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敢接近我?可是我那時不是遇到了嘛!」

「嗯,因為那個靈是由山頂上的『東西』控制著,所以才能夠不避諱你的氣息而接近你,而且那個靈也是被那東西控制的,是個只剩下怨念的孤魂。我想那應該是在這座山上遇到山難而死去的靈吧!」

這麼說起來,他似乎想起了那個靈曾經對他說過「好痛」之類的話,那該不會就是遇到山難所受的傷,讓他的靈魂只記得那種死去的痛苦,所以才會掛在嘴邊一直對他喊著吧?

仔細思考過後,房元凌總覺得那個靈有點可憐。

「那麼那個靈呢?消失不見之後它去了哪?」

「我當時只是暫時讓它消失而已,畢竟主要操控它的另有其人,我也無法讓它重獲自由。」

「這樣啊……」

「凌,你現在要考慮的應該不是那個靈的事情,而是你朋友的安危。」單冉佾說著,將手掌攤開,在他的掌心中央,出現了一盞青色火焰,像是鬼火一樣。

應該是會覺得熱的火焰,卻看起來像是寒霜一樣冰冷,而且還在單冉佾的手掌心裡騰空燃燒著,軟綿綿的,有點像是雲團,但模樣卻又像火焰。

「冉佾,這個是、是什麼?」

「這是魂蟲,我們常用它來收集資料、追蹤等等,也是因為它的關係,我才能夠找到你。」

「原來是這樣,害我還真的以為你有什麼特異功能,還是有像狗一樣靈敏的鼻子之類的,原來是靠它啊。不過……它是怎麼弄出來的?法術嗎?」

「它是靠我的靈力來存活的,只有擁有靈力的人才能驅使魂蟲。先不說這個,凌,我希望你能夠在山頂上的東西下山來之前,跟我一起去解決掉它。」

「哎?我、我嗎?為什麼要找我一起去,我只會扯後腿吧!」

要一個身為外行人的他,跟著看起來早就已經習以為常的單冉佾一起去斬妖除魔,這種事情他怎麼可能做得到?就算單冉佾說他很特別,好像是可以淨化什麼東西的,但他終究還是個普通人啊!

不知道單冉佾到底為什麼會需要他的幫忙。

單冉佾看出房元凌心中的困惑以及疑問,便對他說道:「凌,不解決掉山上那東西的話,你的朋友就危險了。」

「這話是什麼意思?」

「我說過,山上那東西已經盯上你們了對吧。那東西可不是什麼善良的靈,而且還擁有很強大的力量,即便是我,也有些棘手,那東西很可能已經趁著你朋友上山的時候,偷偷控制了其中一人的身體裡,所以我才會說你朋友危險了。」

「什、什麼!可是,你怎麼會知道……」

「在你那四個朋友身上,都有著那東西的氣味,但是他們都到過山頂,所以沒辦法靠氣味來分辨誰被控制著,如果無法找出來的話,那麼被控制的那個人,很有可能就會攻擊其他人,就像那時攻擊你的靈一樣。」

「那就不好了!我們要快點想辦法才行!」

房元凌緊張的從床上跳了起來,著急的看著神色從容的單冉佾。要是真如單冉佾所說,大城他們之中有人被那東西控制的話,那就真的糟糕了,不管是大城還是其他人的性命,都會受到威脅……

大城是他的朋友,他無法見死不救!

看著房元凌緊張的模樣,單冉佾也站起身,將手搭在他的肩膀上,想試著讓他冷靜下來的說道:「你別擔心,我已經讓魂蟲去監視你朋友們的狀況了,如果有什麼萬一的話,它們會通知我的,現在我們得趕快去山上的破廟才行。」

「沒問題,我們快走吧!開我爸的車去,這樣比較快……」

「不用。」單冉佾笑著拉住房元凌正要離去的身體,將另一隻手掌上的魂蟲放在他的肩膀上面,不一會兒,那青色火焰就便成了一個有著長長身軀、像是麻糬一樣軟綿綿的東西。

它伸出了兩隻短短肥肥的手掌,頭頂兩側也鑽出了又長又尖的角,背脊上依然留有火焰型態時的火花,有點像是龍,卻又有點像是毛茸茸的小動物,總而言之就是一個很奇怪的東西。

房元凌看著它趴在自己的肩膀上面,有些慵懶的瞇起雙眼打盹的模樣,便流著汗水指著它,轉頭朝單冉佾問道:「那個……你放個麻糬在我肩膀上做什麼?」

「它能夠保護你。凌,你的體質太過特別,如果不加以隱藏起來的話,那麼很快就會成為那些靈的目標。」

「可是它們應該不能接近我吧?你不是說過,我身上有什麼氣來著的……」

「嗯,它們最不喜歡的就是你身上的氣,雖然你的氣能夠淨化它們,但無法控制這股氣的你,能夠淨化的靈有限,為了不讓你成長到能夠將它們淨化,那些較為強大的靈就會把你當成目標。」

「這樣看來,我不過就是個吸引那些靈的標的物嘛!」

「你的形容挺貼切的,凌。」

「……這並不好笑,我是很認真的。」

「不要緊,這隻魂蟲會讓我的氣暫時蓋在你的身上,形成類似保護膜的東西,讓你不會受到那些靈的侵擾。」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能不能快點出發?我很擔心大城他們的狀況……」

「大城……是剛才保護你的那個人嗎?」

「嗯?是啊,他是我的朋友。」

「這樣啊……那動作要快了……你的車停在哪?」

就在房元凌承認大城是他朋友的瞬間,單冉佾的臉上似乎閃過一絲落寞,令房元凌有些在意,不過單冉佾卻很快的轉移了話題,讓他沒辦法去思考那一瞬間是真實還是錯看。

他稍微頓了一下,盯著單冉佾的臉看,才緩慢的回答他的問題:「我帶你去吧,就在旁邊的車庫而已。」

「不用了,我直接去青色階梯那等你。」

不知道為什麼,單冉佾沒有要跟他一起下去的打算,也沒有要搭他的車的打算,反而是走向窗戶邊,將腳跨過了窗檯,靠著窗戶邊對他說:「那麼,待會見?」

「嗯……待會見。」

房元凌沒有問他原因,就只是這樣看著他從自己房間的窗戶跳下去。

或許單冉佾是有其他事情要先去處理,或許是單冉佾不想被他爸媽發現他的存在……但不論原因是什麼,單冉佾似乎都比小時後還要神秘許多了。

他伸手撫摸著貼在他肩膀上面的那隻魂蟲,輕輕嘆了一口氣。

「吶,你的主人總是這麼喜歡搞神秘嗎?」

魂蟲沒有回答他的問題,甚至連動也沒動,像是緊緊貼在他的肩膀上一樣。於是房元凌也只能當作自己的問題沉入大海,永遠得不到回應。

之後他拿起車鑰匙,走出了房門。

 

青火01宣傳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