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我回來了。」

上了一整天課,好不容易拖著疲倦的身體回到家的房元凌,聲音沉重的朝屋內說著。坐在沙發上面的人聽見了他的聲音,便將頭向後仰,倒著視線朝他眨了眨眼睛,應了一聲。

「你回來啦。」

「咦?冉佾你在家啊。」

「嗯,因為我沒去上課。」

單冉佾用著非常平靜的語調說著,彷彿這已經是很普通不過的事情,但剛脫下外套的房元凌卻有些驚訝的皺起眉,總覺得有些不太對勁。

他們三個人都還是大學一年級的學生,照理來說,課程應該都排得很滿才對,可是單冉佾卻輕鬆得像是沒有上學這回事一樣,這讓房元凌頓時有種不祥的預感。

他來到沙發旁,側頭看著仍然將注意力放在他身上的單冉佾,問道:「你……翹課?」

「因為今天沒有跟你同樣的課。」

單冉佾說得理直氣壯,但是房元凌的額頭上卻擠出了青筋。

趴在一旁的沙發上面,睡得昏昏沉沉的魂蟲,忽然吹破了鼻子上的泡泡,醒了過來,但是睜開眼睛見到的景象就是有如超級賽亞人般燃燒怒火的房元凌,以及完全不知道房元凌為何用那種眼神看著他的單冉佾。

魂蟲用柔軟的小手揉揉眼睛,抱著懷中的青色燈火,帶著它悄悄地穿過了房元凌的房門。而後,那如雷貫耳的吼聲就從房門的另一邊傳來。

「單冉佾!你跟我科系不同,我們兩個人有上的共同課程根本不到兩堂課好嗎!不要因為這種問題而翹課,難道你不想畢業了?」

「嗯,不想。」單冉佾仍然用著無辜的表情望向怒火沖天的房元凌,完全沒有察覺到這緊張的氣氛,繼續說道:「反正我就算沒有畢業證書也無所謂,因為我注定要繼承家業,再說,我現在也不知道能不能活過二十歲。」

「你!」房元凌氣到握緊拳頭,再也容忍不下那股怒氣,狠狠的朝單冉佾的頭上敲下去。

單冉佾痛得抱緊著頭頂,痛苦的垂下頭來顫抖著,卻不敢發出聲音來。

因為他很清楚房元凌生氣的原因,也很清楚自己不該這麼悲觀,但是……如果當你知道你不到一年就有可能會死,那麼你也會對所有事情都提不起勁來。

就算他知道房元凌會幫他,可是,他也不希望房元凌牽涉得太過深入。

腦內一直盤旋著這些問題的單冉佾,不小心就這樣出神得錯過了上課時間,房元凌開門的聲音才將他喚醒,而後──就變成這樣了。

房元凌看著沒有將頭抬起來的單冉佾,知道這個人又在那邊胡思亂想著什麼悲劇情節,便收起了拳頭,兩手交叉放在胸前,朝他的小腿踢了下。

「給我去上課!不要去亂想什麼有得沒得,御明師傅不是說過了嗎?他會想辦法的,而且他也會保護你。」

「那麼誰來保護你?」

單冉佾抬起了頭,困惑的看著他。

但是房元凌卻只是給了他一記冷眼,再次伸出手來輕輕地彈了一下他的額頭,沒好氣的說道:「這還用說,當然是我自己。我會顧好我自己,所以你就不用擔心那麼多了,現在就全神貫注在學業上面,還有,隨時注意可能出沒的天師,聽見沒?」

單冉佾摸著發麻的額頭,瞪大雙眼看著房元凌,而後,他看見一個手臂從房元凌的身後伸了過來,捲過他的身體,把他拉了過去。

「哇啊!」

「嘿嘿嘿,你們可別忘了還有我啊!我跟我的圈圈也會保護你們的!」

一聲不響忽然出現的嚴大城,笑得非常開心,不顧房元凌的掙扎以及單冉佾的冰冷視線,硬是勾住了房元凌的脖子,搔弄著他的頭髮。

而他跟單冉佾交換來的那隻帶著眼鏡的魂蟲,正開心的在他的頭頂上轉來轉去,活潑得很。

單冉佾一看見嚴大城,馬上掃去陰霾的表情,立刻從沙發上站了起來,抓住房元凌的手臂,想要把房元凌拉出來,但是嚴大城卻故意不讓他這麼做,於是兩人就這樣僵持不下,把房元凌夾在中間。

「給我放手!運動笨蛋。」

「誰要放手啊?我跟元凌可是超──級好朋友耶。」

「我跟凌是超超超──級要好的好朋友!」

「哎?那我跟元凌就是超級超級超──級好朋友!」

「這樣我跟凌就是……」

「啊啊!你們鬧夠了沒?全都給我去洗澡!」

實在忍受不下去的房元凌,一口氣推開了兩人,大口喘著氣看向同時呆愣著的表情,指著他們那張像是受傷了的臉說道:「馬上給我去洗澡,去、洗、澡!不然等一會兒就沒飯吃!還有,不准用我房間的浴室洗澡,你們兩個人給我在廁所培養感情!」

「咦?」

「什麼!」

兩人一前一後的發出驚呼聲,對看了一眼,臉色頓時慘白一片,而後馬上指著對方的鼻子大聲喊道:「我才不要跟他洗!」

單冉佾與嚴大城兩人異口同聲地發出抗議聲,但是卻遭到房元凌的黑臉一瞪,頓時噤口,完全不敢再多說什麼。

他們低下頭,認命的乖乖聽話。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