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話    決定

 

「你回來得正好!我剛做好喔!」

一回到家,房元凌就看見嚴大城穿著一身粉紅色的蕾絲邊圍裙,手裡端著剛做好的糖醋排骨,從廚房裡走了出來。

剛脫好鞋子準備跟他打招呼的房元凌,才剛抬起頭來,就被嚴大城塞進了一塊排骨,頓時臉色大變。

果然,他又把砂糖和鹽巴搞錯了!這鹹到讓他嘴巴脫水的糖醋排骨究竟是什麼東西啊──

但是當他看著嚴大城一臉興奮期待的等待他的評語時,房元凌又只能將這塊像是吃到鹽巴結晶的肉吞下肚,勉強露出了笑容來。

在他開口做出評論前,屋內就已經傳來了慘叫聲。

「肌肉腦袋,你想下毒毒死我嗎!」單冉佾鐵青著臉,很不開心地衝了過來,一把揪起了嚴大城的圍裙,狠狠瞪著他看,「難道你就不能正常的做一頓飯?」

「啥?你認為老子做的不好吃那就不要吃!元凌他可是從來沒有說過難吃!」

只要一跟單冉佾對上,嚴大城就立刻也跟著黑起臉來,兩個人完全水火不容,互看不順眼,不管什麼事情都能當作吵架的題材。

面對這樣的生活,房元凌早就已經習慣了,就也不打算插入兩人之間的火爆氣氛,繞過他們走到客廳,放下了肩膀上的包包,癱坐在椅子上面,臉色有些倦怠。

他看了一眼還在門口吵架的兩人,只覺得這兩個人感情越來越不錯。雖然他們總是吵架,看起來好像快打起來似的,但他們卻沒有真的那麼做,就只是單純的小孩子吵嘴而已。

或許是因為有他在的關係,所以他們才互相容忍,不過這樣也沒關係。

因為他們兩個人的個性很像,都是個小孩子,所以房元凌更希望他們能夠多交流一些,就算是吵架也沒關係。

有句話不是說,越吵感情越好嗎?

他有了嚴大城這個朋友,所以他也希望單冉佾能夠不要總是活在自己的世界中,偶而也該面對現實,接受他之外的人。

見兩人之間的爭吵似乎不會那麼快停下來,房元凌便朝魂蟲招招手,抱著青火燈的魂蟲便開心地甩著透明尾巴,快速鑽過吵架的兩人身體,來到房元凌的懷中。

被魂蟲突然穿過身體,頓時令顏大城和單冉佾渾身起了雞皮疙瘩,爭吵也停了下來,同時看著懷裡抱著魂蟲,盤腿坐在沙發上面的房元凌。

這同居的段時間裡,房元凌發現了一個有趣的事情,那就是這兩個人都很怕魂蟲鑽過身體的觸感,雖然他也被鑽過,不過他並沒有像這兩個人一樣那麼敏感,甚至連爭吵都能夠瞬間停止。

尤其是慣於操控魂蟲的單冉佾,更是令他覺得有趣。

明明是操控魂蟲的主人,卻很怕被魂蟲穿過身體──這種反差常常讓他快當場笑出來。

於是他對著這兩張錯愕的臉賊賊一笑,捧著魂蟲柔軟的身體說道:「吃飯吧?」

這兩個大男人看見房元凌的笑臉後,便也忘了爭吵,反而覺得有些不好意思的搔著頭,背對著背。

「說、說得也是!吃飯了,吃飯了!」

「既然凌都這麼說了,我就勉強把這東西吃下去吧。」

兩人雖然各自用爽朗與陰沉的態度做出了回應,卻都還是順著房元凌的要求,乖乖的坐到擺滿飯菜的桌子旁。

只不過,這餐吃下來,房元凌和單冉佾都喝了不少白開水。

與其說是吃飽,不如說是被水撐飽的。

「對了對了,元凌,你考慮得怎麼樣?」

吃完飯之後,由房元凌負責洗碗,而嚴大城則是開心地搭著他的肩膀,左右搖擺著身體,雀躍不已的問著。

他很清楚嚴大城是在問他什麼,雖然他真的很想拒絕,因為這個遊戲的問題點太多,也不是能夠解決單冉佾被退學的直接方法。

房元凌偷偷看了一眼趴在冰箱上面打盹的魂蟲,沒聽見青火燈的聲音,這下子就算他想跟御明確認也沒辦法。向來都是御明自己忽然發出聲音表示他的存在,不然就是他提問的問題是在於能夠回答的範圍內,御明才會開口。

而且,御明總是在他們兩個人獨處的時候才會開口說話,所以他也不確定青火燈裡傳出的聲音,只有他聽得見,還是說能看見魂蟲的嚴大城與單冉佾也能夠聽到。

沒有實際確認過,所以他也只能做保留態度。

如果說青火燈沒有回應,那麼就代表御明打算讓他自己決定吧?

「吶吶,元凌──去嘛去嘛!我已經報名了喔,所以我們兩個就帶著那個陰沉笨蛋一起去吧。」

「再讓我考慮一……等等,你剛剛說了什麼,大城。」

瞬間,房元凌似乎有聽見令他火大的發言,洗碗的手頓時停了下來,臉色染黑一片的轉過頭,看著嚴大城笑容滿面的表情。

而後,他扶著自己的額頭,低下頭來。

「……大城,你又擅自作主了!」

房元凌只能無奈的說出這句話,雖然他知道嚴大城對這種事情最無法抗拒,但他沒想到他的手腳這麼快,馬上就報名完了。

上次他也是用相同的辦法拉著他去做地陪的,不過那次就算了,因為他只單純當個導遊,畢竟是自己的老家,再加上嚴大城又拜託他,所以他才會勉強答應。

而且,這個遊戲明明就詭異到了不行──

「哎呀!你知道我拿這種最沒輒了嘛!」

「我知道,但我沒想到你這麼果斷的就跑去報名了,甚至連冉佾都一起……」

「主角是他啊,所以他當然要參加。再說,拿到七個印章的話陰沉笨蛋就不用被退學了。」

「能不能順利拿到七個印章才是重點吧,大城。你不覺得這個遊戲太過奇怪了嗎?哪有這麼簡單就可以ALL PASS。」

「也是喔……搞不好是比時間的?例如最快拿到七個印章就可以獲得ALL PASS機會?」

房元凌看著嚴大城皺緊眉頭,努力思考之後的回答,居然會是這個,忍不住嘆了一口氣。他本來就知道嚴大城不擅思考,又沒什麼心機,不過他真的很擔心嚴大城會因為這樣被騙。

不過,嚴大城本身似乎不在乎自己會不會被欺騙,反而比較在意自己過得開不開心。

「真是受不了你。」對於這樣的嚴大城,房元凌真的不知道該如何是好,身為他的朋友,房元凌也只能奉陪到底了。

反正御明也說過讓他們三個人去參加。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