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睜開眼,房元凌才發現自己躺在保健室裡。身旁躺著的是兩隻軟綿綿的魂蟲,而窗外的天色,已經變得漆黑一片,看樣子他睡著前吃的藥效非常強烈,讓他睡這麼久,不過,這樣睡過一次之後,他的頭昏狀況已經完全復原了。

先不論自己為什麼會突然間貧血頭昏,房元凌比較在意的是,那場夜遊是不是已經開始了。

拿起放在旁邊椅子上的包包,從裡面掏出了手機後,他才鬆口氣。

夜遊活動是八點開始,現在才七點半,從保健室趕過去集合地點的話,只需要十分鐘左右,所以時間上來說完全不用擔心。

記得在昏倒前,他看見的是嚴大城的臉,而嚴大城的魂蟲躺在他身旁的話就表示,是嚴大城帶他來保健室的。

晃晃腦袋後,他轉身下床,睡在他身旁的兩隻魂蟲感覺到他下床的動作,馬上飄起了身體,個別趴在他的左右兩側肩膀上面,高興的蹭著他的臉頰。

「咪咪咪!」

「咪嗚──」

被兩團麻糬蹭著的感覺,就好像夾心餅乾一樣,它們軟綿綿的身體幾乎都要把他的臉給蓋住,如果說看不見魂蟲那到還好,但是在見得到的情況下,還真有些困擾。

於是房元凌便將這兩隻魂蟲從自己的臉上拽下來,放在床上後,轉身拿起了自己的包包。被拋下的兩隻魂蟲有些可憐的待在床上,不敢跟上去,還以為房元凌生氣了。

房元凌並沒有想到兩隻魂蟲裡的心思,穿起了外套、拎著包包打開門,轉過頭去對著床上的兩隻魂蟲說道:「走吧,要去參加夜遊囉。藍藍,別忘了把青火燈帶著。」

「咪!」

「咪嗚嗚!」

見到房元凌溫柔對它們說話的口吻,兩隻魂蟲趕緊從床上飄起,魂蟲藍藍也照著房元凌的提醒,重新把青火燈緊抱在懷中。

它們跟隨在房元凌的左右兩側,繞著他飛來飛去,似乎很期待接下來的夜遊活動,不過房元凌卻還是有些疲倦的搔著頭髮。

雖說頭不暈了是好事,但他也沒忘記這場夜遊有多麼詭異。

為了不讓落單的嚴大城和單冉佾在會合地點大眼瞪小眼,他必須趕快趕過去才行,那兩個人要是沒有他在,肯定會打起來。

一邊這麼想著,房元凌一邊加快了腳步,當他來到會合地點的時候,發現已經聚集了不少學生,每個人都湊在一起熱烈討論著。

大多都是三、四個人左右為一組,跟他們差不多,房元凌走在人群中,好不容易才在學生會搭著棚子的地方,找到了嚴大城的身影。

「咪──」

魂蟲圈圈看見了嚴大城,馬上就飄過去撲在他的背上,磨蹭著,而看見魂蟲的嚴大城這才停止與其他學生間的對話,找到了在人群中朝他揮手的房元凌。

「元凌!」見到房元凌恢復了體力,嚴大城便開心地大聲喊出了他的名字,很快地跟其他學生打個招呼表示要離開,快步來到房元凌的面前。「身體沒問題吧?頭還會暈嗎?」

「沒事了,謝謝你帶我去保健室。」

「別客氣啦!我們是好朋友,有麻煩的時候當然要互相幫忙。」

嚴大城嘿嘿傻笑著,很不習慣別人跟自己道謝,他一直都是只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房元凌很清楚他的這種性格,於是也不再多說,回頭看著學生群,試圖找出另一個人的身影。

知道房元凌在找誰的嚴大城,指著一旁的花圃說道:「他在那裡,我去把他揪過來。」

說完後,嚴大城沒等房元凌,就直接朝單冉佾站著地方走過去。雖然房元凌有點擔心兩人會起口角,或者是大打出手,不過也只能站在原地等待。

這場夜遊活動,參加的學生有不少人,這點他滿意外的,原本以為像這樣的遊戲反而不會有學生有膽來參加,不過現在看來,參加的女學生也不少,看樣子他們學校裡淨是些膽子大的學生。

一旁的白板上面,寫滿著學生們的名字,還做好了排序跟隊伍的名字,仔細一看,嚴大城他們的隊伍名字居然叫做「抓鬼大師」。

什麼年頭了還抓鬼大師……他真心覺得嚴大城港片看太多,而且他們是去蒐集印章的,又不是去捉鬼,就算真的有什麼東西出現,應該也是學生會的人假扮的,根本就不需要「抓」。

他開始有點懷疑嚴大城參加這場活動的動機是什麼了。

「啊,元凌!你醒來了呀。」

這個開朗的聲音,讓房元凌敏感得渾身一震,當他見到眼前這笑得非常開心的臉龐時,瞬間又與之前看到的那抹笑容重疊在一起,讓他不自覺得往後退了一步。

而這張笑臉卻沒有要退步的打算,笑嘻嘻地揮著手對他說道:「別緊張、別緊張,我什麼都不會做的啦!也不會像早上那樣追問你什麼的。」

「呃,這、這樣啊。」

房元凌還是有點不太習慣。

應該說對於這種熱情過頭的人,他有點無法習慣,一開始他也是因為嚴大城這過度開朗的態度,而感到困擾,可是嚴大城跟她不一樣,他也不知道要怎麼形容,最貼切的說法就是笑起來的感覺不同吧。

還有就是,他們身上的「氣」不同。

這女孩子身上的黑色氣體,似乎比早上看到的時候還要更加混濁了。

「我們好好相處吧?元凌。」

陳筱曉不明白房元凌內心所想的,朝他伸出了手,想表示自己的友善,不過在他伸出手的瞬間,從他的背後伸出了另外兩隻手臂,很有默契的同時抓住了她的手腕。

她呆愣地看著抓住自己的兩個男人,眨了眨眼睛,而後,她感覺到投射到自己身上來的一冷一熱視線。

「不准碰凌。」

「不是要妳別打擾我的朋友嗎!筱曉。」

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的單冉佾與嚴大城,在這時候展現出了他們之間的默契,雖然他們都抓住了陳筱曉的手,但是卻還不忘互相瞪視著對方。

看著這兩個人的表情,房元凌頓時放心不少,甚至還有點想笑。

陳筱曉揪起了嘴,把手抽了回來,很不開心地哼著鼻子說道:「交個朋友也不行。大城,你真小氣。」

「誰叫妳是危險分子。」

面對有前科的陳筱曉,嚴大城可不敢鬆懈,而單冉佾則是黑著一張可怕的臉,狠狠的瞪著陳筱曉看,只差沒用眼神把她殺死。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