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話    學校

 

由於發生過單冉佾逃課事件,所以這次房元凌硬是把他的課表搶過來,好好的檢查過之後,揪著他去上課。

他們三個人都是不同科系的學生,要盯著單冉佾乖乖坐在教室裡是不可能的事情,不過,人面廣的嚴大城自然有辦法解決這個小小的問題。

嚴大城揪著單冉佾的後領口,把他當成小動物一樣的拎在手上,一臉慵懶的單冉佾根本就懶得反抗,再說,房元凌就站在嚴大城的身邊,要是他反抗的話房元凌反而會生氣。

為了不讓房元凌擔心,單冉佾就乾脆這樣任由嚴大城為所欲為了。

抱著青火燈以及帶著圓圈眼鏡的兩隻魂蟲,輕飄飄地跟隨在他們之後,普通人是看不見魂蟲的,所以他們並不在意魂蟲跟著他們到處亂跑。

對於第一次來到工學院的房元凌,有些好奇地看著這空蕩蕩的走廊,以及這看起來頗陰森的教室,並不是說這裡的採光不好或是怎麼,只是感覺上,就是有種陰森的涼意。

他們的學校在山上,從校門口的地方開始往上算起的話,分別是商學院、外語學院、工學院以及最高處的設計學院,工學院的教室位在半山腰的地方,而房元凌所在的設計學院則是在最高的山坡上面。

所以他習慣提早出門,因為校園裡不能騎車或者開車,為了準時到班上上課,他總是會提早三十分鐘出門。

兩人與心不甘情不願被抓來的單冉佾,來到了教室門口,嚴大城很快的就在教室裡找到了要找的人,於是便揮手大聲喊道:「阿皓!阿──皓!」

右耳上戴著銀色耳環,頭髮染成橄欖色的男生轉過頭來,看見拎著單冉佾的嚴大城之後,露出了驚訝的表情,從朋友群裡走出來。

「咦,大城?你怎麼會跑到機械系這裡來?」

嚴大城隨便把單冉佾放在椅子上之後,伸出手來壓住他的頭,對林皓說:「麻煩你在今天放學前幫我看著這個傢伙,別讓他翹課。」

單冉佾瞇著雙眼,很快的就因為睡眠不足的關係,把臉頰貼在桌子上面,沉沉睡去,完全不避諱那張像是模特兒般的帥氣臉,任由它的形象糟蹋得無影無蹤。

房元凌仍然站在旁邊當裝飾,解釋的部分就由嚴大城負責。完全擔下這個工作的嚴大城便隨便用個理由來搪塞過去,總而言之,大致上的內容就是請他當個眼線,好好看著單冉佾,別讓他亂跑。

放學之後就任由單冉佾自己回家,他們兩個的主要目的就是讓單冉佾不要再繼續翹課下去了,但是,林皓卻有些為難的看著嚴大城,搔了搔頭髮。

「大城,我是很想幫你的忙啦……但是我想,他就算是現在再來補出席率可能有點太遲了。」

「怎麼說?」

「雖然他成績很好,可是只有考試才會出現……這樣肯定會被老師盯上的,而且老師之前也直接在課堂上放話,說要當掉他。」

「當掉這科還好啦!反正又不是被退學。」

「……不,每個老師都這麼說過喔。」林皓一臉嚴肅的對嚴大城說著,「我是在系學會幫忙的,你應該知道吧?老師私下會抱怨些什麼,我大概都知道。」

一旁的房元凌聽見了嚴大城與林皓的對話,只能無奈地嘆氣。沒辦法,他跟單冉佾再次相認的時間太晚,也是過了一陣子之後才發現單冉佾總是翹課的事情,現在要去跟老師道歉反悔,應該也來不及了吧。

學期就快進入尾聲,下個月就是期末考了,雖然他早在來之前就做好了最壞的打算,不過他還是希望事情能夠有轉機。

「這個傢伙還真會給人找麻煩啊!元凌,怎麼辦?」

房元凌看了一下手錶,無奈的說:「如果說他全都被當的話,肯定會被退學,我也不可能陪著他一起退學啊。」

「我才不會讓你被這傢伙牽累。」嚴大城挺起胸膛,拍了拍,很有氣度的說道:「如果你也退學的話,那我也一起──」

「大城,不用這樣陪著我。再說,我可沒說要退學,只是他如果跟我們不同校的話,會很麻煩。」

御明說過,單冉佾不能離他太遠,否則在他體內的妖氣便會竄出,影響到單冉佾,若是單冉佾不能活過二十歲的話,那麼之後他可能要面對的就是妖化的他。他可不希望到最後還要找人來消滅自己的朋友。

經過這幾天的測試之後,他大概抓到了跟在單冉佾身邊的時機,御明也透過青火燈告訴他不少使用淨化之力的訣竅,只要他在單冉佾身上稍微使用一點淨化之力,穩住他體內的妖力與靈力之間的穩定度,就可以了。

他就像是個平衡器的存在。

「這樣怎麼辦?」

「嗯……」

面對嚴大城的提問,房元凌陷入了沉默,然而看見兩人如此嚴肅的討論著單冉佾的事情,令站在一旁的林皓有些好奇,不過他也不想多問什麼。

他所知道的單冉佾,一直以來都是個獨行俠,雖然他知道班上有這麼一個人,不過卻很少見到他本人,除非是在考試的當天。

雖說是這樣,但是單冉佾帥氣的外表,卻總是讓班上的女學生們討論得非常熱烈,甚至還有外系的女學生特地在考試週跑來教室外偷看他,單冉佾的神秘感,更讓這些女學生對他提升了興趣。

只不過,老師可就不一樣了。面對這樣考試才出現、平時根本就不見人影的學生,老師們都很忌諱,雖然單冉佾的成績總是保持著系上前三名的位置,但學習態度卻讓老師們扼腕。

對於這樣的學生,老師們是又愛又恨,有些老師很想好好指導這樣有天分的學生,卻無奈總是找不到人,在系辦公室工作的林皓,多多少少也聽過老師們的抱怨。

而且,學校是有制度的。出席率太低的學生就算成績再好,也還是會遭到退學處分,就算是老師們也沒辦法。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