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

男人看著房元凌對他保持距離,有些受到打擊的皺起了眉頭,他不喜歡房元凌如此對待自己,但也希望他能夠想起自己的名字,想起他跟他的過去。

不過,要是他再繼續這樣勉強房元凌的話,是不是會讓他更加警戒?

他不希望事情變成這樣。

「凌,我……」

「元凌!」

忽然一聲呼喊從男人的身後傳來,接著一個拳頭飛快的從男人的面前揮過來,男人似乎早就察覺到拳頭的出現,從容不迫的側身閃過去,但也因此與房元凌拉開了距離。

在他們之間,一個身影快速的擋住了他與房元凌的視線,以身體保護著房元凌,十分生氣的瞪著男人看。

「大、大城?」

見到忽然出現的大城,房元凌嚇了一跳,沒想到應該跟捲髮女孩在一起的大城,居然會出現在他面前。

但同時,他也透過了大城的背,看見男人臉上露出的冰冷表情。

大城沒有理會房元凌,很不爽的瞪著男人冰冷的臉龐,問道:「你找我朋友做什麼?」

聽見這個問題,男人的臉色變得更加凝重,他與大城之間似乎燃起了一股可怕的怒火,讓被擋在大城身後的房元凌感覺到不妙。

他拉住大城的肩膀,急忙解釋著:「等一等,大城!他不是壞人,他、他是我朋友!」

房元凌這句話一說出口,大城與男人的臉上都露出了吃驚的表情,但最驚訝的,莫過於那一直以為房元凌根本當他是陌生人的男人。

事實上,房元凌的確是這樣認為的,但不知道為什麼,他卻又無法跟大城說他不認識他,更別說男人曾經幫助過他一次了。

男人的話的確是有些古怪,但真的遇過他口中所說的「靈」的房元凌,即使知道這種話很荒謬,但他內心還是明白,男人的話是事實。

為了不讓大城隨便揮拳打人,他也只好先暫時這樣說了。

聽見房元凌的話之後,大城馬上收起了可怕的表情,張大眼睛回頭望著他緊張的模樣說道:「哎?是、是這樣嗎,那、那還真是抱歉……我把你當成纏著元凌要錢的黑道了。」

雖然男人的穿著看起來,的確很有那種感覺,但那斯文的長相,怎麼樣也不像是黑道啊!真要說的話,還不如說是像某個有錢人家的少爺。

搞不懂大城是怎麼分辨的房元凌,從大城的背後走了出來,但卻沒往前一步靠近男人,而是與大城肩並肩站著。

男人看著房元凌,平靜的臉上看不出他到底在想些什麼,但他也沒有要繼續跟他談下去的打算,轉過身去背對著他們,沉默的離開了。

房元凌望著男人離去的背影,不知道為什麼,心裡總有種寂寞的感覺。

「喂……元凌,你朋友是不是生氣了啊?」

「咦?」

「因為我剛剛居然把他誤認成壞人,還對他大聲說話。」

「應、應該沒事啦,他不是那麼會記仇的人,應該……」

他對這個男人的事情一概不知,就連他到底為什麼要離去的原因都不知道。

他任由大城把手搭在自己的肩膀上,在他耳邊笑說著自己剛才打了多少顆水球,然而他的心思卻早就已經停留在那個神祕的男人身上。

 

 

車子緩緩開入了美麗的民宿大門裡。

這裡是房元凌的父母所開的民宿,以獨棟木屋為賣點,在這附近頗有名氣的。

大城等人所住的地方,是四人小屋,房元凌則是與父母住在主屋裡,雖然這裡並不大,但大門到木屋之間還是有一小段距離的,而且車上的人幾乎都已經睡著了,要他們下車走路可能有點困難,所以房元凌便乾脆送他們到木屋前。

等到把他們平安的送進木屋後,房元凌這才走回車子旁邊,但大城卻突然走了出來,拍著他的肩膀說道:「今天謝謝你了,元凌。」

「啊,沒什麼。」房元凌倒是不怎麼覺得累,因為他沒加入爬山的行列,所以精神比他們都要來得好,反倒是那個不停追著大城的女孩子,應該很累了吧!

他看著大城也露出了疲倦的模樣,便對他說道:「你也趕快去洗澡睡覺了,明天早上不用急著起床,我爸說你們可以多休息一下再回去。」

「那樣對伯父很不好意思耶!」

「沒關係,既然我爸都這麼說了,你就接受吧。」

「這樣啊……那元凌,明天有空的話,你可以再陪我去個地方嗎?」

「可以是可以,不過你想拋棄你的朋友,去哪裡玩啊?」

「嘿嘿嘿,這是秘密。總而言之,明天早上我會去主屋找你的。」

「我知道了。」房元凌雖然不曉得大城在想些什麼,但還是點頭答應了他的邀約。

之後他轉身坐回車子上,發動車子離開。

而大城就這樣站在遠遠的後方朝他的車子揮著手,一直到看不見他的車尾燈。

「大城那傢伙……到底想做什麼啊。」

一邊開著車,一邊低咕的著房元凌,將車開進車庫裡之後,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間裡。疲倦的他進房後就直接倒在床上,連動也不想動,就這樣盯著天花板看。

忽然間,窗戶被風吹開來,將窗簾高高吹起,像是薄紗一樣飄動著,感覺到寒冷的房元凌從床上撐起身體,看著那扇開啟的窗戶,輕輕嘆了一口氣。

轉身將雙腳放下床之後,一個黑色身影便擋在他的面前,嚇了他一跳,不過他卻馬上被一隻手遮住了嘴巴。

那張臉再次出現在他面前,而這次則是將手指輕輕放在他的嘴唇上面,示意他不要發出聲音來。

房元凌點了點頭之後,男人才將手收回來。

他拍拍自己受到驚嚇的心臟,有點生氣的對男人說;「喂,你這樣是擅闖民宅耶。」

「以前我也常常這樣跑進來啊。」

男人笑著回答,似乎一點也不覺得自己做的事情是犯罪。

這句話,反倒讓房元凌愣住了。

這個人雖然看起來陌生,卻讓他有種懷念的感覺,而且對他說話的時候,總是用著熟悉的口吻,彷彿他們已經認識很久了一樣……

瞬間,他想起了以前也曾經發生過類似的事情,一個名字在他腦海中一閃而過,而他也就這樣微微的張開了雙唇,下意識的問道:「……冉佾?」

聽見房元凌刺探性的呼喚著這個名字,男人的臉上露出溫柔的微笑。

他背對著月光,如同孩子般的露出天真的笑容,彷彿鬆了一口氣一樣,對房元凌說道:「你總算想起我是誰了,凌。」

 

青火01宣傳

 

 

 

 

 待續~

, , ,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