢復過來的房元凌震了一下肩膀,轉過頭去看著做在他身邊的位子上,翻閱著《如何訓練你的狗狗》這本書,看也沒看他一眼的男人。

冷靜下來之後,他眨眨眼,看清楚了這人是誰,才把手中的書放下來,疲倦的趴在桌子上面嘆氣。

「你別嚇我啊!尹大哥。」

「我沒嚇你,是你膽子太小了。」尹子離繼續把視線放在書本裡,似乎很有興趣的樣子,完全不打算看他一眼,不過,卻還是繼續在跟他說著,「你的膽子這麼小,那麼接下來我們要去的地方,恐怕會把你給嚇死。」

看來御明所說的那個夥伴,就是尹子離了。

也好,有尹子離在的話,的確能夠安心不少,只不過他剛剛的形容詞,已經讓房元凌開始覺得有些不安。

他看著尹子離,皺起眉問道:「御明師父到底是想要我們去做什麼?」

「一個很麻煩的事情。」尹子離嘆了一口氣之後,將手中的書攤開來放在房元凌的面前,用手枕著下巴,慵懶的側著臉,伸手指著書上的內容。

順著他手指的地方,房元凌垂下了眼,這時他才發現,原來尹子離看的並不是在看《如何訓練你的狗狗》這本書的內容,而是看著夾在書中的那張紙。

大字毛筆一揮,爽快的在這張紙上揮灑出了簡易的圖樣──好吧,這麼說或許只是稍微美化了一些,實際上這張紙上就只是畫著一個像是墓碑的東西,還有一座山,墓碑的旁邊有著一個箭頭,指向那座被圈起來的山這樣。

可以說是簡化到了最高點的圖。

「呃……這個是什麼?」

「我們這次的目的地。」尹子離的表情看起來有些無奈,他把書本闔起來,繼續說道:「御明要我們去解除這墓碑上的封印,聽他說,這封印下得很重,如果不是擁有淨化之力的你去的話,很難解除。」

「御明師父真的只打算讓我們兩個人去?」

「嗯,如果你是擔心單冉佾那邊的話,不用擔心,以你現在的能力,就算一天不在單冉佾的身邊也不要緊,只要把你總是帶在身上的東西交給他,讓他帶著的話,那就沒問題了。」

「那我回去之後馬上就……」

「時間急迫,所以沒時間讓你回家後再來了,所以我早就已經把你的手機拿去放在他房間裡,等他下課回去之後──應該就會發現了。」

「咦?什、什麼?你什麼時候把我的手機拿走的!」

「在你睡著的時候。」

「你這樣是盜竊行為啊!」

「反正拿都拿走了,沒關係啦。」尹子離向後一躺,靠在椅背上面,縮起了兩腳,看起來非常輕鬆的把御明那張充滿謎團的紙揉成一顆球,隨手扔進了垃圾桶裡,「在他下課回到家,發現你的手機,然後又等不到你回家──我算算,大概還有十二個小時左右的時間,應該夠用。」

「等等,你到底是怎麼算的。」房元凌聽見尹子離伸出手指暗自計算了時間後,又朝他爽朗一笑的模樣,內心只感覺到一陣不安。

而這份不安感,很快就成真了。

「當然是從現在開始算起啦!你今天沒課,時間多得是,不是嗎?」

「……你的意思該不會是要今天出發吧?」

「剛才我也說過,時間不夠了。」尹子離推開椅子站了起來,將手中的書蓋起來放在桌上之後,拉住了房元凌的手臂,「所以我們要把握時間,如果單冉佾發現你突然消失不見的話,肯定會變成厲鬼跑來找你的。」

「咦?不先跟冉佾他們說一聲沒關……哇啊!」

房元凌連話都還沒說完,就已經被尹子離拉著走,手忙腳亂之下,他只能趕緊抓起了自己的包包,跟隨著尹子離離開圖書館,同時也對他說的話感到錯愕。

不是應該先通知那兩個人,再出發嗎?難道說他打算就這樣帶他走?

等等不對,等等這樣非常不對啊!

「尹、尹大哥!你還是先讓我打個電話再……」

「你把你有事今晚不回家的事情告訴那兩個人之後,愛黏著你的那兩個人,可能會察覺不出狀況嗎?別忘了你可是個個性古怪、沒什麼朋友的人,再加上,你們現在都已經被單家的人盯上了,單獨行動的話是很危險的。」

「是這樣沒錯,可是,不先說什麼就離開,反而會讓人更擔心吧?」

「放心,在他們變成厲鬼去找你之前,我就會把你安全送回家了。」

尹子離伸出了大拇指,給了房元凌一個閃亮的笑容,但是比起他的輕鬆感,房元凌的頭上倒是多了許多煩惱跟不安。

雖然這樣說有點觸霉頭,但是,他不覺得事情能發展得這麼順利。

就當作是舉雙手投降了,房元凌不再去追究要不要告知那兩個人的事情,看著跟自己差不多身高,臉蛋卻看來比自己還要更加年輕的尹子離,這時他才發現,他似乎完全不知道尹子離的事情。

對他的認知仍停留在天師、很厲害、有式神這幾點上面。

而且他也很想知道,為什麼御明能夠如此信任這個人,難道說他們之前就認識了嗎?

尹子離見房元凌忽然安靜下來,連個聲都沒吭,便停下腳步,轉過頭來朝他眨了眨眼,拍一下他的肩膀,才讓房元凌回神過來。

「醒醒啊,還沒睡飽嗎?」

「我一直都醒著啦!」房元凌沒好氣的說著,「我只是在想,你是不是跟御明師父認識很久了,所以御明師父才會這麼信任你。」

「沒有。」

意料之外的,尹子離非常快速就否定了房元凌的猜測,頓時令他愣在那,傻傻地看著尹子離,困惑的咦了一聲。

「咦?什麼意思?」

「如你所聽到的那樣,我跟御明認識的時間,比你還短。」尹子離伸出手來推了一下眼鏡,走向旁邊的自動販賣機,買了一罐冰涼的檸檬茶,也順手扔了一罐可樂給房元凌。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