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等、等一下!我……」

「安靜,你已經被盯上了。」

「被盯上?什麼意思,為什麼我會被盯上?」

「誰叫你傻傻的被人帶去那種地方,就算是不被盯上都難,雖然我剛剛才趕走了一隻,但那裡的『靈』可不只有它而已。」男人忽然用著如母親般責備的口吻,對房元凌說著,語氣裡充滿著無奈,但是房元凌卻越聽越糊塗。

靈……是只他剛才見到的那個可怕女孩嗎?那樣的東西不只一個!這、這樣聽起來很可怕啊!可是為什麼……為什麼這個男人會知道……

想起了那時他遇到的那個高大的黑色身影後,房元凌這才慢半拍的指著男人說道:「啊!你是那個人……」

「不對,不是『那個人』。凌,你知道我的名字的,不是嗎?」

「哎?我、我認識你嗎?」

房元凌用著很傻、很呆的表情看著男人,卻沒想到在他這麼問之後,男人便停下了腳步,露出了有些痛苦的表情,回頭對他苦笑著。

見到男人的笑容,房元凌頓時睜大了雙眼,不知道為什麼,他在看見男人的表情後,內心一揪,但是,他還是想不起來這個男人的名字。

「不要緊,你會想起來的,凌。」

「這、這樣啊……」

想到自己不認識他,但男人卻能夠很明白的將自己的名字叫出來,不禁讓房元凌有些不好意思,難道他的記憶力真的有這麼差?

但男人卻一點也不在意,再度拉著房元凌往前走。

他們穿過了熱鬧的人群,一直到了夜市的角落,沒什麼人煙的空地上。

這裡正是令大城非常興奮的墓地。

雖然這裡的墳墓都已經搬遷到新的地方去了,但依舊還是帶著陰森的感覺,讓人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也因為這樣,這裡很常被人當成試膽大會的地點。

但是要在人多的時候來,比較有趣,像現在整片墓地上只有他們兩個人,還真讓人有些害怕……

「來這裡的話就可以好好談談了。」

男人說著,放開了房元凌的手,轉過身來面對他。蒼白的月色下,他的皮膚看起來更加白皙,而那俊美的長相與那毫無表情的臉龐,替他增添了不少神秘的氣息。

但是不管房元凌怎麼想,就是想不起自己認識一個能夠當模特兒等級的朋友。

剛才這個男人提起,想要跟自己談一談,對於他想要說的內容有些好奇的他,忍不住先把他名字的真相拋在腦後,抬起頭看著他問道:「那個,你想跟我談什麼?」

「剛剛的事。」

「剛剛……啊!你果然就是剛才幫我的那個人。」

男人輕輕點了點頭,房元凌便繼續說道:「可是你為什麼突然就這樣消失不見啊!害我還以為是自己在作夢。」

「就算是作夢,也不會有那麼真實的感覺吧?你觸碰過靈的身體,那種冰冷的刺骨感,可不是說句『原來是在作夢』就能夠忘記的。」

「的、的確是這樣沒錯啦……等等,你剛剛說那個女孩是什麼?」

忽然從男人的口中聽見讓他豎起耳朵來的單字,讓他馬上提起精神問著,很難不把男人剛才說的話聽進去。

男人嘆了口氣,看起來有點受不了房元凌的遲鈍,但卻又沒有露出不耐煩的表情來,反而用著平靜的口吻解釋道:「那是靈,你自己應該也有感覺出來,對吧。」

「靈、靈啊……真的是……原來我真的見鬼了。」

「不用擔心,那種程度的還不至於難處理,比較麻煩的是山頂上那個。」

「那個?」

房元凌聽不太懂的歪頭看著男人認真的表情,不能明白他所謂的「那個」指的是什麼,據他所知,山頂上不過就是一間被遺棄的破廟而已,根本沒有什麼東西,就連關於那裡的傳說故事,也只不過是老人家之間的口耳相傳而已。

小時候他常常聽爺爺說著山頂上關於那間廟的故事,那時候的他,還是很單純的年紀,聽著爺爺這麼說之後,就越來越想見見山頂上的那間廟。

結果,他還真的有一次偷偷跑上了山頂,去看那間廟的真面目。不過因為晚上比較危險,父母也會不准他出門,所以他便只能早上去探險,那時候除了他之外……咦?奇怪……似乎還有另一個人?

就在他回憶的當下,一張朦朧的臉出現在他的回憶裡,不過很快的就消失不見了。

他摸著頭稍稍思考了一會兒,但還是沒有想起那張臉的模樣,見到他這副困擾的表情,男人便將手搭在他的肩膀上面,對他說道:「想不起來的事情就不要勉強自己去想了,總有一天你會想起來的。」

「……也、也是。」

雖然男人這麼說,但他還是很好奇。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知道他這喜歡追根究柢的個性,男人忽然開口說話,想轉移他的注意力。

「上山去看那間廟的,就只有除了你之外的那四個人,對吧?」

「是啊,就只有大城他們。」

「那麼就是在那四個人之中嗎……」

「哎?什麼東西在他們之中?」

男人收起思考的表情,低頭看著房元凌張大雙眼盯著自己看的模樣,嘆了一口氣,回答:「就是那間破廟裡的『靈』啊。」

「靈……靈!你你你、你是說像我遇見的那個嗎!」

「跟那個有點不太一樣,總而言之是能力比較強一點的靈。」

「比、比較強一點是什麼意思!是說像咒怨,還是說像貞子?還、還是說像聊齋裡面的那些妖魔鬼怪……」

「靈的強弱,是靠『念』來區分的,那間破廟裡的靈,是擁有強大『念』的靈,跟你剛剛提起的那些例子都有點不太一樣。」

「可是我以前小時候去過那裡,那裡根本什麼東西也沒有啊!」

「你那時候去是白天,就算有,它也無法做什麼。靈在白天的時候,『念』會減弱,所以不會出來干擾人,而且那時候有我跟在你身邊,他要是想對你做什麼,我絕對會馬上滅了它。」

聽著男人說的話,房元凌忍不住微微一愣。令他在意的並不是男人剛才那番對靈的分析報告,而是他最後面的那幾句話。

為什麼……為什麼這個人會知道他是白天去的,而且還說得好像是……好像是有跟他一起去過一樣?

他睜大著雙眼,實在不喜歡這種想不起來的感覺,於是他稍稍往後退了兩步,從兩人之間拉開了距離,低著頭問道:「你、你到底是誰?」

 

青火01宣傳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