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話  冉佾

 

「等、等一下!」房元凌一臉驚恐的上下打量著他,指著他的鼻子說道:「你你你、你真的是單冉佾?」

「是啊,貨真價實喔。」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房元凌想起了自己,單冉佾很開心的露出笑咪咪的表情,一直盯著他看,往前走一步,打算拉近兩人之間的距離,但是房元凌卻像是充滿戒心的野貓,不停往後退步,就是不肯讓自己的身體靠近他。

從旁邊看來,他們兩個的模樣很好笑,但房元凌才不管這麼多!

因為這個叫做單冉佾的人,就是他那場夢裡的主角,也就是小時候跟他玩在一起的童年玩伴!

但那都是十幾年前的事情了,而且那時候他們只不過在一起玩不到兩個禮拜的時間,不記得也是應該的,可是單冉佾卻馬上就認出他來了,反而是他,花了這麼長的時間才認出他,而且還是在無意識的狀況下脫口喊出來的。

可是,為什麼單冉佾能夠如此快速的認出自己呢?

畢竟他們都分開了近乎十年多的時間了……

「冉、冉佾,你怎麼會在這裡?」

「因為凌你在這裡。」

「這是什麼理由啦……」房元凌嘆了一口氣之後,對他說道:「我記得我們的年紀應該是一樣吧?這麼說來,你現在也是大學生囉。」

「嗯,是啊。」

「那你是在這附近的大學念書嗎?」

不知道為什麼,單冉佾沒有回答這個問題,他停下腳步,似乎放棄繼續靠近他,轉身在旁邊的椅子上坐下。見他已經不打算靠近自己了,房元凌也能夠稍微安心點,雖然還是對他有點戒心,但卻還是選擇在他面前坐下來,看著他沉默的表情。

感覺自己似乎是問到了什麼不該問的問題,房元凌便有些尷尬的別過臉,用手指摳摳自己的臉頰。他不喜歡瀰漫在空氣裡的沉重氣氛,再怎麼說,他跟單冉佾也是好久不見的朋友,就算這傢伙性孤僻,卻也是他第一次交到的朋友。

雖然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但看見單冉佾見到自己後,還是如此高興的模樣看來,或許他真的很重視自己。那麼,將他忘記的他是不是有點太過分了?

但他們的重逢場景,似乎不同於其他普通的朋友啊……

「冉佾,你好像總是知道我在哪裡。」

「因為凌你是我很重要的人,所以不管你在哪裡,我都能夠找到你。」單冉佾轉過頭來,注視著房元凌的雙眼,在他沉默的臉上,能夠感覺出他特有的那種氣質。

這是不同於大城的爽朗,屬於成熟大人才有的冷靜味道。

明明他們的年紀一樣大的,但單冉佾卻比他還要成熟,而且似乎也知道一些他所不知道的事情。這樣想一想,似乎從第一次見到他的時候開始,他就覺得單冉佾這個人很神秘,不是那麼好接近的人,結果卻沒想到他們兩個會成為朋友。

想起過去的事情,房元凌就忍不住笑了出來。當他記起單冉佾的名字之後,那段快被他遺忘的回憶,似乎越來越清晰了些,同時也讓他想起了他們第一次見面時的事情。

看見房元凌臉上的笑容,單冉佾倒是有些不明白的抬起了眉毛,盯著他看。

「凌?」

「啊!沒什麼,我只是想起了我們第一次見面的事情而已。」

「……是嗎。」單冉佾漸漸放下了心中的緊張感,伸出手枕著自己的臉頰,盯著房元凌看。

不過房元凌倒是想起了在青色階梯那時所發生的事情,以及單冉佾跟他提起過的「靈」,不免又有點害怕的皺起了眉頭,轉頭看著神色從容的單冉佾。

「那個,冉佾,你說過吧?青色階梯上有比那個『靈』還強大的東西在。」

「我是說過沒錯,怎麼了?為什麼突然提起這件事情來。」

「因為你說過,『它』盯上我們了,不過正確來說,應該是盯上大城他們吧!」

「嗯──是這樣沒錯,這件事情跟凌沒有關係,所以凌不需要害怕,就算是有其他的靈出來騷擾你,我也會馬上幫你把它們解決掉的。」

「解決掉……冉佾,你到底是……」

單冉佾突然勾起嘴角,輕輕一笑,這抹笑容看起來有些痛苦,像是不太願意說出口一樣,但他明白,如果他想繼續跟房元凌在一起的話,那麼他的身分遲早會被發現的。

與其到時不斷的跟他解釋,倒不如現在就跟房元凌解釋清楚──

「凌,你不要害怕。我不是什麼很可怕的存在……」

「這我當然知道!我只是想知道你為什麼能夠對付那些靈而已,該不會你是陰陽師還是除妖師之類的吧?」

「凌你的想像力還真豐富。」單冉佾忍不住笑了出來,讓房元凌困惑的眨了下眼睛,完全不懂他剛才的話有哪一點好笑的。

他可是很認真的在猜測的啊!

「不管是你剛剛提到的陰陽師,還是除妖師,甚至是西方國家稱呼的捉鬼師、牧師等等,其實指的都是同一種人。形容我們的名詞太多了,但不論是東方還是西方國家,我們做的事情都是一樣的,都是消除這些不屬於人的東西。」

「所以你真的是做這一行的?好厲害──」

從沒想過自己身邊居然會有做這種特殊行業的人,房元凌不禁瞪大了雙眼,十分驚奇的看著單冉佾,像是對他的職業很感興趣似的。

單冉佾的特殊職業,讓他忍不住好奇的問著:「所以說,你、你看得到囉?」

「看得到。」單冉佾指著自己的眼睛,解釋著,「不過,做這一行的人並不是都有陰陽眼,有些人是靠其他器具來輔助的。 像我就是從小時後就能看見,是天生的陰陽眼。」

「原來如此,聽起來好深奧……哎!等、等一等,那我剛剛不是也看見了嘛!難道說我也有陰陽眼?」

「這個嘛,凌你的狀況比較特別一點。」單冉佾不知為何,忽然苦笑著勾起了嘴角,伸出手來撫摸著凌的頭頂,也沒有解釋原因給他聽,只是若有所指的說著。

雖然房元凌很想問清楚,不過單冉佾卻忽然用著嚴肅的目光看著他,讓他把想問的問題吞了回去,聽著他用沉重的口吻開口對他說話。

「凌,我今晚來找你並不是來跟你敘舊的,而是來找你幫忙的。」

「找我幫忙?」房元凌眨眨眼睛,指著自己,不明白單冉佾為什麼會需要自己的協助。

他對這方面可是完全不懂的啊!就算是單冉佾開口說要他幫忙,他也不知道自己能夠幫上什麼忙,頂多就是幫倒忙。

不過單冉佾卻不這麼想,他對房元凌說道:「凌,你很特殊,是個擁有驅散污穢之氣的純淨體質,這樣的你有個優點,就是能夠驅散任何帶有怨念的氣息,讓靈不敢接近你。」

 

青火01宣傳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