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是很在意這個奇怪活動的房元凌,在下課之後來到了系學會。

林皓說過全部的科系都有參與這個活動,所以他在想,自己的系上應該也會有相關的公告才對,而結果也不出他所料,很快的他就在系學會的門上看見了那張恐怖的宣傳海報。

「時間是在這禮拜六嗎……」種種的巧合令他忍不住往壞處想,畢竟單冉佾現在是被天師盯上的目標,就處境上來說很危險,要是這個詭異的活動是由有心人士暗中安排的話,那就真的必須提防。

天師攻擊御明這件事情還情有可原,如果御明的猜測無誤,那麼那個天師就應該是單冉佾的家人派來要除掉他的,可是,之後單冉佾卻反而被天師攻擊,這怎麼想都不對。

受雇於單冉佾家人的天師,不可能攻擊自己雇主的孩子。

「試膽活動?看起來不錯耶。」

御明的聲音從身後傳來,房元凌也不感到意外,只是撇了一眼,看著跟隨在自己身後的那隻魂蟲懷中所抱的青火燈。

「御明師傅,剛才大城朋友說的話,你應該也聽見了吧?」

由於御明沒有辦法隨意離開那個結界,所以他便透過青火燈來看照他們,另一方面也是能夠及時給予意見跟幫助,不過,御明卻無法現身,他們也無法窺探御明那一方的狀況。

青火燈等於御明的眼睛與耳朵,除此之外什麼都不能做,要是真有什麼要緊的事情,御明會直接讓使者過來,不然就是差遣呂洞賓來當跑腿的。

「聽到了,怎麼?你認為其中有鬼?」

「嗯……很難不讓人往壞方面思考啊。」

「要是這樣的話,乾脆直接跳進去陷阱試試看如何。」

御明說起來非常輕鬆,感覺得出他的語氣裡夾帶著些許的笑意,但他的決定卻讓房元凌有些錯愕與震驚。原本他以為御明會先讓他調查一下再做決定的,可是沒想到他卻如此爽快的要他參加。

雖說他與御明之間沒什麼交情,也沒有要聽他命令的打算,但是現在的御明好歹也算是他的師傅,而且,他對於身懷秘密的御明感到十分好奇。

他是自己幼年所憧憬的那位青燈仙人,光是這點,他就很甘心成為他的手腳,替他做事,只是他很想知道,為什麼身為仙人的他如今卻成為一縷魂魄,寧願像這樣半死不活的待在世上,也不願投胎轉世。

對於御明說的話,房元凌不認為會有任何值得懷疑的地方,不過像這樣自動往陷阱裡跳……還是多少讓他有些怯步。

「御明師傅,這決定太魯莽了。」

「沒問題的啦!你就放心的相信我就好,再說,有什麼孤魂野鬼出現的話,你就用你的淨化之力驅散就好了,根本不需要擔心。」

房元凌知道自己擁有能夠驅散幽魂及妖怪的淨化之力,但問題是,萬一對手不是這兩者的話,他就沒輒了啊。

比起遇到那些非人類的東西,他更擔心會遇見那名天師。

現在他們甚至連那個天師的目的是什麼都不知道,這樣茫然行動會不會太危險了?之前呂洞賓替御明去調查關於那名天師的事情,但是,卻沒有什麼消息。

「萬一出現的是當初那名天師怎麼辦?」

他還是忍不住問著,畢竟這才是他內心最擔憂的問題。

單冉佾曾經倒在那名天師的手下,這次如果再見到他,不見得就能夠全身而退,上次是因為呂洞賓的巧遇,才讓單冉佾存一口氣,這回沒有呂洞賓,他就不會讓單冉佾去做危險的事情。

而且,這回嚴大城也跟著啊──

什麼都不會的嚴大城,只會成為拖油瓶,他有的就只有那股對奇異事件的熱忱而已。他沒有辦法同時顧及這兩人,所以最好的決定,就是不要參加這詭異的活動。

「嗯……」御明拉了好長一聲,像是在思考,不過很快的他就又開口說:「可是,這攸關冉佾他會不會被退學喔?」

「唔,御明師傅。拜託你別這麼輕鬆的說這件事情。」

想到單冉佾會不會被退學這件事情,房元凌就開始頭疼,他怎麼樣也沒想到單冉佾居然自我中心到這種程度。看著他跟嚴大城兩人之間的互動,他還以為單冉佾不過是嘴壞了點而已。

看樣子他是真的除了自己之外,對任何事情都沒有興趣。

「啊,元凌?」

忽然間,系學會的門被推開,一個剪有清爽短髮的女孩子,從門裡探出了頭來,見到站在門前的房元凌,有些訝異,似乎沒想到會在這裡撞見他一樣。

而且她也很自然的說出了房元凌的名字,讓他嚇了一跳。

除了嚴大城之外,還沒有人能夠這麼親暱的直接叫他的名,尤其是只知道名字的同班同學。

這個模樣清純可愛的女孩子,是跟他同班的陳筱曉,據他所知是班上類似班花的存在,不管是人還是作品,都很可愛,也很受到同學的歡迎,尤其是男同學。

跟他是完全不同的存在。

「好難得呀!你怎麼會來系學會?」

「嗯……我是來看這個的。」

雖然說有點不太習慣面對陌生人,但這女孩子給他的感覺跟嚴大城有點像,所以房元凌只是微微一愣之後,便恢復了原來的態度,指著門上的海報。

陳筱曉看見海報,便笑著說:「沒想到你也喜歡這個活動?那你要不要參加?系學會裡有報名表喔,我去幫你拿。」

「不、不用了,我只是來看看而已。」看見陳筱曉很熱心的要衝回去,房元凌趕緊阻止她,順便道別。「我要回去了。」

「哎?這麼快?你難得來系學會玩耶,不進來跟大家打聲招呼嗎?」

「不用了,我不習慣人多的地方。」

「這樣啊……那就不勉強了。有空的時候再來吧!下次我看哪天系學會人不多,我帶你進來坐坐。」

陳筱曉很開心的朝房元凌揮揮手,那傻氣的模樣跟態度,不禁讓房元凌聯想到嚴大城,但他卻沒有抬起手來,只是稍稍點頭示意,之後便轉身離開。

這兩個人有著共同點,那就是對任何人都保持著友好的態度。

當初嚴大城也是因為覺得他有趣,所以才會跟著他跑,不知不覺中,他們兩個就成為了朋友,連他也沒想過自己會交到朋友。

這種自然而然成為朋友的感覺,自從單冉佾之後,就再也沒遇過了。

所以他很珍惜與嚴大城之間的友情。

但是,天性多疑的他,沒有辦法馬上對這個女孩子卸下心防,不只是因為性別上的不同、個性上的差異,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問題──

自從他學會如何控制自己的淨化之力之後,他就能夠見到人類身上纏繞著的白色氣體,御明說那就是所謂的「氣」,魂魄所具有的力量,然而,卻不是所有人的身上都纏繞著白色的「氣」,有些會參雜著黑色,有些甚至已經變成灰了。

而陳筱曉的身上,纏繞著的是完全的黑色,連一點白都沒有。

「這女孩……」

青火燈中傳來御明的低喃聲,但是當房元凌抬起頭來看著它的時候,青火燈卻不再發出聲音。

魂蟲看見房元凌盯著自己,開心的笑著,鑽入他的手臂中撒嬌。

而御明剛才的那句低喃,卻仍然迴盪在房元凌的腦海中,揮之不去。

「我們回家吧。」

想再多也是無用,御明向來就有自己的一套做法,而他早就習慣不會多做詢問,要是真有什麼危險或者對他們不利的狀況,御明就會說出口。

其他的,問再多也問不出什麼。

「今天輪到大城煮飯了吧?希望他不要又把砂糖跟鹽巴搞錯了。」

「咪嗚──」

魂蟲露出了厭惡的表情,看樣子,它似乎也很不信任嚴大城的料理手藝。

看著魂蟲可愛的表情,房元凌忍不住輕輕勾起了嘴角,摸著魂蟲軟綿綿的頭。

嚴大城的料理,真的只有外表好看。

而味道嘛──

還真是令人害怕到很想問問他到底還有沒有「味覺」存在。

 

 

待續~

, , , ,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